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 神魂之殇

小说:上邪之神之遗忘之地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尚可知秋 字数:1894

波浪来得突然去得也突然,现场便安静了片刻。

此时所有人都回过来,护体罩便已散去,立即往嘴里送下一颗丹药,然后面向茧打坐。众人除了苍白脸和嘴角有残留血丝外,看样都没有事。唯独被称呼为青瘦男气浪中没来得及施展护体,而有所受伤。不过更多法力将近枯竭和元过度消耗罢了。

众人一言不发看着正慢慢消散中茧,渐渐有从中透出,苍白脸都浮现了期待色。

突然,一闪,众人促不及防,不由闭上双眼。刺穿了大半还没消散茧,茧瞬间不复存了。

一个色气团浮现眼前。

“成了!”肥胖者脸上肉抖了抖,满激动,随脱口而出。

众人一阵激动,表情各异,呼吸也急促了几分。

只见消失圆台处色气团,足有三丈大。表面闪闪,里面气流转着。三四息后,所有气随一敛,出现了一个形轮廓,然后轮廓飞快凝实着,只一息间一具**身体浮现出来,由如真人般,但却让人看不真切。只随着身体形成,此界仙气便不由自主飞快凝聚其周围,形成一罩雾纱,不足半息,便化为一套雪白衣衫将此身躯包裹住,此衫无风而动,有如实质。

而此时,众人终于看清那人,此人身高9尺,五官清秀,只见其双眼闭合,双手抱胸,黑发如丝,无风自动。

众人见其周围仙气袅袅,飘逸灵动,那里能想到这一个已经陨落残魂!

此时,但见其眉头微微一皱,缓缓睁开了双眼,目如水,微微抬头,慢慢松开呈环抱自身状双手,环顾自身,双手缓缓背后,轻睨众人。众人这时才回过了,连忙起身,迎了上去。

“恭迎上!”众人躬身施礼道。

“免礼吧诸位。”白衣男随后叹了一气:“我现已坠入轮回,不再夕日,今日还要多谢各位救我于不复!”

说完便向众人施一礼。

“岂敢,岂敢!我轮回界至存日起,便以维护大道为宗旨。为道正业,以安苍生万灵,唯求世界生生不息,亘古永恒!今日我等职责,上不必言谢。“

这时袍中年上前拱手道。

白衣男,听后眉头一挑,忽疑问道:”可晏云?!“

袍中年大吃一惊,眼大圆眼看向白衣男。却一脸茫然。

”晏云,你真连我也不识得了。“白衣男似笑非笑看着袍男

”上下实愚钝,不知上如何识得下?“袍中年疑惑却不慌不忙说道。

”呵呵,三亿年前上元宫宫主,今日轮回殿殿主,晏道友福缘不浅啊“

”哦?!上竞然知道此事,莫非上。。。当年淳风仙域第一天才,华榑“袍中年想起了什么不禁皱眉道:

”没想道如此短时间内竞证道成,实属前无古人呀!“

”第一天才?倒当得起,当年我独窥道一毫,没想到凭这分毫道竞使修炼猛进,助我封星成。这也机缘罢了。回想此生为道,循道,传道,如今虽魂归六道,也算功德圆满。“白衣男有些感慨。

”上何故至此翻景?“一个女声音飘来。白衣男眉头一挑,似想起了什么,但没有回答。

”此谈话,还请上移驾我殿中如何?“袍中年看了眼那叫三娘,随后说道。

”呵呵,正有此意!“

众人随袍中年和白衣男向宫殿方向飞去。

……

等到了轮回殿大厅,孙不二,狱魔,猪三人互望一眼,随即狱魔对这二人使了个眼色,嘿嘿一笑随大手一挥,一道黄冲殿主袍中年晏云飞去,晏云左手一摊便收下此物,也没有查看此物,此物一到手便没了踪影。

”砌!“孙不二见状一声不屑,同样一道黄从其手中飞出,落到晏云手中。猪自然紧跟其后。而不见鹤鬼和三娘等人有任何动作。却见晏云眼睛微合点了点头,随从其左手有六道红飞出,分别落入六人手中。

此翻过后,晏云随即屏退这几人,邀太阴星魂去了一间密室。白衣男也没推辞,晏云右手指引下走前面,随后便消失大厅。

而另六人出了大殿,直径来到一个广场。

此广场不过百丈大小,其入口处立有一牌坊,蓝底字,上书”证道台“三字。六人中以孙不二等三人为首率先踏进圆台。来到牌坊右边不远处一石碑前,此碑高有两丈余,也不知用何种石料炼制,表面虽粗糙呈灰色,但看上去却有几分古朴而华美,又不失厚重感。却见石碑顶上方刻有”封道碑“三个朱红大字,而不见其它碑文。

孙不二上前靠近碑文,一道红从其手中飞出,打石碑上,石碑嗡一声,碑面有红色碑文从左往右依次出现。碑文内容如下:

”玄武轮回宫第一殿,司道长道行排位记名:

第一位,吕纯阳;

第二位,朱伯端;

第三位,孙不二;

第四位,何信仙;

第五位,花三娘;

第六位,刘阳丹。”

“看来这第一位置也时候换一换了,哈哈哈哈……”袍绣战狱魔说完兀自狂笑起来。

“砌,难道你也要挑战吕纯阳不成?”孙不二高昂着头反问道。狱魔笑得正得意,立马停了下来,揪了一眼孙不二,头转向另一边,手捋胡须道:

”嘿嘿,这个嘛,哥哥我自然不会和兄弟你争了”说完又打了个哈哈,遂眼睛滴溜溜一转继续说道:”鹤头和死功法他娘真克制哥哥我,每次都拿他们没办法,这不哥哥我真看好你吗。“说完又得意狂笑两嗓

“砌!”孙不二不以为意,依旧高最着头。

狱魔正自嗨时,见猪传过来,没好气啐道:

“我说猪胖,你不会又看准我了吧,小心象上次那样毁你两件宝,让你肉痛个几百年去!”

“呵呵,夫本不擅长这斗法,不过这次为了魂液,说不得也要赌一赌了。“猪笑了笑。随后不自觉脸上肉抽说道:

“不过弟那套污人法宝技法真让人防不胜防大为吃不消啊!”

“知道就好!”狱魔有些自得:“那你选三娘了?”

”咳咳!……“猪脸上有些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