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于危难

小说:鲜衣驽马少年时 类别:悬疑小说 作者:陶然此心 字数:2797

因为人实在太多,只好让人寻来两口大锅架起来。往大锅里注满水,底下生着火。

会,两口大锅里水才有要沸腾迹象,瞅准时机在水沸腾之际将九玄草投入锅中。

九玄草入水中,寒气和沸水中和,水瞬间就凉下来。

用煮好九玄草水煎药,药煎好让人给病人喂药。所有病人喝药之后症状明显得到缓解,这证明她有效,病人只要坚持服药就定会康复在疫症得到缓解之后,去水源处将留下九玄草放到水中解毒。这瘟疫算得到解决。

驭龙村上空终于云开雾散,像往日那样死气沉沉

苏妩朝林隼两人盈盈拜下:“林少侠,宫姑娘,多谢你们宅心仁厚化解这场瘟疫。”

“哎哎,你谢什么谢,我又因为你才就这些人。再说们之中可有你仇人。”连忙将苏妩扶起来。

满姑娘你说,我之前巴们都去死,可当我看到们家破人亡时候我忽然就想通们也都红尘中挣扎可怜人,我又何必呢。”

“看来你倒看得通透,难得你没有被仇恨蒙蔽心。”林隼事情前因后果后对苏妩刮目相看。

那胖等人真治好瘟疫,也十分震惊,竟然打起将二人收入府中为所用想法。

看到林隼和两人本事,打算将们二人收入府中,纳为己用,可这两位什么人怎么会为人所用。

大人笑眯眯地来到两人身边,手下跟着抬两箱东西过来。打开,里面白花花银元宝。

大人,您这?”林隼乍看到这整整两大箱银子也下。

摇着扇子,笑眯眯地看着林隼和:“林少侠、宫姑娘,这两箱白银本官对你们二人救治百姓谢礼,还请二位少侠笑纳。”

“大人,您这开玩笑嘛。我们两个人也大人您才救人,大人又何须破费。”个直肠子,也和人绕弯子。

脸顿时就冷下,但这大人可变脸届翘楚,于脸色变:“瞧宫姑娘你说这叫什么话,本官怎么说也父母官,还要为百姓们出份力。还有啊,我看二位江湖人士风餐露宿,二位若有心可以随本官到府中小住几日,让本官也聊表谢意好好招待招待你们。”

林隼斜眼看看两口箱子和正在变脸大人,“大人,我们需要您谢礼,也无心去府上叨扰。您还把这些东西抬回去吧。”

“这……好吧,小兄弟!”

“我说大人啊,您就抬回去吧,我们真需要。”这又在后面补刀。

无法,只得命人将两口箱子抬回去。这次揽人行动可以说铩羽而归,这让彻底们两人视为眼中钉肉中刺。

自从这苏妩遭遇后就直想让她离开,可苏妩届孤女,无依无靠,想要离开控制又谈何容易。

就和林隼商量着怎么样才能让放苏妩离开。依照林隼性格本想管这件事非常无奈看着多管闲事,“宫姑娘,你为什么非要管苏妩事情呢,呆在那她衣食无忧有什么好走。”

这话就让高兴,“哎,我说你这人什么思想?吃喝愁她就用走?那现在让你吃喝愁去跟着做事,你愿意吗?”

“我当然愿意,,这件事吗?”这林隼啊算给绕进去

“这当然件事。林大哥,己所欲,勿施于人。”

这两人商量好就瞒着苏妩去找,可直对苏妩存有色心大人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放貌美如花小妾。

“啪嚓嚓……”声清脆而刺耳声音响起,这可把在外面守着师爷给吓坏

师爷听到屋里声音,吓得立马跑进去。“哎呦,我大人啊,您这已经今天晚上第十个杯子。”

“气死本官们两个算什么东西,竟敢拒绝本官,还要向本官要人。”

“大人,们有眼识泰山。您能这样,传出去对您在江湖中名声好。”

“这些贱民本来要去死,现在却被这两个人坏事。你派人去盯着,若能为本官所用……”

“小人领命,大人您放心。”

看来这胖仅仅灾时作为那么简单。

再说林隼之前救下白衣少年这时已经醒转过来。想着要去感谢恩人,掀开被子后就要下床去,可却踉跄下。前来照顾苏妩看到想要下床,连忙把手里盘子放在案头将扶好。“公子,你身体还没有全好,请要乱动。”

“姑娘,你?”少年突然看到个姑娘进房间很惊讶。

“公子你别害怕,你之前和村子里样染上疫症,我来照顾你。”苏妩见少年很惊讶连忙解释道。

“我叫苏妩,公子你就直接叫我苏妩就好。这公子先前衣物,我已经替公子洗过。”苏妩递身白色衣物给少年。

没怎么出过家门少年第次和女孩子怎么接触,脸红跟个猴屁股似得,那还管什么淡然淡然。

红着脸把自己衣服接过来,“苏妩姑娘好。”

只听到声悦耳轻笑声“公子你莫慌,我只来给你送药和衣服。还有宫姑娘道你醒来定会去感谢她和林少侠,让我告诉你用着急,明日再谢也迟。”

“哦,好,多谢苏姑娘特意来趟。”少年这时已经缓会,脸没有那么红

苏妩看这也没什么事,就想走。“那公子你好好休息,我先回去。”

“哎,苏妩,我叫楚禾。”

可能这世界上真见钟情吧,只这时楚禾还道爱个人什么样感觉。

忽然有个念头,想,好像该带个姑娘回去堵堵父母

第二天天亮,楚禾就着急地去感谢救命恩人。结果扑个空,问驿站看门小厮才道林隼和都去后山

突然隔壁房间里发出阵桌椅倒地声音,听到苏妩惊恐声音:“大人,你能这样,妾身身患会过人绝症您。”

“别废话,你个小贱人跟们诉苦,病总有治好天,你想走没门。”

楚禾听这屋里动静有点大对劲,二话说踹门就进去

看到个眉眼清秀白衣少年进来,顿时恶从胆边生,拉起苏妩就要撕衣服。楚禾看,来及思考就射出去枚飞镖,谁料这竟然有点身手,将飞镖躲过去。

和楚禾过几招发现敌楚禾,怒气冲冲地拂袖而去。

时间,屋里只有苏妩和楚禾两人,室寂静。回过神来楚禾看到衣衫苏妩也道如何安慰,只能脱下自己衣服给苏妩披上。

身上衣服给苏妩久违温暖,但这温暖让苏妩敢贪念。她刚要将衣服还给楚禾就被楚禾给阻止,“别着急还,我道到底有什么事,也会安慰人,你先好好休息。”

声哽咽传入耳朵,“多谢!”

林隼和都从后山回到驿站,看到楚禾从苏妩房间里出来,眼睛瞪得有铜铃大。“你……你怎么会从苏妩屋子里出来。”问楚禾。

楚禾看着,问出自己疑问,“她和那个会武功胖子到底什么关系。”

“会武功胖子?”觉得自己并没有在这里看到过什么会武功胖子,“这没有什么会武功胖子啊,讨人厌胖子倒个。”

和你说个人,什么眼力,还说自己武功高强,火眼金睛。苏妩强抢去小妾。”林隼在旁边看着怎么都想起来。

“什么!那个胖会武功?”压根就没有仔细观察过

林隼和说看就想吐,根本会去仔细观察形态举止、动。

“哦,对。姑娘可宫姑娘?”楚禾想起来自己来找恩人

笑:“本姑娘错,你来道谢?”

“正,在下楚禾,多谢宫姑娘和林少侠救命之恩。”

林隼摆摆手说必,笑眯眯地说:“道谢就,你出下你诊金比较实际。”

这楚禾大少爷个,长到现在,那有什么人敢朝伸手要钱,这让着实有点措手及。

“干嘛?要诊金很意外吗?我又观音菩萨转世,当然要要钱。”

这楚禾心想再怎么样也能在个小姑娘面前丢分,于说:“姑娘您说笑,怎么会意外。只过在下出门游历,身上没带多少钱,待我飞鸽传书封给家里,到时候姑娘您想要多少诊金要多少诊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