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 意外之失

小说:上邪之神之遗忘之地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尚可知秋 字数:2016

话说戚长风在死亡谷下洞中不久,死亡谷上面震动也已平息,天空上雷云也随之消散,这时张达,周昶,李升,李景也都有惊无险谷口。四人不戚长风,便遣两名侍卫用马车将猎数拖回狩猎营。这次也算收获颇丰,七只山鹿,八只野兔,两只飞鹰。但四人脸上不喜色,而九皇达,心里更忐忑不安,去死亡谷主义,如果出意外,免不顿杖责之苦,这也就罢,万他父皇,时气急亲自动手用鞭抽,这可不象杖责那样能掺假。这顿抽非皮绽肉开,鲜血淋淋不可,当初他可亲眼识他哥八皇因错气急他父皇,被鞭抽得不要不要,最将养近半年,才痊愈。其中各种嗞味,他可亲听他八哥诉说过,那种全伤,坐不,站也不,躺不,趴,所以他八哥借此还分享个小小心得,那就侧着睡觉。回想此事他想想就胆寒。于几人并没离开谷口,先等在那里,谷内风声过,几人计定便起又进谷内。

而此时底溶洞内,戚长风正手握夜明珠,借着光这团微弱光,便可看这个下溶洞分岔口并不少,戚长风不时站停止脚步,闭上双眼,然睁开,眼神笃定个通道走去。在随时有性命之忧情况下,他体内兽性本能被激发,对黑洞周围敏感之极,高度警戒,他甚至能敏锐感觉气流方向,以及空气流通强弱。于他选择气流最强通道而去,他相信只有这样才能找到最终出口。

……

底溶洞某隅。空旷大洞中,面满目凌乱碎石锥,然而如此凌乱碎石中却有三个丈来大小圆形个人,三圈距离相等,成鼎立之形。

着淡青色青年,单手挥,手中火把插入距其最近岩壁,便纵飘进老者所在圈内,而圈内老者,盘膝而坐,脸色发黑,嘴唇泛紫,双目紧闭,动不动没有任何反应。

青年单手向老者额头摄,缕黑烟从老者眉心冒出,随青年男法诀变,黑烟闪飞进只手上绿瓶中。而老者这才头歪,斜倒在。男收好绿瓶,喃喃低语道:

“这穿魂针,果然好使,不过这次以,得在魂瓶内积养半年。”

说完青年又在老者上收刮翻,随之青年眉头紧皱,于再搜,搜数次终于停止寻找。他疑惑道:

“这不可能,对他如此重要东西竟没带在上!”他顿顿道:

”难道我们情报有误?“随即他又摇摇头道:

“不可能,我宗天机阁确认过情报定不会错。”

“看来,被藏在某处。“于他心里断定道。

“看来,要把另张残图弄到手,还得再想办法。”青年暗道,随他转过来,便看到被废墟围绕,此裙衫有些破烂,却恰到好处裸露出股如风清,如酒烈风韵。

“真绿衫锁清韵,香魂欲入骨!“说完男长嗅口空气道:”既然没找到我要东西,那本公就让你尝尝做个真正嗞味吧!”说完他洒然笑,毫不迟凝过去。

刚落,刚想去拨开上衫,却不想此时睡眼缓缓睁开,男迟凝瞬,便缩回双手,右手着势从怀里拿出个玉瓶,关切说道:

“师妹,你醒啦!”随他右手递过个玉瓶道:

“这有颗丹药,可助师妹加快恢复!”

眼神滞,随看向男手中玉瓶,便接过玉瓶,遂道:

“谢谢翟师兄!”说完,她看看自己衣衫,大惊,于慌忙整理衣裙。

慌乱成模样,男手握下巴脸欣赏,随便撞娇羞眼神,下道:

”翟师兄,既已与我们天剑宗第明玉师姐订下双修之约?为何还来恼本!“

青年男回过神,也觉自刚刚表现,过于轻浮,忙着势解释道:

”师妹恕罪,刚刚师兄无礼,还请师妹勿怪。“

”哼,我才不要你假猩猩赔罪,别以为我没看你!“不依道。

”看,师妹都看什么?“男眼中有寒光闪过,但仍副无辜状。

”你刚刚想对我有轻薄之举?“蔑视道。男听欲喷饭噗笑道:

“噗!哈哈……师妹竞以此事怪罪师兄啊。那你错怪师兄我!师兄只不忍师妹那种……惨状,加之又但心师妹着凉,便想为你理正衣衫,看来师妹多想。师兄我怎么可能做出对不起师妹你而有辱师门事呢,何况师父老人家也在旁。”

脸轻松不以为意,根本没有做亏心事那种负担和心虚,心里暗道,难道我真误会不成,于没打算在这问题上继续纠缠。

“好,冉师妹,你先把丹药服下吧,我去瞧瞧师父他老人家怎么样!”男说完便向另方飞去。

离去,心里松,便看看手中玉瓶,打开瓶塞,股诱人药香从中溢出,颗如樱桃般丹药躺在瓶底,便有食欲,嘴角微扬,捻起丹药往嘴里送下去。这药丹入喉即化,股奇异力量便流转全经脉,使人浑无比舒坦,时间伤痛之感被驱散,脸露惊喜,于盘腿打坐,开始运转法诀,调理起来。

落到老者旁边,背对,偷看眼,正瞧服下丹药幕,心中暗自冷笑。

这时运转功法,经脉元气流动,没多久便觉得,经脉有三股异流却不随自己意念所控,它们分别流向头部,心脏,等处;虽如此,但此流所过之处,使她经脉都舒服到颤抖,于这种奇异感觉让她肤色泛粉,面色泛红;意识到不对,遂加强运功,想把这三股异流逼出体外,但越用功,那种奇异感觉越强烈,她心跳也随之加速,呼吸也开始粗重起来,喉咙也越来越干燥。越来越着急,不停运转法诀,但随着那种感觉次比次加强,最终于强到个极限,如觉电击,她浑不由颤,全麻,连骨头也为之酥软,噗声,便俯这才抬着似醉似恨双眼无力望向那个淡青色背影,挣扎用略显沙哑嗓音说道:

”你……你竟然……我要杀你!“

状,微微笑,便转慢慢过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