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窦初开

小说:鲜衣驽马少年时 类别:悬疑小说 作者:陶然此心 字数:2803

就这样,心想要拿回那块玉牌继续练邪功知县大这个月黑风高夜被自己雇去杀杀手烧死林隼房间,整个驿站都付之炬。

这知县死法可谓是多行义必自毙,至于林隼这时候早已经隐秘行踪离开驭龙村。

火势越越大,惊动整个村子。村民们第次看那么大火,有知所措。村长想起这驿站里还住着他们村救命恩,驿站后面宅院是知县大院子,这火势太大已经快要蔓延那宅子。村长心想如果烧坏知县大宅子他们可就吃兜着走,如此想着,村长赶忙带着众青壮年去救火。

火势被控制,可是驿站已经化为片废墟。大家驿站废墟里并没有看林隼四,但是却看五具被烧焦尸体。

其中具圆滚滚烧焦尸体自然是知县大,驭龙村等看这般场景皆是惊惧交加。因为死里面有知县,所以他们压根敢报官。毕竟夜之间,连通知县共死,这是件多么可怕事情。

可是,死毕竟是方知县,这消息如何能够瞒得下去。

正所谓这纸是包住火日过后知县驭龙村被烧死事情还是传朝廷耳朵里。

皇上听知县被烧死,可忧愁。这皇帝同身边老太监说:“老徐啊,这驭龙村知县事你是怎么看?”

徐老太监弯腰对那袭黄袍既谄媚又恭敬:“皇上您自有您定夺,老奴怎敢妄加揣测。”

“你个老狐狸,说话永远都是怎么滴水漏。那被烧死知县是如嫔舅舅,如嫔如今也算是得宠。她舅舅死,她是无论如何也要闹上,这后宫前朝江湖真真是要把给折磨死啊!”

都道皇帝,当皇帝想要什么就要什么,但徐老太监看着眼前这个十岁登基至今也过才二十有年轻帝王,觉得他年纪轻轻就要以己之力保持后宫前朝以及江湖平衡,真是太累

皇帝最后还是派大理寺前去驭龙村去调查,至于死舅舅如嫔却是个智之。如嫔日日宫中哭二闹三上吊,吵着要替她那作恶多端舅舅报仇,久而久之,皇帝渐渐失去耐心,索性管她,反正宫里从缺制衡棋子。

只是这大理寺皆是群干吃白饭没本事,如何能够识破林隼四调虎离山之计。

话说这四连夜离开之后,并没有走远,而是躲驭龙村从未有去过后山山洞里。

这俗话说得,最危险地方就是最安全地方,众本就以为他们已经和知县起被烧死驿站里,自然会想他们会藏离村子这么近地方。

苏妩和楚禾都是自幼被家里娇养着长大,苏妩还,能吃苦。楚禾就,大少爷之前大病场,自然更加挑剔环境。两日内絮叨山洞地,要出去找客栈,知道被宫语压着打多少遍。

,林隼出去打猎带回两只兔子和三条鱼,刚洞口就看出去捡柴火宫语已经回,只过又追着楚禾满山洞跑,苏妩娴静旁,看着打闹眉眼弯弯。

“林大哥,你回,赶紧帮我逮住这个王八蛋。”宫语满头大汗、气喘吁吁、双手叉腰看着躲苏妩后面楚禾,吵着要让林隼把那缩头老鼠给捉出

将打猎物放简易制作桌子上,“小楚兄弟,你又怎么惹宫姑娘……”

“你问这个母老虎。”

“你说谁母老虎,又想挨打?”宫语听楚禾说母老虎三个字动动手指,发出咔嚓咔嚓声音,冲楚禾扬扬拳头。

楚禾被吓得再次躲苏妩背后,只露出个脑袋,“本就是母老虎吗。我只是练镖时候小心把你药材弄乱而已,再整理,犯得着怎么追杀我这么长时间吗?”

说还宫语更,“你还意思说,我药材放洞口晒着,你要练镖会往山洞里面去点吗?山洞那么大,我药材碍着你吗?”

“小楚兄弟,这就是你,对于医者而言出门外药材是必备。你把容易整理药材弄乱还怪家对你凶,这样。”苏妩软软地劝着架。

林隼看着三或闹腾或安静,自己默默地捡起几根粗柴火,架起木堆底下点燃篝火,打算用石头磨成刀把两条鱼处理干净,烤鱼。

宫语这时已经气运丹田会,念叨几声“我和熊孩子般见识,我和熊孩子般见识……”然后转头就去帮林隼烤鱼去

“等会烤鱼我们三个吃就,楚禾没分。林大哥你说怎么样?”

楚禾虽说没有见识过宫语厨艺,但是给他饭吃对他说简直就是个晴天霹雳。

他连忙冲宫语面前,抖着手指头指着宫语,泫然欲泣道:“宫语你这个蛇蝎心肠,你居然想给我饭吃……”

宫语此刻正处理另外条鱼,因为石刀被林隼拿去用,再加上她嫌弃石刀够锋利会影响烤鱼口感,所以用自己随身携带银质小刀。

楚禾跟前泫然欲泣控诉,她扬扬正刮鱼鳞小刀,楚禾看大片大片鱼鳞被小银刀毫费力地刮下,噤若寒蝉。

林隼被他们两拌嘴给逗笑,石刀做工还是有点粗糙,个分神,石刀居然从左手拇指上方贴着皮肉划过。他虽然没有吭声,但是却被苏妩看,“林大哥,你手……”

“无碍,过是小心蹭破点油皮。”

宫语这时已经把第条鱼处理拿去烤,转头就看林隼把手给弄破,她立马拿走林隼手里石刀和鱼。把林隼手拉过检查伤势,弄得林隼挺

林隼抽抽手,没抽出,“宫姑娘,我真没事,层油皮而已。”

“而已?身上没有处是可以随便,如果你对你自己都那么随便,那你对别又会怎么样?”

林隼扬下嘴角,略带苦涩,“我……只是。”

“没有会习惯,伤口处理,我出去打点水。”宫语拿起水囊就出去,只留下林隼呆滞洞口。

前去打水宫语路上都很是心慌意乱,她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紧张

这种紧张感觉和她看山里面小动物受伤时候难过样,和她行医时看饱受病痛折磨时候焦急样,和奶奶生病时候焦灼也样。她感觉心里麻麻,痒痒,就像是有蚂蚁咬嗜她心脏样难受。

宫语捂着心口想自己是是又潜心疾,想自己是是要给自己调理下身体

可是她知道自己只是情窦初开,未经历过情之少女并知道喜欢种什么样感觉,也并知道自己爱上过情之就是美朦胧吗?

宫语走河边,盯着自己水里倒影看久,掬捧水,拍拍脸颊,晃晃脑袋。将脑袋里那些莫名其妙念头给晃出去,然后把带出四个水囊装满水,提着满当当四个水囊回山洞。

这时,山洞里,鱼香味已经出,本想着没有任何调料烤鱼会很难吃,但是宫语烤鱼却让食指大动。

“这鱼香啊,想这母老虎还有这手,要我们先吃?”楚禾吞吞口水,把手伸鱼上面。

苏妩拿根树枝打下,楚禾被打缩回手怒视苏妩,“你干嘛让我吃鱼?”

宫姑娘还没有回,这鱼是她烤,理应是她先吃。”苏妩软软看着楚禾,看得楚禾有点意思。

而林隼还坐洞口神情恍惚,知道想些什么。

楚禾动脑子地以为林隼是宫语气,气宫语刚才太凶。于是他笑嘻嘻地上前,“林大哥,你别跟宫那个母老虎般见识,过她虽说是凶点,但也是关心你,你就要生气。”

“楚禾,你说为什么有些会去关心个萍水相逢件小事?”林隼十分疑惑宫语为什么会因为手破这样小事就大动肝火。

楚禾:“啊?”

宫语声音中气十足传进山洞:“哇,这鱼真香,山洞里粗粗烤就能烤成这样,看本姑娘厨艺有进步。”

楚禾宫语回,被宫语压榨出奴性让他双手捧着插鱼木根,恭恭敬敬地把鱼递给宫语:“宫姑娘您先请用,嘿嘿。”

宫语接过鱼微笑着朝楚禾点点头,“看出去会,你楚大少爷上道少,本姑娘很是受用,很是受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