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刨根问底(下)

小说:黄金星球之恋 类别:青春校园 作者:大海轻风 字数:3024

云晴自己的担心,:“这容易——”

“可是这里不是地球,手机也没信号啊,还是不行。”云晴插话道。

呵呵一:“别急嘛,我容易那是容易,这飞船,不,飞船房,到处都是信号,无论在宇宙的什么地方,都能和地球联系上,也用不所谓的手机,你把手机号告诉我。”

云晴手机号,往天花板上一指,立刻出现超级手机大屏幕,登录上云晴的微信,微信上不少留言,大都是好友们的关心,还不少未接电话。:“你想回信息或者打电话,直接,额,我回避。”站起身来要走。

“不用回避,又不是什么悄悄话,都是光明正大的问候语。”云晴赶忙调皮地

,又坐下:“好吧,我继续坐在这,不过,我的耳朵和眼睛还是要回避一下的好。”

云晴不解,:“是塞上耳朵,戴上眼罩的意思。”,转身用手指在墙上轻轻一划,一抽屉伸出来,里面小巧的耳机,还黑色的眼罩,拿出这两样东西,分别戴到耳朵和眼上,用手一点,抽屉又退回去,墙也恢复原样。

“好,你回你的信息,打你的电话,我看不到你的信息,也听不到你打电话。”乐呵呵地

“你是大混蛋!”云晴故意大声

一丝一毫的反应都没,云晴这才放心。于是,云晴一一回复好友的微信留言,报平安,也一一回电话,报平安,做完这一切,这才慢慢平静下来。看一眼,发现他还是没丝毫反应,却是一副陶醉的样,或许是在听歌、看剧,或许是在听故事,又或是在看一本精彩的小,反正是很陶醉,陶醉得把自己都忘。云晴咳嗽几声,没反应,使劲咳嗽几声,还是没反应。

云晴只好站起身来,想要走过去,还没迈脚,扭头看过来,嘻嘻地问:“报完平安?那开始训话吧。”,摘掉眼罩和耳机,放回刚才那抽屉里,墙体恢复原样后,站起来。

云晴看那垂手侍立的样,顿时过后,问:“你那是干嘛呀?请坐下,快请坐,哪里是训话啊,我那是向大师请教,对,我是不是要站起来啊?”,她也站起来。

“我看啊,你也坐下,我也坐下吧,都站像两错的小学生在罚站,那多没面。”也坐下

“那平起平坐吧。”云晴也坐下

“请问,这位女王般的女士,您要不要吃点小零食,喝点甜饮料?好边吃边喝边问边答。”故意一本正经地

云晴的泪都快出来,指:“你别一本正经地话好不好,不,你好好话好不好?”

“要不要喝点什么?”变回原来的样

“那喝点,来杯你这里的特色吧,不管是白开,还是茶,还是饮料,只要是你这里的特色行。”云晴快乐地

点头,轻轻拍拍手,云晴不知何意,心想:难道这里还别人?还没来得及往下瞎想,看到儿童般身高穿童装的漂亮至极可爱至极的机器人,一前一后走过来,每人端一托盘,托盘里,杯旁边小盘,从托盘到杯到盘,都晶莹剔透。

前头的机器人走到云晴面前,把杯和两一一放到小圆桌上,操童声,彬彬礼地:“杯里是特色茶,盘里是小零食和叉,请您慢用。”完彬彬礼地转身开。云晴从来没见过这等情景,禁不住又惊又喜,心想:这混小能耐!

“请吧。”

“谢谢,请!”云晴

云晴端起杯,轻轻一闻,没闻到香气,抿一小口,却觉那股舒服劲直冲脑髓,瞬间袭遍全身。本想再喝一口,又怕这小话,轻轻把杯放到桌上,然后用叉一块方块形的淡绿色小零食送到口中,还没嚼,香气在嘴里弥漫开来,轻轻一咬,那感觉像在闭眼腾云驾雾,来不及细嚼,下去,这情形大概和猪八戒吃第一人参果差不多少。心里尽管很享受,但云晴只是浅浅一,点点头,:“是点特色。”

“那我开始回答你的第一问题。”

“我的第一问题是啥,让我想想啊。”云晴猛然间还真想不起来

“你问,你刚进飞船时,我是不是知道?”

“我问的是这问题吗,不管是不是啦,我倒想听听你的回答。”云晴调皮地

一脸认真地:“我当然知道。”

云晴看他不像是开玩,不禁些吃惊却又些不信,脑飞速运转,心想:不会是我投简历的那家公司是他的吧?不会是那些开黑出租和真出租的人,尤其那光头恶男,都是他一手安排的吧?对,还那条野狗该不会是他派去的吧?还,通往大峡谷的那条山洞不会是他用机器人挖的吧?还大峡谷里的黑鹰,还那只大老鼠,不会统统都是他策划的吧?不可能不可能,他没必要那么地大费周折,这完全是巧合,或者是上天的安排,对对,是这样!想到这,云晴认定这混小肯定是在开玩,眼角露出几许意。

看云晴迟疑几秒,问:“你是不是不相信?”

云晴不无得意地:“我当然不相信啦!因为你很自信!”

“哦,这话怎么讲?”些不解。

云晴端起杯,喝一口茶,边回味边得意地:“这很好理解啊,因为你很自信,所以,你认为地球上不可能人能找到你那大峡谷中的小峡谷,所以你压根也没想到我能走进你的飞船房,所以呢,在飞船房起飞前,你压根不知道我在飞船房里,我推理的很对吧?”

面露容,点点头,:“你推理的没瑕疵,给你点十赞。”顿顿,继续:“看来啊,人不能过于自信,这宇宙实在太神奇太无穷大,在宇宙面前,任何人都是盲人摸大象,不,应该是摸恐龙,不,这也不贴切,反正是,人什么资格和宇宙放到一起比呢?又怎么可能看到宇宙的全貌呢?”

“你的确实是这么事,人真是太渺小,”云晴边思索边,随后喝口茶,吃块小零食,继续:“第一问题,我算问完。”

“好,那开始问第二问题吧。”

“你是不是女扮男装?”云晴问,一本正经地。

,先是一愣,突然大几声,那声粗狂雄浑,过之后,站起来,像古代的大家闺秀一样,朝云晴行礼,细声细气地:“小女这厢。”

云晴先是不解,接秒懂,也咯咯不停,差点气。也跟。她,他也融洽。

好不容易止住问:“这是第二问题吗?”

云晴连连摆手,:“不算不算,这不过是小插曲。”

“好,插曲好,很多事情,往往都会插曲,如果没插曲,人生会失去太多光彩和趣味。”若如所思地

“嗯,得太好。我要问第二问题,我的第二问题是,是,让我想想啊。”到这,云晴看一眼,又歪脑袋看向别处。

一会,云晴突然扭回脑袋,坐正,问:“如果,我如果啊,如果一只蚂蚁爬进飞船房,你会不会踩死它?”

“我不会踩死它的,我会把它请出去,而且不会带一点伤,我经常这么干。”平静地

云晴一听眼睛一亮,接问:“你是怎么把蚂蚁请出去的呢?”

“这简单,蚂蚁喜欢甜食,我在纸上撒点甜食渣会把蚂蚁吸引过来,一爬到纸上,我会把纸放到飞船外面的地上,这不请出去,我不傻吧?”些得意。

“嗯,确实不算傻,因为我也经常这样干。”云晴故作自豪地

“哦,是这样,那你的确不傻!继续问第三问题吧。”

云晴心想:我想问,你这混小花心大萝卜吗?你这混小好人吗?你这混小是不是道貌岸然的伪君?你这混小是不是心胸狭隘的小心眼?你这混小是不是欺软怕硬的窝囊废?你这混小是不是坑蒙拐骗的大坏蛋?可是这些问题都太过敏感,太尖刻,像那把锥,肯定不能问,算是问,也无济于事。那再问技术含量的问题吧。

“如果一女生遇到歹徒,你会不会拔刀相助?”云晴看嘻嘻地问。

“那还用!而且不管是男生女生!”斩钉截铁地

云晴赞赏地点点头,竖起大拇指:“好!够男人!”

些不好意思,谦谦地:“是男人,都缺点,我的缺点还不少呢。”

云晴调皮地:“没看出来啊,你还蛮谦虚的嘛,照我啊,人人都缺点,但只要一谦虚,缺点变成闪光点,我的没错吧?”

竖起大拇指,:“这话平!不过,我那不是谦虚,只不过是句实话,嗯,以后我得学谦虚。额,还什么问题,接问吧,我猜啊,你大概最想知道,我为什么能造出飞船房?你怀疑我是穿越回来的?对不对?”

“这并不是我最想知道的,不过嘛,你也无妨,不过,这可不算一问题啊。”云晴故意轻飘飘地

“好,依你。这很简单,这么吧,你是学工商管理的,你对工商管理轻车熟路,可对天文学、物理学可能不太懂,这是古人的术业专攻,这么简单,所以,我不过是普普通通的人,学点天文学、物理学而已。”

云晴听眨巴眨巴眼睛,点点头:“算你道理吧。”

一乐,:“那问你的第三问题吧。”

云晴脱口而出,:“什么时候能回到地球?这是第三问题,也是最后一问题,我还得急回去准备毕业论文答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