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 夔龙之体

小说:上邪之神之遗忘之地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尚可知秋 字数:2004

话说长风昏迷中,迷糊地感到自己被一股滚汤而柔软的力量包裹住,鼻息间流溢着淡淡清香,似梦而非梦,随着嘴唇传来另一个嘴唇的温度,他终于酥醒过来,他动动身子,好像有人搂住他,同时感觉全身的疼痛,他立马睁开双眼,只见一名女子附自己身体上紧抱着自己的双肩,正热烈地吻着自己,同时女子的身躯停扭动,与自己的皮肤碰撞、摩擦。有一股直击骨髓的痛一阵阵的传来,传化为一声惨叫。

而那女子对这一切视而见,顾,继续挥发着自己的心中的火热。

却被这一声惊着,他看向声音发源地,只见自己的女徒弟正披头散发,搂着一个少年,十分雅;于停止手上的法诀,一个焦糊状的尸体从空中落下,一声沉闷传出。

来到长风和女子身边,单手贴着女子的背部,一股元气猛的输进女子的体内,顺着各处经脉运进起来,很快将女子体内的三股邪气驱出体外。

邪气一驱出,女子全身如脱力般,趴长风身体上,喘着粗气,瑟瑟发抖。

长风欲挪开女子身体,挤身出来,却突然被女子一把抓住,咣咣就两记耳光,一下被打瞢。

见女子没有停的意思,正欲再次动手时,却被一把擒住手。

顺势将女子拉开,说

“今天若他,我师徒二人恐劫难逃,定当藏身此处!”

女子听似乎平静许些,衣衫凌乱地半坐地,努力地平复自己的内心,没有说话。

长风想趁机站立,只起身到一半,背传着一股锥心之痛,痛得呲牙咧嘴,只好顺坐乱石堆里。

见状,想到什么,便上去一把握住长风的手,元气输入长风体内,查看伤情。

而同时,长风感觉到,一丝如发般的气体自己身体中游走,还随带着隐隐刺痛,他没有抵抗,但内心迷茫。

这时旁边的女子起身,消失黑暗中。

收回手点点头

“还好,只两根肋骨,我这里刚好有瓶正骨膏!小兄弟,且把上衣去掉,我好给敷药。”

长风听,松一口气,感激地说

“那有劳前辈!”

长风退去长袍,解开上衫,袒胸露乳。

便熟练地其黑肤上上好药膏,然用白色的绷带缠好。

长风遂系好上衣,披上长袍。对深深施一礼

“晚辈多谢前辈救命之恩!”

似笑非笑地看着眼前这名黝黑少年,外表长得寒碜些,但言行举止颇有世家公子的风范,便微微点头

哪家的娃娃,怎生得这么黑。”

“回前辈,小子乃当今吴国公嫡长孙,家祖远胜,家父德兴,小子名叫长风。”长风一拱手,恭敬地回

点头,随

”据我刚才对体内的探测,见身怀元灵之根,且邪龙体质,乃有仙缘之人。可愿意拜入我门下,加入我天剑宗门?“

长风一听,顿时心里一百个念头翻滚。最施礼

”多谢前辈厚爱,小子才,生为国公之,乃家嫡长孙,家族的未来,也父辈们的期望。小子身系家族兴衰,当有护族之责;身为国公之子,身受皇恩,有护国之任;能弃家国而顾,恕能答应前辈请求。“

听完大为意外,很欣赏哈哈笑

“哈哈……想小小年纪,竟能说出此翻理,实难得,国公之子,实令我这闲散的求仙修朽汗颜啊!”捋胡须接着

“也罢,今日救我们师徒先,说吧,想要什么赏赐?”

赏赐?长风听一愣,他心里只想着早点离开这鬼地方,哪有什么别的想法,于

”小子并没有别的要求,只想尽快脱离此地,还望前辈成全!“

哈哈一笑

“带出去,那自然的,既然我,我也这份恩情,这样吧,我这里有一部本门的炼气口诀,现我将它传授给吧,相信今有大用,过此事必让他人知,我可提醒,若被一些与我宗门有敌意的人知此事可能引来杀生之祸。”说完也长风愿愿意,便用右手手掌吸住长风的额头。长风只觉头脑一阵阵轻微的涨痛。

只十息的功夫,松开手掌,点点头。

长风只觉脑中嗡地多出一段记忆,他脑中留神一视,即立脑海中浮出三个字:剑气诀!他能清楚的回忆起这口诀的所有内容,这口诀并长,只百十来字,却字字珠玑,全然看懂!

见状,便递过一本书来,说

“这剑气诀我宗门弟子入门法诀之一,上面的功法可修成元气五层,五层若想更进一步,便可携此令来我宗门,夫可授其余几层法诀。”

长风接过书和令牌,只得又施一礼,心中却有股莫名之喜,但瞬间被理智压下。将二物收入怀中。

这时那名女子来到,此时的她已经换上一套白色长袍,面无表情的看着,面前这黝黑少年。心中却浪涛翻滚。

长风猛觉背一凉,便装着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接着意味深长地说

既已得本门心法,也算和我宗有缘,我便许一次求助于我的机会,只要持令牌见我便可。而那枚令牌,我只能许一件事。但加入宗门内。宗门位置就此令中,想毕将来的能够看到的。”

说完,便问长风如何来死亡谷的,又怎么进洞里来的,长风一一作答。当听到长风说到自己掉进溶洞情形时,有些意外,喃喃自言

“原来如此,想毕这地洞那畜生逃跑时所留。”长风听解,但敢多问什么。只的女子微微一点头。

三人没有洞中多留,将那具焦黑的尸体火化,便携带长风飞出洞外,自必多言。

西枫山脉,的一座山峰上。,望着长风回营的方向,长叹一气:

“此子天赋高,却难得的夔龙之体,可惜黑夔体。”

“师父,黑夔可一种邪体?”身旁的女子突然问

错,若此子走上邪,那必我正派宗门之大患!”点头,摸须

“那师父如让徒儿解决此人?以绝患!”女子急忙

“哈哈……为师自有打算,那点小心思,为师还看来?”笑。然拂袖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