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 轮回之约

小说:上邪之神之遗忘之地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尚可知秋 字数:2923

轮回殿间密室内,白衣坐在位与金袍子在交谈着。

只听白衣问道:

殿主不防有话直说,以我在界拼斗中损耗大半魂元,如今能化魂为形所持续时间并不多!”

“呵呵,既然神如是说,小仙这里刚好有两点疑惑,还望神解答二。”立刻恭敬地回道。

“哦?但说无防。”白衣子没有意外。

“小仙早知道神乃天纵之才,当年和仙有些小小误会,也是在有命在身,身不由已,还望神不记前嫌能赐教二。“说着抬头看眼白衣子,见白衣子只是眼神挑,示意让他继续说去。

”在仙道大成将近亿年,至今仍停滞未前,尚不能窥得神道之毫。望神提点!“说完便虔诚拜。

”哈哈哈哈……想当初我太恒宗在淳风仙域几近灭宗,还是阁手笔吧,难道?“听后心如坠深渊。随后惶恐回道:

神冤枉,当时我元宫只是出力搜索而已,元宫哪有对抗当时仙域大宗实力,执行具体事宜主要还是当年仙宫干人等所为,在身在其位也是迫不得已。“

白衣子听后,摸巴,似笑非笑在看着拜伏在脚,不知想些什么。

只能诚心涂地,生怕不满。

良久之后,白衣子终于以其摆摆手,说道:

”起来吧,都是事,身为神魂,我没有苛刻意思,我只想看看如何执着罢。但见执着如斯,真是可笑。我如今虽神体陨灭,可知我在这个境界之时,我曾也以为,踏入神道才是吾辈正道,然则这又有如何,我不也吗?呵呵,我提醒可想过道极限在何方?“这习话听得似懂非懂,脸片茫然,不知何以作答。

”现在我告诉句记好,我是被比神更高存在所令灭道……“白衣子大有深意地看着说道:”事有违神言,自己知道便是,万不可让第二人知晓!否则会招来大祸,且好自为之吧。“话如五雷轰顶。抹汗说道:

神为何告诉在这些,在只求神授我凝炼神印之道。“

”哦?看来还是不死心,那好吧。这方法我也不是白告诉,需拿出条件来换“

听完大喜:

神请说,在定照做便是!“

白衣子摸巴看向道:

“这个麻,很简单,相信对来说不算什么事,就是让我元魂投入天人道。”

“这,这个好说!”口气突然坚定道。

“好!对着印堂发个誓吧。”肉不由抽抽,但还是咬呀,手指掐咒食指指向自己额头,念道:

“大道在,神道在侧,我以自己神印之名发誓,绝对履行今日与太阴神魂之约,如有违背,必受道罚,死于印劫!”

“好,现在我可以把所悟神道要门传于,不过在之前我可提醒句,我所悟之神道,皆启于太阴星,阁将来所结神印多半与太阴星相应,可接受?”

“这……敢问神,神印还可与其它星宿起感应吗?”

“那当然,不过印不是凡印,是大主宰之印,所含能量非现在能够想象印除三大主星外便不能感应其它星宿。”

太阳,紫薇二星主神不知存在多少亿年,而如今三大主星,只有太阴星是无神之星,这邪星最近可是在风口浪尖,想到这里脸色铁青。白衣子似看出其所想,又不紧不慢地说道:

“道友不必多虑,之前是我得罪洛神神域洛神宫,才有劫难,谨记这点便是

“多谢神提点!”自然感激不已,五体投地。

“不过,授神道之前,我还有事想请做,这事目前也只有能做?”白衣子说完后不再言语。个激灵连忙问道:

“不知仙所说何事,只要在办得道定当在所不惜!”白衣子听后摆摆手笑道:

道友,没那么严重,只是件小事而已。”神情松,着恭听之势。

“不瞒说,我魂元已被洛神宫洛神印,印说麻烦,也不麻烦,不麻烦之处在于,无轮我轮回往生为何物,只要在仙界以范围,都无碍;麻烦就在于如是成神,自然又会遭到洛神宫追杀。我不想来世有后患,请将我体内洛神印设法祛掉。”

听后大为为难,这神宫印迹那是那么好清,除非……

这时似想到什么眼睛亮,但半息不到就又暗来,接来脸色变数变后,终于点头答应来:

”既然这样,神请稍等!“说完便急忙出密室。

白衣子神色自得地坐在主位。他四顾自身,察觉自己衣衫暗淡丝,不禁皱眉,神彩失去大半。

大概过盏茶功夫,匆匆赶回来,手中捧着法盘,慎重之极:

神请看,这就是本殿在界立殿根本--轮回盘。与界是脉相连,与所辖各界亦是大命相通。“白衣宝便大手挥,想摄取宝看这就竟,见状,忙阻止道:

神万万不可,盘暗含神之大道,除我轮回界九九八十界各掌尊子盘外,主盘乃存放于轮回宫主宫,盘只能掌握于殿主之手,其它人无论任谁,只要触碰盘,盘将会玉碎自毁!只要我动用盘,主盘亦会立有感应,到那时定会追查。”白衣子见状只好收回念头。随即问道:

“那为何还要动用物”听后不由苦笑道:

“难道神以为还有别办法解除魂印,在之所以如做,来,殿只有我才有动用轮回盘权利,虽然盘非道危机时刻不能动用;二来,我已想好如何事,请神勿须担心。”白衣子闻言自不会再追问什么,但见盘纹理如六角蛛网,各种细至图形和古怪符文在其间,中间蓝色晶石有些别至外,看不出特别;但自己神魂却不自禁地随着盘传来道法之力而波动不已,略有急切地说道:

”好,那就请阁快快施法!“

也不耽搁,只见其左手握盘,右手掐诀不断,柱青光飞出,罩住白衣子。只见白衣子先身体僵,双眼便失神彩,呈痴呆状。

几个呼吸后,团红光挟带着金光飞出白衣子体外,停在子头顶,没有继续飞向法盘。

见状,变换法诀,光团仍旧僵持在那里,心中暗动,加大两层法力。

刻光团才有动静,只见光团出现微微颤动,并慢慢靠向法盘。

见状,只好又加大两层法力,这时他明显出现吃力感,额头已有汗珠渗出。

时光团颤动更加强烈,看去金色光团想挣脱红色光团飞回白衣子体内,而红色光团却死死扣住金色光团,二者两不相让,四周空间出现阵阵波动,被波及物品无不飞灰烟灭!只是触及和白衣子时,却如轻风拂面。

咬牙,全力加持,就在这时,突变生发,道白光淹没整个空间,只听见嗡嗡之声响起由如放大数倍耳鸣。白光闪即逝,法盘咽咽作响,道红光带着半金光没如轮回盘。而另半金光则飞回白衣子体内。

白衣子也瞬间恢复神彩,只是暗暗叹息,心中惘然,若有所失。他定定神,看着,没有言语。

刻更是心中忐忑,知道其间出点叉子,还好那魂印是祛掉,算没食言于人。他收起法盘,擦擦满脸汗珠悻悻地说道:”神,神魂印迹我已经收入轮回地狱道,并加持在个第十八层恶魂之,不过神放心,次层魂魄都是被菩煞苦海永远封印,绝元回天之日。“

白衣子听后,点点头,算是回应,看不出任何表情。

”那接来……神还有何分付?“白衣子闻言惊醒,道:

”罢,罢,看来是华某道缘不够!“听得愣愣地,不知如何是好,生怕中途再起变故,但心白衣子毁诺。白衣子见状,忽尔笑道:

”刚刚是我胡言。阁不必但心,已经做到该做,那么接来我会传神道,助早日凝结神印!“说完便法诀启,右手中食并,指向金袍中年眉心,道金光闪入其中。而金袍中年来不及高兴,便觉头颅阵刺痛,慌忙内视,只见其神识之海多出轮弯月,月光如勾,散发出异样之力,整个神识之海为之澎湃。时间金袍狂喜,忍不住要大笑。这时耳边却传来冷冷声音,让他个激灵:

”大道不经言,这便是我传给星魂之印,想必等悟得中之道,那么凝结神印,踏入神门,星宫封神亦为之不远!“

”多谢神!“金袍中年,深深施礼。

白衣子摆摆手道:

“我时间不多,还有什么快点说吧。”这才抬头,看见白衣白衣模糊分,阵惊讶,随后想到白衣子刚刚施过法,想必消耗不小吧。心里动就说道:

神今已传我神道,原本不该多叨唠,只是在对神界向往已久,还望神提及二,以全吾等切切之心“

”呵呵,我道是何事,这样吧,我也想在们轮回殿逛逛,我们边走边说如何?“

”在求之不得,神请!“金袍中年说着,便向白衣子做个请姿势,而白衣子只是笑笑,便走在前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