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 药园对质

小说:上邪之神之遗忘之地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尚可知秋 字数:1942

盏茶功夫,收回手,摸着胡须沉吟片刻。道:

“你且先回去吧,等十日,在来此处找我是,记住此事不可声张,不能告诉任何一人!知道吗?”只能点头称是。眼睛瞟过旁边三人,不见三人表情有何不妥,转向眼神一滞,想说什么。这时只是微微一笑说道:

”他们是听不见我传音,这个你不必担心!“

”啊?……“再次被振憾到张大嘴巴。

”好,不必惊讶,这里有一枚信物,到时候持此物来见我是!“说着扔给一个黑色牌子。

”好,我也是路过此处,你等都退去吧!“随黑袍对四人开口分付道。

等人又恭敬一礼各自散去。

因此在众人眼里,除前面对话能听到外,自诊过没说过一句话,一个黑色牌子。

在回去路上,张小纯自然问及到钟姓道为何给一枚牌子给,是否是有坤露草下落。也不置可否摇头,回说不知,因为位黑袍道,也并没有对他说知道坤露草下落。而张小纯又问是否还需要打听好坤露草一落,只能应允让他继续查找此草下落,以防万一,反正这是白来机会,不用白不用。

张小纯见没有放弃寻找坤露草下落自然没有多问,心里已经有主义。并说到一有消息会立刻通知

……

十天时间很快就过,在此期间,还是没能冲开个穴位,还好今日他会有一个解决此问题契机。于是他一大早门,这次他没叫随从,只是单人独骑而来。

等到小泉峰山门,离中午还有段时间。而山门前只见到一个道童正盘膝打坐在里,不像上次来时两个道童,这次道童他虽见过,却不是引他去药园个。

想毕是平日里没甚事,一个童子留候此处,于是不曾多想,把马栓在专门供香客用马厩中。

他向道童出示枚黑色牌子。道童见说道:

“钟师叔已经向我打过招呼,施主稍等片刻!”说完他一声哨响,招来一只怪奇大鸟,此鸟通体麻黑,似鹰却没有如鹰般锋利爪子。见道童把一信物放到此鸟身上信筒中,然哨声一变,此鸟如领命般向山飞去。道童转过身来笑着说道:

“这是钟师叔养一只鹄鹫,可通灵性!”

心里大为赞叹。不由地想这混元观就竟是什么来头,能一次次给他前所未有震撼,此观看似与其他道观没有两样,经几翻见识,他能肯定此观非同一般。他想到这里不禁对这混元观非常好奇起来。

……

盏茶功夫,随听到一个声音传来:

”虽然来就随这畜生过来吧!“望向声音传来片树林,随又听到”嘎!“一声,刚刚只鹄鹫不知何时出现在一个枝头,似拟人般提醒,然见它再拍拍两下翅膀,向当日药园方向飞去。也马上意会,忙地跟上去。

一路上速度自比不上此鸟,但此鸟也不着急似,一路上飞飞停停,不时还抓几只小虫子,在里吃得津津有味。这条路上次也走过两回,其实也并不需要此鸟指引。看见此鸟,能自寻其乐,顿时觉得这鸟煞是可爱。要是自己也能养一只,该是一件多么有趣事呀。

就这样不觉间来到药园门前,和上次一样有两名身着劲装男子守在里,两男子见到鹄鹫,也没问什么,直接递过一片叶子给向两人略施一礼大门。

没过多久来到山顶几间木屋前。

”你来啦?就进来吧!“

吱嘎一声传来,最中间套木屋自动打开。眼神一滞,施施然向木屋走过去。

进屋一看,见到两个人在屋中一小案几上对着奕。屋中还有一股清淡宜人香味,让人闻之,身心大为放松。

两人中一个是上次见过面黑袍,而另一位则是一位似乎比前更为年白袍白须白发。两人面带微笑,神情泰然自得。两人见有人进来,看过来。见状,忙上前施跪拜之礼道:

”晚生拜见两位前辈!“

这时只听见白袍说道:

”嗯,不错,是难得一见夔龙之体呀!“

黑袍也是点点头道:

”白师叔可看得入眼?此子虽是伪灵根之身,但拥有黑夔之体,想毕来也会成就不小!“

”哈哈……这黑夔天性暴虐,却是万年难得之才,今日能有缘寻得此子,是本门之荣兆啊!“

”只是我上次查证此子之身时,发现其已被人下正气劫,不能学习我宗门功法。“

黑袍随可惜道。白袍一时间也陷入沉吟之中。被这两位毫不理会当事人对白震得一愣愣

这时黑袍转向厉声道:

“小子,我且问你,你必须如实回答,若被夫发现有什么差错,夫会取小命!”

“晚辈不感。”

“你听好,我问你跟天剑宗有何关系?”听完此言,想起是死亡谷之事来,心中更是惊涛骇浪。只见他眼睛滴溜溜直转。

”呔!还是如实招来!“

心中一哧,只能将死亡谷巧遇天剑宗之事,挑捡地吐出来。只说是在洞中遇怪,在剑气宗自己一命,并有意让自己加入天剑宗,结果自己以家族为由并没有加入天剑宗,但是来,还是传他仙法,并给自已令牌,方找到他。关于名男子和女子他只字未提。

两位都互相看一眼,白袍有些气愤地说道:

“哼,我道说嘛,他们天剑宗怎么会放过可以削弱我宗机会!连一个小娃娃都不放过!”

黑袍,也感叹一气。随脸色一变,对质问道:

”你确定,你说话,是实话没有骗我?“

”前辈问话,小子怎么有半句隐瞒,这里还有当时,他给小子一枚命牌。“说完双手递上枚当初天剑宗所给令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