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得九玄

小说:鲜衣驽马少年时 类别:悬疑小说 作者:陶然此心 字数:2912

刺骨的冰寒,两人又向洞口走几步,顿时两人的脸上结一层白糖一样的冰霜。女孩子毕竟身体相对弱一点,此时已经用双臂抱紧自己微微颤抖。依旧面改色的林隼颤抖声音问:“林大哥,咱俩脸上都结霜,你怎么跟那放在井冰镇的西瓜一样。你冷吗?”

“我常年呆在极寒之地点寒气对我来说算什么。”在洞口观察老半天也没有观察出个四五六七来的林隼时才冻得快要死过去的南宫语。

眉头,已经在打摆子的南宫语,善言辞的林隼半天才憋出一句“要你离洞口远点,我一个人进去……”

倔强的小姑娘一见么一个美男子好像有点嫌弃自己,顿时乐意。南宫语立刻挺直腰板,故作出一幅横眉冷对的样子对眼前冷峻的脸,勉强稳住自己的颤抖的声线“我……我……冷,我也要……和你一起进……进去……”说顾的走进洞

林隼那呆头鹅见南宫语已经进洞立刻追上去,扶住已经抖成筛子一样哆哆嗦嗦从腰包掏出一颗御寒丹,又哆哆嗦嗦的往嘴半天也没把药给塞进嘴的南宫语。

已经被冻的神经衰弱的南宫语被一扶吓一大跳,好悬没把唯一一颗有希望抵御寒气的丹药给吓掉。南宫语眼依旧知寒冷的林隼,咬住嘴唇纠结一会还将丹药轻轻破成两半递一半给林隼。

小姑娘的脸,林隼觉得他好像从小姑娘的眼睛一种名为担忧的神色,瞬间击中他的心脏。仿佛自己无法拒绝身旁女孩的好意。

动声色地接过素白指尖上的半颗丹药缓缓放进嘴,细细品味,好像丹药世界上最好吃的东西。

南宫语么一个帅哥吃颗药愣吃出呆头鹅的感觉,觉得十分好笑。吃药后太冷,南宫语也有力气和林隼玩笑,两人一个在叽叽喳喳,一个时时的嗯啊一声,使无比深长的黑洞倒也走的挺快的。

越往深处走,寒气越浓。南宫语感觉自己像片刻之间经历春夏秋冬一般,感觉十分的美好。

两人终于走黑洞的尽头,可随之而来的顶点的寒冷,半颗御寒丹南宫语也觉得自己一刻会被冻得魂飞九天。

此时感受终于感受一丝寒冷的林隼将自己身上的狼皮衣脱来,并算温柔的用自己宽大的衣服把南宫语裹成个球。

性命攸关,林隼上身赤、裸的南宫语那还顾得上脸红,默默地将自己裹好,林隼灵活的跳进他们面前的坑,只能担忧的伸长脖子在巨坑的边缘试探。

坑底的林隼发现太深但却整个洞最冷的地方,坑有一株半开白色花骨朵的小草,在遗世独立

在上面裹的厚实的的南宫语忽然想的寒气可能性属极寒的九玄草散发出来的,如果的话懂药性的林隼肯定对付,想她立刻管三七二十一蹦进坑

“别动!可能九玄草,能乱……”南宫语话音未落,林隼的手已经碰花苞,瞬间被花苞吸住拿

南宫语来顿时,“你来干嘛,快回去。”南宫语林隼拿来的手有点想哭“林大哥,我刚想起来九玄草性属极寒,花瓣会吸收内力。”

“你的意思小草……九玄草。”林隼停止体内真气的运行将手从花上拿来。又暗中运气让坑稍稍暖和一点。

南宫语观察眼前颗可以说得上瘦小的可怜的植物,也信。可它的确在幽幽地散发寒气,她越发肯定起眼的小草他们要找的奇药——九玄草。她郑重的转头对身后的林隼说“九玄草,只过还没有成熟。”林隼顿时有种想要骂娘的冲动,虽然听南宫语面的话他更想骂娘。“我们需要用内力将它催熟,但在它的花完全开放时寒气会达鼎盛。”

半开的白色花苞在两人的内力催动缓缓地张开花瓣,宛若身白色衣裙,含羞带怯的少女正在绽放她的美丽。

花完全开,药成熟,周遭的温度也瞬间掉冰碴子的地步。林隼再犹豫,真气行至手心五指成爪,用内力将九玄草连根拔起。

林隼将成熟的九玄草怀中,却发现一直与他并肩作战的小姑娘无力地靠在他的肩膀上,原寒气入体昏迷过去。林隼只能将南宫语抱起,直山她也没有醒过来。

实在没有办法,林隼只能将昏迷的南宫语带蓉城客栈安顿来,再去城找大夫。大夫过来说没什么大碍又开副调理气血的药方给林隼。在林隼给南宫语抓药煎药的时候,驭龙村已一片水深火热。

第二天,南宫语醒过来,他们在客栈的房间知道林隼成功的拿九玄草,她心中大喜:“太好,水面的毒有解。”

林隼被房间的动静惊醒,醒过来的南宫语长出一口气。他见南宫语半靠在床边嘴唇干裂,立刻将先前倒好放在桌子上的一碗水端过去。

南宫语真的渴,也用林隼帮忙,端起碗咕噜咕噜几把碗的水喝光。喝完水觉得自己恢复过来,连忙问林隼有没有取得九玄草,问林隼才知道因为怕她一个人会出事又加上知道该如何用九玄草救人,等她醒过来一起去驭龙村救人。

急性子的南宫语一听立马火急火燎的要赶去驭龙村救人。“那还等什么,咱快去啊,那驭龙村爆发瘟疫的原因有人在他们的水源处毒。我去,那一处的水源连通周围好几个城镇的水脉。如果解毒迟的话恐怕后果会很严重。”

林隼她面色还有些苍白很担忧,“南宫姑娘,你起来脸色太好,要再休息一会。”林隼好容易才说服南宫语再休息一会,养精蓄锐。

时的驭龙村,景象远比林隼他们去探查的时候要凄惨的多。因为被投毒的水源连通周围几个城镇的水脉,所以已经有三个镇子同样爆发瘟疫,其中离驭龙村最近的青水镇最为严重。

因为瘟疫爆发的面积比较大,事情闹朝廷官府敢继续作为。朝廷派出太医院的一些精英太医,并命令爆发疫症的三个镇子所属县城的知县全力控制疫情。

久灾出刁民,更何况官府只想打马虎眼再加上所谓的太医院精英对疫情束手无策,百姓更加容易暴动。

林隼他们在蓉城休养的时候听客栈有人在议论疫症的事情顿时急,两人立马买两匹快马赶往驭龙村。

由于控制住疫情,官府决定将所有染上瘟疫的人都集中疫症的源头驭龙村,集体焚烧。

村子,饿殍遍地,一片哀鸿。染上疫症死去的人的尸体那么横陈,没有染上疫症的村民要么无力的躺要么在街道上吃力的爬行,因为他们已经好多天都没有吃过饭

林隼他们快马赶村外时,官府的人已经准备好火油要将所有被困在村子的人烧死。知县带官府的人和那些太医,那么站在村外衙役粗暴的将那些可怜的人推进那无边地狱,那么那些在生死边缘挣扎的人们。

眼前的番景象,南宫语和林隼两人再也无法冷静来。初生牛犊怕虎的小姑娘和压根知道什么害怕的少年强压二人的满腔怒火,想要走知县身前同他理论,却被知县叫衙役给拦来。

个大肚子脑满肥肠的知县,舒舒服服的摇扇子,两旁还有两个小妾在给他捏肩捶腿。

“气死我脑满肥肠直流油的狗知县居然拦我们。哎!林大哥,要咱自己去救人,通过官府。”被拦的南宫语气得直跳脚。

林隼否定南宫语的提议,“行,水源被投毒的事情关系重大,再加上现在被困在村子的人太多,仅凭你我二人之力没有办法彻底的解决件事的。”

“ 那我们怎么办,你该死的知县压根想理我们两。”

“呵!他何止想理会我们。我们堂堂知县大人正在干的好事,他现在肯定在琢磨怎么神知鬼觉的杀我们。”林隼站在前方的知县,十分屑。“我们现在必须要主动出击才能制住知县,成功的救人。”林隼让南宫语附耳过去,轻声说:“一会,我们样……”

南宫语听觉得办法还挺好的,再加上她鬼点子多稍微加工一会南宫语捂肚子,神色痛苦的对拦他们的衙役可怜兮兮的哀求“官爷,官爷,小女子突然感觉腹内坠痛,似有五谷轮回之物需要解决一,能否放小女子稍微离开一。”

一个满脸横肉的衙役南宫语一眼,回她两个字“行!”

“娘的,敢凶你姑奶奶,我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样红!”南宫语吸口气压住自己想要拔剑的冲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