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 无妄之灾

小说:上邪之神之遗忘之地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尚可知秋 字数:1990

一听,禁好奇地问:

“师兄可否告诉师弟一下就竟是何法?

钟玉只是笑笑说:

“到时候鬼师弟自然知,况且这次只是告诉一年后去宗门一事的,三师叔他老家还有一重要的事托与的。“

”哦?师父他老家还有何事要劳烦师兄?”忙问

师尊他让在这一年内这学着打理后山的药园,可愿意?”钟玉捻须

“师弟当然是一百二十个愿意的,只是师弟身有俗事尚未,恐能长宿观中。”想打理药园,想起,药园内的各种其怪的药草,还有可怕的伴生蛇一样存在的虫蚁,心里由想打退堂鼓。

“这事师叔他老家早就替考虑好必每天待在药园,只需每半月有连续看管五天可。”钟玉说完看

“鬼师弟且可小看这药园,这等好事其它弟子可是求之的,当初师兄可是废很大的劲才调到一个有药园的观,一般弟子哪有这种福缘。这样吧,今天先回去,稍作安排,下个月开始半月之始的五天去药园学习打理药园吧。”

“那多谢师兄!”说着一礼与钟玉告别。

回到家中,见阿禄递过一张红色请贴,上书:“长兄敬启,至混元观一别,如今可安好,今晚在下于城东醉仙楼设下小宴,为之一叙,还望长兄赏脸,笑满楼玉璟亲笔……”

收起贴子,沉思,难是坤露草有下落?只是如今这坤露草对他说已经毫无意义,他想想最后还是决定赴晏。

京城之东乃是整个京城最繁华之地,这里群楼林立,酒肆歌楼,茶坊赌坊,声鼎沸,晚上的更是灯火通明,烟华齐鸣,素有京城明珠之称。

而醉仙楼是这东城区数一数二的大酒楼。

,带着阿禄一名随从,醉仙楼下。等进门,有一小厮赶过忙问好,说是他家少主在楼顶的迎仙阁已备好小宴。

于是在那小厮的带领下迎仙阁。

一进阁中看见此阁的内部配置,除有摆设宴席的大厅外,里面还设有二三间厢房;只见大厅内雕栏膝椅,镶金嵌玉,大厅中央有六七名舞女,挥袖探香,舞姿轻酌;另一侧则有十名乐师手持各种乐器为之伴奏。一个粉衣胖子正在观座上左拥右抱,一边饮酒一边与两歌伎般的女子调着情。一见知此是,当时答应给他寻找坤露草的张小纯。小厮忙地上去说客带到后,胖子只对他摆一手,小厮应示退去。

这时胖子脸上即立堆满笑容迎上

“长兄,,先得自罚三杯!”

也洒然一笑接

“呵呵!当日玉璟兄,可没告诉有如此雅名,也得认罚三杯吧?”

“啊?哈哈……玉璟乃家师赐字,望有所功名,哪曾想张某才只得个秀才,此后在此,唯觉此字甚是雅致,常用于书面罢,作得数,作得数。”张小纯一边挥挥手,一边请入席,一坐定,双手一拍,随后有端出一热气腾腾的各色佳肴。

“那玉璟兄这次叫可是那坤露草有消息?”

“哈哈,难为此事兄是会赴这个约?”

“张兄哪里的话,只要是张兄的邀请高兴还及,怎会呢?”

”好,既然这样,兄弟先痛饮三杯如何?“

”好,过在这三杯前,张兄防告诉此次宴请意如何?“

兄多虑张小纯有心结交这样的宴请一回有何妥?“

”呵呵,说?说那今天这酒。“说完做挥袖欲去状,张小纯见此连忙说

兄弟稍安勿燥!那先说,这次让却是有两事相商,们且边吃边说可好?“闻言停下动作。

”兄弟刚刚惹生气先自罚一杯!“说完张小纯接过一侍酒女的一杯酒仰首饮尽。随后又

“首先,这次宴请兄是向赔罪的。经过楼多方打听,并没有得到坤露草的下落,此再自罚一杯!”说完又接过一杯酒一饮而尽。闻言也早有预料,过还是着有些失落之状。

“再有一事,还请兄与这杯,然后再与?”待张小纯饮尽一杯后,对着双手举杯

,见状好拒绝,也从身旁侍女那里接过一杯酒,故着欲仰首一饮,而张小纯接过一杯,干脆饮下。虽然最近有打听这笑满楼,对其经营方式,和往的业务都有所解,知此楼有几大酒楼,票行外,还有几家京城里的药店和赌坊,想必也会做收钱害命这种生意。

想到此处一仰头真喝下此酒。

张小纯见状,大笑

”爽快!“

”那现在张兄该告诉某是何事吧?“

”当然,其实这次请的还有另外一!“

”哦?此是何?“

”这认识的。哈哈……“

一听,脑中飞快一转,搜索一遍,并想出是何

这时只听张小纯,啪啪!的两声击掌声。

大厅一侧的一厢房开应声而开。

见一红衣男子打扮的手持玉扇,走

初看,只觉熟悉,却知是何

“哈哈,兄莫非连小妹认识?”

“啊……”张大嘴巴,这声音,这神韵是六公主又是何

怎么,这副装扮?是谁呢,愿是在在下面前几次吃瘪的小公主啊,说吧今天找有何事?”

长得丑,特教训教训可以吗?”

听完此话后,洒然一笑

”哈哈……说小主公,就凭这小身板,还热身呢,还是得吧。“六公主听后也急着回话,只见其玉扇一收,飞将过,一脚踹

力略一转身,轻松躲过,只是他刚想嘲弄对方一翻,没想到此时自己突然头涨眼花起,他转身指向张小纯和六公主两

……们……“

兄弟对,这生意接的,可以对天发誓的,哥的按排,过这只是和六公主之间的玩笑,六公主会把怎么样……“还没等这张胖子说完啪啪两记耳光声,六公主的似乎还泄气,将还没回过神的一脚踹在地,骑在身上,要继续施暴,张小纯只好吞下口中的话,想看见接下惨绝环的一幕,掩面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