第5 姻起缘灭

小说:上邪之神之遗忘之地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尚可知秋 字数:2293

玄武轮回界第一殿。

陪同解说下,也很是兴致地听着,不时点头,不时言语着什么。

不知不觉间,此二人便一同来到殿外。

一阵清风拂面,让精神一振,随后大为诧异。

见状用手指着前面湖泊

“上神不必惊讶,请细看这湖水便明。”

眼观此湖,见湖边彩雾飘缈,宝树依依,阁楼四起,亭台环廊。而湖面淡淡莹,若不细瞧还真看不出此中蹊跷。不由向前,顺着一台阶,来到湖边,手掬湖水,初看此水却像极水银,面金属之质,但背则如常水般透明清亮;觉此水温润安魂,一看便知不是凡物。

“想必这便是大名顶顶的魂液吧?”释然地问

“上神果然好眼力,这正是本宫特之物,我等来这万般空寂之地贡职,其中怕一半原因都是为此液而来!”

闻言松开双手,此水流从指间流过,竟一种奇异之感,不黏不腻,丝滑如缎。他抬头眼见此湖烟波流转,仙草迷迷,此湖不算小,另一条小河,婉若玉带,贯穿其东西。随后便点点头

”贵宫真是好手笔啊!“

”哪里哪里,上神不知,像这湖中魂液乃不足我殿亿之一二,是这等魂液品质低劣,堪堪初品而已,用来蕴养草木,增色景观也算别致。“徐徐来。

”哦?竟此事,虽魂液诸界难寻,想必此等魂液留不住阁下这等仙祖为回轮宫效命吧。“

”上神所言不假,此等魂液也是对真仙阶些作用罢,如我等级别的,自然用不上,但此液可以用殊宝提阶升品的。“说完又顿顿:

“若是要提升一品阶,这整湖的魂液也能凝成一米粒大小蓝品魂液罢。而对我等用的魂液至少要紫品,不过我等长期服用紫品魂液所炼丹药,紫品怕是难见其效,所以用更高阶的红品魂液以主药炼制的丹药方可是上选。因此没人愿用紫品魂液炼丹的,我等所用仙丹都是红品魂液所炼。当然还更为难得的是红品之上的金品魂液,但是能累积提炼出足够多红品魂液至少得千年以上,而且要够我殿中之长老及弟所用,这红品丹药的出炉周期也要万年以上,因此金品魂液我等你皆未敢想!“

听完此言,是点点头,似笑非笑地看着

“你看我这尊神魂,归元后能提取多少魂液?”

“啊?上神取笑小仙!”不由讪讪笑

“不防碍,你且直说吧!“一脸正色。也没迟疑,便开口说

“上神乃仙大成而证成神,魂灵所含大法则非下界之糟魂能比,以本宫典集所记,非金品魂液莫属。”

“哈哈哈哈……我华榑此生为,如今所为,将凝神为液;所记忆,亦将随风飘散,真是痛快!”说着双臂一振,拂风,散发飘逸,神色可见疯狂。此生亿年,筑成神。他看看这一湖的烟浪,莹莹生机,却是不知多少亡魂之神化为其液,多少爱恨情仇增之为色;大,恨之亦,爱之亦,正之亦,邪之亦不偏而在衡,此生之终归于衡呀。

“我听说这魂液很难保存吧?”似平静下来,双手下垂。

“是的,若是在外界没天阶以上仙器根本无法保存,即便是仙器也无法久存,毕竟这魂液是逆之物,终是要回归虚无的”说着他看的脸色,又

“不过在轮回界麻,就不一样,此界法则之力与其它界面大不一样,不但净魂还元之能,也为其它界位生灵输送元魂。”

“此魂,随我出生到修近四亿年,我本出生凡人,生逢乱世,父母早亡,后一妻一女二男,恩爱圆满;先小女远嫁,小儿早夭,长从军未归;后来发妻亡故,孤独无依,惶惶不可终日;幸遇家师,带我从,此生修以忘情,却不知凡间之事是不思量自难忘呀。从之后,我虽身具天资,四亿年苦修参为一情,如今想来是徒增之妄!事之于此,无论我多不忍,不忍割舍我此生最永恒之爱,也不忍忘却让我最痛之人,不忍此生记忆和执念化作从未过的风,但终就是徒增之妄罢……“静静立在魂湖边,远观湖水良久,似与过去问好,又似与今生告别。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为何四亿年后的此刻回想此事如在昨日,不知这浩浩烟浪中可留下你记忆的痕迹--吾妻!“说完这句话,缓缓转过身来,不再看此湖。

是站在后面,脸上不见表情地候在那里。转过身后,背对身后一娑烟,仰首一叹,双眼紧闭,三息便开口对

“事不宜迟,还请友尽早送我元魂入轮回!”

略打量,见其衫又羽化一些,是不至于模糊,便些迟疑地说

“上神无须……”说音未落,便打断

“神界之人,没在上界留下我,恐怕不会就此罢手,我在这里的时间不能太久!”

还是疑惑,但听完此话后也一个激灵。随后便慌忙取出一个阵盘,让其悬浮自身胸前,正是那面之前用过的轮回盘,一咬牙说

”好,今日我就为上神再破例一次。“说完便双手掐诀,一法诀打在上面,听见嗖的一声,二人连带法盘便一起消失无踪。

一个封闭的空间,两人影一现,空间四壁的符灵性地围向促不及防之下,已被包围成一个茧,其间符文流动,越来越快。此时的悬空入定状,手中不知何时多出一个似金非金,刻古怪图案的瓶口念法咒,嘴里竟不时闪着芒的符文飞入瓶口。而空间顶部一个巨大的图案,赫然与此前的轮回盘上的一模一样。

在约十来息后,吐出一个球没入瓶中后,嘴唇便立刻停止念咒,他一手掐诀一手把瓶口指向茧,这时茧上散发各种色彩的符文也随之沸腾起来。大喝一声:

”收!“茧一下变小飞入瓶口。

但见手中掐诀之势并未半点停顿,随即一连串的法诀打入瓶中:

“离!”一团从瓶中飞出,悬在空间正中,口中吐出一个金色咒符,如一个金色团停在口,随即一挥袖,瓶不见踪影。

这时停止施法,打量一下团,眼见此团跟其他下界的元魂别无二样,他微微点点头。这样就可以施法让其投入天人。于是他略微平息一下气息,双手如车轮般飞快掐诀,听见空间顶端,翁的一声,芒大放。虽后一蓝色柱从空间顶端的阵中心发出,一直罩住色的元魂,团先是缓缓向上移动,随之上移速度越来越快,突然金一闪,不由一眨眼,一阵天旋地转,出现在轮回殿大厅之中,他头顶的殿顶上赫然一个古朴神秘的星图。他摇摇头,方回过神来,脸上带着疑惑心中暗:不可能,最后一刹怎会出现!他抬头望望星图,见星图中央的三个晶石,二星彩奕奕,一星暗淡如初,便不由摸摸下巴,若所思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