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 稚子年幼

小说:上邪之神之遗忘之地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尚可知秋 字数:1861

话说吴公府喜得適长孙,公府遂大摆满月晏席,京的王公贵族自是翻道贺。其中与府关系最要好的公魏公周怀仁,楚公薛仁,卫公梁三金,宋公李昶。也是亲自来讨酒喝。听说还与魏公周家订门亲事,亲事自然的娃娃亲,并约定十八年后过喜。锦上添花之事自是多胜数,唯门亲事让吴公府广胜开怀已。

觉五年便过去,夕日的婴儿,如今已到启蒙的年龄,按例自然是要送往皇家学堂上学。当然皇家学堂也是谁都能上的,能上学堂的都是些公以上的贵族弟,加上皇皇孙将近两百来人的样,而学堂是按年龄划分为幼堂,小堂,中堂,大堂。幼堂旨识文断字,每年会次考校,达到学堂要求后,便可从幼堂转到小堂,依次可学到大堂。能通过大堂者,朝庭便会委以各种任务加以历练,也像征踏入仕途。要是始终能通过大堂怎么办,也没关系,皇家学堂中设堂,能通过堂考校者照样会被委以职务。并且堂对所年龄段的贵族弟者开放的。当然能通过的人,必然是战力强悍之辈。

象吴公府的丁源,两堂皆没通过者,只能回家守院。而吴公的其他五个儿炳文,渊,良,德兴,安都过堂,还都是过双堂!所为双堂便是大堂,堂都通过。通过行呀,以吴广胜当年连中三试取得秀才,后又身经百战之威,通过便是辱没门楣肯定好过,脱成皮是免的。也正所谓虎父无犬,其他五个亲生儿都没让他失望过。由其是其二炳文,文堂,堂考校的成绩皆甲等,为当朝皇上宣见;再次便是其適长德兴,文堂甲等,堂乙等,要知道得乙等成绩便值得摆酒相庆,因为朝庭对公王爷等高等贵族的重视,标准都是高出外面许多,当然所花的成本那是实打实的,来授课的是退养府的老臣,就是职的官员,公候爷们来客串也是家常便饭,就算全顶尖师源也比上的!所以般弟十四到十五岁间能通过大堂或堂考核,十八岁时还能过的话那就没机会,考校结果达到丙等算是过关,对于大多贵族弟来说能达丙等过关就算万事大吉,哪怕只过堂之关也是辱门楣。

过富过三代,句话应验很多家,吴公府也例外,后来的孙辈的也两三人过堂的。

长风的小名是由其父亲德兴所起,叫雷儿,说是他出生时因电闪雷鸣之征,才取此名,也知道自己真的被当天的雷霹到过,然他肤色怎会如此的黑,受人异样的眼光,所人都愿过来和他玩,渐渐地几乎被孤立。

两年后他校考幼堂,并顺利进入小堂。但两年中他没敢去堂,堂那边几乎每个人都变个样,只要他堂,都逃过被大些的孩的戏耍,比如年龄大点的以教拳的名义的好奇的他脸上扭下,手上捏下,像似看只会玩把戏的猴。更注意时,给上拳,甚至踢上那么脚。真是没法好好练习功夫。

家也是尚世家,自己开设的馆,只要是弟者可以那里学习到功夫,特别是家的刀法,迅捷凌厉,变化未测,那里是自已家的地方,自然没人敢为难他个適长孙,就里他练两年的刀法,还得到众人阵夸赞,说其身体底错,般的弟刚刚只能练习徒手技,他却把刀法练得样,虽然练功刀是木头做的,但到个六七岁的孩童手里却被挥得虎虎生风,若亲见者都副张大嘴敢信神情。

而事情传到老公耳里,公以为然,当年他二伯炳文么大时也样练得手好刀法!话虽如此,众孙辈中,能达到此成就的唯独他个年龄最小的適长。于是得闲时常常过来指点长风的功夫,自然话下。

长风九岁时便通过小堂的文考转入中堂。时的他却直没去过堂,到是文堂的弟对长风似古铜的黑肌早以习惯,甚至还几个玩得相好的。

几个人也个个是胆大怕事的纨绔弟,其中个是九皇达,年纪岁,比他们几人都大上两岁,是伙人的头;另外两人是宋公府的两宝贝双胞胎,大的叫李升,小的叫李显,都是十岁,还人便是魏公府的小孙周昶,年龄也十岁的样。他们进中堂的时间也都两年,而只长风是刚进中堂。

虽然当初是张时见长风个人趣,只是随便开口问他是否愿意加入他们,但没想到长风直接答应下来。

过要加入个团体首先要得到其他成员认可,所以他们堂进行简单的比,谁知面对比他们还小两岁学弟,几个人包括皇达都长风的木刀下两回合败下阵来。最后引得堂的众弟阵围观,为出神入化的刀法惊叹已。让更多人重新认识个平时只窝中堂的小黑人,原来战力么强!

至此以后,张达也乐得收卖个如此厉害的小弟。平时下堂后几个人都欢去皇家猎场溜达,或远观御林军校场的比斗。当然他们最乐意做的还是偷窥王公贵族的女弟。些女弟是能上学堂的,只能闺中学习些女红。而期间长风也是几次想看看自己打小订下婚约的周家小孙女倒低长得怎么样。几次让周昶开方便之门,却都以同样的言辞推回去,理由很简单,此女京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