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 邪婴降世

小说:上邪之神之遗忘之地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尚可知秋 字数:2238

凡界东之一隅,有一小名曰鹏,相传于上古有鲲鹏出焉。

是夜,京都上空,突然阴云蔽月,惊雷乍起;一时间风声鹤唳,草木欲折。只见天空乌云如一股旋涡般迅速汇集于该城的一座庭院上空,随着旋涡的形成过程中,云层中的缝隙不时电光四射,轰声隆隆,旋涡不停旋转,几息后旋涡中心处,一道火红色电光一闪,直奔而下,落庭院的一间屋顶上空,霹雳一声,如山崩地裂,仿佛整个空间不能承受之威,下一刻将就要崩裂般,闻之而不欲生。但只这一声过后,世界又之一静,但见天空旋涡飞快散去,唯留雨滂沱。

此时,不少梦中惊醒,但闻房外夜雨如织,知又是一个雷雨夜,并没多想又徐徐睡去。

然而,这对于那个庭院所的吴府戚来说,此夜意义非常,戚终于迎来一位適长孙!

此时的府中灯火通明,随着一个婴儿呱呱坠地,屋内传来产婆的报喜声:

“恭喜夫,贺喜夫,夫子!”屋内顿时沸腾一片,那些守屋内的妇们,个个好奇的争着要看一翻。

门外的伞下众男听有后也都喜上眉稍,由于靠近产房是一忌讳,雨之几个仆只好主撑着伞,雨中待讯。

哥听到吗?是一男孩儿!”一个白衣男子对右边的身着蓝色锦缎的男子道。锦缎男子二十四五岁的样子,刚毅的脸上也之一喜,遂松一口气道:

“男孩就好,男孩就好!快,快!快去通知老爷子去!”说完他指使一旁的仆去正堂中等待消息的爷,那仆也是高兴之极,弃伞而去。旁边的白衣男子见此,喜地托住伞,接着道:

哥,我们也去堂吧,这雨天的,现又正直辰时,是阴寒之气最浓的时侯,等这边安稳妥当下来,再让叶妈他们把孩子送过来,到时看也不迟!“

”呵呵,六弟说的是,兄倒是忘这一茬儿!那就快快去堂和咱爹及他几兄弟好好庆祝一翻吧“说完袖一挥,转身向主府方向走去。作適长子的他这经已经是第三次生产,前两次都是女儿,这次终于延下一子,这下能让他扬眉吐气。白衣男子也紧随后,跟上去。

堂内,众宾主依次坐着,吃着热腾腾的甜粥,说着热闹的话。

只见主位上坐着一位年已花甲的老者,老者红面黑须,正小酌,这是鹏戚广胜是也,尚武世出生的他当初却连过三试取得秀才,还没等秋闱,缝朝局突变,门阀四立。之后深陷战乱,妻子死于匪患,自己悲愤地组织一队戚中有同样遭遇武者和乡亲灭匪窝,至此占山王,成一方势力。一年的时间,与周围的小土匪交锋数次,夺下不少地盘,成当地有名的秀才匪王。后来又与鹏先帝张应龙义气相投,带领手下等随先帝四处征战,立下战功无数,立朝后封以。今日是適孙诞辰,这一天他苦等多年,现终于得尝所愿,可知是何等地快哉!而座他左旁的是西房夫,左下侧还有北院、南院的两位夫;三位夫则不停地劝说少喝点,留着肚子对付后面的应酬,可老一时高兴怎能劝得住。三位夫别无他法,只能作罢。

说起这三位夫,据说是他老路过一个寡妇村所收纳的,所以做不得正室,解决这一问题,当年他老,完全发挥土匪的特场,去一一个未出阁的闺女,做起自己的压寨夫

当然这都是外面的一些流言罢。这压寨夫,可是前朝夏尚书的小女儿,那是那么说撸就撸的,当时和他一起去的几个老匹夫都知道,这是他老当初一味不要脸的夏府中软磨硬泡弄回来的,还别说,后来两是非常恩爱。于是这夏氏两子两女,生那是何的美满呀!真可谓一时无二

座的也皆是他老的血脉,一生有二妻三妾,得子有六,得女有七,恰缝六十寿刚过,子女此次凑得十分齐全,除长女王戚氏随夫留守封侯之地外,女婿长子王祖亮也场。场的有儿子丁源,二子戚炳文,三子戚渊,四子戚良,五子戚德兴,六子戚安等六。老五戚德兴是適长子,儿子丁源是西房继子,年四十有余;二儿子年三十又四,出于北院张氏;三子戚渊、四子戚良皆南院冯夫所生,年纪相仿,三子年三十二,四子年方三十。六子除丁源外,他几子朝中皆有军职。丁源生缝战乱,生父早亡,幼年重病身,高烧至头脑受损,因此老实,只能留身边,伴西房常氏左右。

时值深秋,天光渐亮,一,除睡虫般的后辈孩童没场外,几乎所有都有场,而堂中央设有一炉,炉火正旺,室内也格外温暖。不一会儿见一身深青华缎的妇从则门抱着一个青色襁褓走向,身后还跟着几个女眷。那抱婴者是夏氏,之前是她领着一众女眷产房陪产监护。见来进来,急忙起身迎去。拨开襁褓,只露出婴儿小脸。立刻有一起凑过来。只见婴儿小脸嘟嘟,眉头间竟有一痣,格外醒目。此刻笑,说道:

”此子之相毕不凡啊,额下之痣,非富即贵!“此话一出,更多的过来,要一看就竟。男们也频频点头称奇,妇们则论脸蛋象谁,鼻子又象谁的,不时还一翻争而起。

后,是要这刚出生的婴儿取名,这长孙的名字自然非一般子嗣,名自然需要族中地位崇高的长者来命名。

于是见到一仆将笔砚奉上,夏氏递上一张红笺,五子戚德兴则开始郑重地研起墨。也收起笑脸,提起笔杆,蘸焦墨,红笺上缓缓运笔。

几息后放下笔杆,满意地抬起头,众也纷纷看向红笺上的字迹,赫然是“戚长风”三字。于是各自心中默念。

“此字不错,长风长风,即长子之风,又有无往不利之意。”有得出此评。

“是呀!希望此子将来带领我戚无往不利。”

“嗯,此所谓兵无常势,水无常形,这是风之所长,风无影无形,变化多端乃至诡之道,退可守,攻可伐,实妙哉!”

……

一时间品头论足之语不绝于耳。

“父亲,只是如今天下已定,何不取个有守财气,辅臣之气之名呀,我看姐王长子的祖亮的名字倒不错!”

父岂有不知,我等世如今是以军武立,岂能忘本!学什么旁门左道的东西,我只知道武力面前,再弯的理也会被捋直啰,再多的钱财,也只被一掠而空!取这名字,老夫只想让我小孙孙将来战场上游刃有余,立于不败;生道路快乐顺意,超然于物;智都之风,稳固我戚基业啊。”

闻言,也深以然。随后命夏氏将婴儿抱回生母处,夏氏襁褓返回原处去。待夏氏走后上庚录帖,于正午祠堂内举行祭祖仪式,自不话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