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过往

小说:鲜衣驽马少年时 类别:悬疑小说 作者:陶然此心 字数:2815

一看到林隼他们回,顿时笑逐颜开,扭胖身子就迎过去。“哎呦,二位英雄你们可算是回,再不回我这一帮子可就要被痒死。”

您别急,民女这就家炼制这痒毒解药。”

“好,好,姑娘你赶快炼制解药。治好本官你们想要什么本官就给你什么。”用他硕巴掌拍自己全是血口子胸脯,信誓旦旦保证。“只是……你们从村子里带出,姑娘你看……”

,带出这个是民女一位远房表哥,他家里做客却无端遭此不幸,民女还是希望能够尽全力为他和村子里治疗。”提到救语也不笑眯眯

脸上就好像写:“你不答应我,我就不救你”这句话。

算是被语给吓,可是就这样他还是留个后招。只见这滴溜溜转他那绿豆眼睛,先答应要求。

语让去找干净水,她要用制作痒毒解药。派出去一拨一拨,可是都跟汇报说附近已经没有干净水源正急得嘴上都起燎泡,老太医说他可以让水变得干净,但是必须要林隼兄妹帮助。林隼乘机威胁帮他们一起救,苦于痒毒最终只能答应他们。

只能皱眉头十分不情愿地吩咐手下全力帮助救,这时候一直活在自己世界里那个小妾款款走,说她也要和家一起救

话说这语、林隼两自己机灵小脑瓜和那三寸不烂之舌,威逼利诱地让答应帮他们救,这才正儿八经地开始帮他们解毒。

因为那个一直一副我欲乘风归去模样小妾想要和他们一起救,所以语决定让她帮忙先将中痒毒治好。

虽然说这痒毒是语为捉弄才下,但是为不破坏在“友军”心目中形象。语还是决定好好做做样子。

“哎,姑娘,你这是打算把一帮给忽悠团团转啊。”语正在捣药材,听到林隼和她说话笑得可鸡贼:“那可不是咋滴,林哥我跟你说,就算那胖道那毒是我下他也得给我揣明白装糊涂。”

林隼十分不解,语解释说:“因为王老太医没说错,这毒确确实实只有你妹子我才能解,就连我奶奶都没有解药,也不道其他解法。”

“好,我帮你捣药吧。得先快点帮他们解毒然后才能没有后顾之忧地去救被困在村子里。” 林隼让那个主动请缨小妾去后山捡柴用烧水。语十分不赞同身边这位林帅哥让家一个娇滴滴小姑娘一个去后山拾柴火安排。

她撇下嘴:“哎呦,我帅哥你也太不懂得怜香惜玉吧,姑娘还中毒呢。你去拾柴火,我这边能应付姑娘在这里帮我就好。”

林隼十分不理解语为什么要让自己离开而让一个完全没有接触过留在身边。他拼命地给语使眼色,想要让语把那个小妾支走。

语看小妾一副四皆空样子,心中晓这小妾和胖那伙不是一路。看不得别不开心语想要开导开导家,就一直给林隼使眼色让林隼出去,可是林隼也在给她使眼色,两压根无法正常接收到对方发出信息。

在一番谁也看不懂谁意思眼神暗示之后,林隼败下,去后山拾柴火回去烧水。忧郁小妾则和语呆在一起,帮语捣药材。语捣药材都是治疗瘟疫药材,压根就和痒毒没有关系。王老太医看破不说破,其他太医也都被打发出去不让靠近。

,姑娘,这是你之前中解药,你先服下就不用忍那么痛苦。”

忧郁小妾看眼前笑得眉眼弯弯姑娘递过药丸,望她那明亮眼睛,将药接过去。

“你……”

“姑娘,你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我是有难言之隐不错,但你又为什么要管我。”小妾问语。

语笑笑,一副“我是高模样。“我这喜欢多管闲事,最看不得世间不平之事。你表情告诉我,你有事。”

“说吧,是你欺你相好,还是你全家被土匪杀光。这事我管。”

就这样,忧郁小妾向语诉说自己悲催遭遇。

“事情是这样,我姓苏,名妩,是这驭龙村士。本我们家是这村里户,不说贵,但也是不愁吃喝。可是有一天,因为一件事,一切都变得不一样。因为上面下达扶贫建设指标,所以让村里务必达到拆迁户标准。因为要达到标准,所以村长他们一开始决定强制性选几家拆,可是最初选几户家不同意,之后就是一切噩梦开始……”

在一个堪称阳光明媚下午,在这个本是间地狱地方,苏妩终于可以将埋在心底多时话倾诉出。眼前女孩好像有一种魔力,可以让无条件相信她。因为村民们不同意拆迁,再加上拆迁指标又涨,苏妩父亲和村长商量打算实在不行就暴力拆迁。苏父和村长带家丁去和村民谈拆迁,可是都是在村里住几背家,怎么就能轻易地答应这事情。

村长是苏父舅子,什么都听他。苏父这却不像他女儿那样为善良,他是一个唯利是图,看到这拆迁事情有利可图便动一些歪心思。所以这拆迁事情苏父是无论如何都要办成

这连威逼带利诱可算是让那些钉子户同意拆迁,可是苏父他们却将本该属于拆迁户赔偿款和上面拨安置费都给吞

真~相村民自然是十分愤怒,于是被骗村民提家伙事堵在苏家门口。胆小怕事苏父被村民堵在家里,不谙世事苏妩在心中恨那些欺负他爹爹

终于,愤怒到达顶点。院门被冲破,愤怒村民扫荡他们能够扫荡,慌乱中苏父将苏妩推进水缸里,暴动村民进……

最终,躲在水缸里苏妩躲过一劫,可是当一切都回归平静,从水缸里爬出苏妩看到是家鲜血和尸体。

苏妩被吓到,他已经顾不上为家收拾尸首,就那么跌跌撞撞地跑出去。方寸苏妩竟然跑到村长舅舅家,她太害怕。可是到舅舅家,那也已经是一片修罗场,一天之中目睹两场凶杀现场苏妩已经撑不下去,她晕过去。

驭龙村虽然是村,但是还是有那种混很惨很惨爱贪小~便宜。暴动村民在村长家里像土匪一样将能抢都抢,可是村里出鳏夫牛老汉还在村长家里屋翻箱倒柜。

牛老汉翻够东西离开时候看到倒在院子里不省苏妩,常年碰不到女他将苏妩带回去,想要尝一尝少女滋味。

苏妩在昏迷中感觉有什么湿~滑黏~腻粗糙东西在脸上粗重扫去,好不恶心。在一双枯老手扯开她腰带时候,她再也忍不住醒。牛老汉鳏夫一个,常年没有锻炼,竟也被苏妩在挣扎中推

七十多岁老匹夫一个,一推之下没有站稳后脑直生生可到凹凸不平地上,两腿一蹬,没气

苏妩抖手勉强把衣襟拢起,跑出去。可是这苏妩命实在是不太好,好不容易跑出村子又撞到出门猎艳腿受伤苏妩,眯起小眼睛。美发髻散乱、香汗淋漓,拢好衣襟又散开,这般光景苏妩自然是要被胖带回去

回去苏妩称自己身患绝症还是传染,这惜命也就只能看不能吃,这可把给闹心

语看眼前和她一般姑娘平静药说自己遭遇,心里那叫一个不是滋味.正义感爆棚女孩一边骂一边想要在解药里加点料,苏妩笑阻止她。

姑娘,别这样,虽然他对我没存什么好心思,但是当时如果没有他话,我可能已经暴尸荒野。”

语没好气说:“你倒是懂得感恩,那你以后怎么办?”

“我也不道,我们先把这些治好吧。”苏妩迷茫语。

林隼捡好多柴火回去,语她们已经把治疗疫症需要药都捣好,只差九玄草煮水就功告成

先将痒痒粉解药分发给和所有衙役,衙役们解毒自然帮林隼他们忙活,不过吗,自然还是端坐在自己太师椅上才,摇扇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