宴会凶案

小说:鲜衣驽马少年时 类别:悬疑小说 作者:陶然此心 字数:3098

语和楚禾讨论诊金事情,讨论正开心时候,驭龙村新村长过

新村长离老远搁那招手,隔个半里地南感受他那滚滚如黄河之水热情,扑面而

“林少侠,南姑娘,可算二位。村里人感谢二位救命之恩,咱们小村小户也不道该如何感谢你们,大家合计请二位吃顿。没什么好,都家常菜,请个县城戏班子,还望二位晚上定得去。”

要让林隼自己回得话,以他性子肯定会拒绝。但南语自幼活泼好动,喜欢凑热闹,二话不说拉着林隼答应村长邀请。

村长走之后,楚禾还想要向南语询问苏妩事情,林隼却说事情得楚禾自己去问苏妩。

点南语表示非常赞同林隼话,毕竟那苏妩私事,他们若擅自告诉其他人对苏妩不尊重。

因为要宴请救命恩人,村子里早早热闹,戏班子晌饭过后村里。

林隼下午直在驿站院子里练剑,还被南语嫌弃会,“林大哥,你只会练剑,早上刚在后山练过,现在又练。”

开始还有心情欣赏美男练剑,看觉得十分无聊去房里整理自己早上从后山采药材

个下午时间大家都在各干各事,林隼直在驿站院子里练剑,南语则直在房间里整理清晨才回药材。

苏妩因为早上事情情绪直不高,她本打算将衣服还给楚禾,但楚禾早不道跑哪去。于她只能看着那件白色衣袍,思绪不道飘哪去

至于楚禾大少爷吧,本大少爷个,个地方还被父亲逼着出门历练。所以在他看,没有什么事情值得他烦恼上半天,于他开心去逛街……

时间吧,旦人没事干会跑得飞快。不大家各自事情都还没有干完,尤其语,她药材还有半没有整理好,已经快宴会开始时间。

不过让大家都感膈应县非要与他们同行,道去戏台。

语在屋里听县过,暗骂声,走院子里。她道院子里那位大爷不会搭理句话

不,南院子里县和他跟班很尴尬地杵在那。而咱林隼大爷剑倒不练,改喝茶

看连忙向县十分不走心地道个不,“哎呦我县大人,您怎么?”

县有意拉拢两人,再加上武功未成,道自己肯定打不过林隼也配合着南语打个哈哈。

个,南姑娘,村长上午说要设宴招待我们。本官看着时间也快,不如我们同前去如何?”胖县说话时候,眼神直往南语身上扫,腻得跟油样。

语心想说什么也不能和着不怀好意块走,装不舒服。“哎呦,县大人实在不好意思,我捣鼓药材,会子有点头晕眼花得休息会。大人您恕罪。”

人家小姑娘话都说份上县也不能在没脸没皮硬拉。毕竟物极必反道理咱们县大人还懂那么点点,不然他早死

“那本官先去,南姑娘你好好休息,切莫误时辰。”县还在不舍看着南语。

“大人您放心,我们绝对不会迟,您快去吧!”

县终于走,南语好不容易松口气。林隼放下手中茶杯,微微笑,“既然不想与那狗官虚与委蛇,为何还要般委屈自己。”

语听林隼对面,倒杯茶往嘴里灌,林隼已经不及阻止茶已经被她喝完。“我林大哥哎,民不与官斗啊。之前给他下毒实属无奈,现在如果再和他正面刚话倒霉我们自己。”

“你倒能屈能伸,说有理,在下受教。”

“那自然,我奶奶教好,过奖……哎,你笑!”眼前人微勾嘴角,不迷乱眼。

林隼听,立刻又板起脸。

让南语十分不满,“切,长得么好看非要想不开天天装高冷。你准备下,我去叫下苏妩。”

“苏妩姐,宴会快要开始起去啊。”南语推门进屋苏妩在盯着楚禾衣服在发呆。

“苏妩姐,苏妩姐……”

苏妩好不容易回过神,不道南语叫她要干嘛。

语告诉她村长邀请大家去参加村民们办宴会,可苏妩却不想去。

语没办法只能跟她撒娇,“苏妩姐……去嘛,你当陪我去好。今晚宴会肯定很无聊,你当行行好陪我去聊天,你自己也顺便散散心,好不好嘛。”

苏妩被只比自己小几天姑娘缠得实在没有办法,只好去里屋换件得体衣裙,陪着南语出门赴宴

至于那楚禾大少爷,在街上逛时间快慢悠悠晃荡戏台那,看着村民们布置。

宴会开始县坐在首位。村长领着村里几位德高望重老人,个个给他们进酒。

宴会上,个妇人端着菜进。没有人看个妇人把菜端县面前时候,浑身都在颤抖。

县身边师爷对后面衙役使个眼色,个衙役悄无声色消失在人群之中。

戏台上戏唱出《徐策跑城》

“湛湛青天不可欺,非善恶人尽

血海冤仇终需报,且看早与迟。

薛刚在阳河把酒戒,他爹娘寿辰把酒开。

三杯入肚出府外,惹下塌天大祸灾。

打坏天佐张天佑,张泰门牙打下

太庙神像俱打坏,太子金盔落尘埃。

俱家绑在西郊外,三百余口把刀开。

如今发人马,青龙会还有八百兵。

前面已金栾殿,急急忙忙去见君,

老夫上殿奏本,本往上升。

万岁准本,君臣。

万岁不准我本,紫金城杀个乱纷纷。

往日行走走不动,今日行走快似风。

三步当作两步走,两步当作步行。

急急忙忙朝前奔,老夫上殿把本升。”

台上戏正唱**,听得懂听不懂人都能感觉气氛随着戏内容正在高涨着。

林隼自幼被困在雪域自然不懂戏里唱什么,不过林隼有个优点,那不耻下问。他朝着南语那靠靠,“嘿,你台上戏唱什么吗?”

道啊,我跟你说,戏台子上正唱着戏叫《徐策跑城》。唐朝神龙年间,阳河守将薛猛之弟薛刚,进京为其父薛丁山祝寿。薛猛特制戒酒牌块,再三告戒薛刚不得犯戒生事。谁薛刚进京后饮酒大醉,仗着醉酒打死丞相张泰之子,打碎小王子头顶金冠,还闯入太庙把张泰之父张土贵等班奸佞神像砸个粉碎。

张泰闻大怒,将太庙中君臣神像统统砸碎,上殿告状,嫁祸薛刚。可怜薛家在京三百余口遭满门抄斩,唯有薛刚逃脱。朝廷派人赴阳河捉拿薛猛夫妇,薛猛忠于朝廷,不听部将宋林、韩飞及夫人马氏劝说,毅然交出帅印。

薛猛夫妇及幼子薛蛟被押至法场,老太师徐策不忍薛家灭门、忠良绝后,用亲生儿子徐金斗换下薛蛟。

十七年后,薛蛟长大成人,文能五经、武能举鼎。徐策在薛氏门遗像前向薛蛟说明身世,劝他上韩山找薛刚夫人项三娘搬兵,合力复仇,灭除奸佞。徐策待薛蛟与薛刚家会合,出城拦住薛家兵马,晓以大义,并弃马舍轿,兴冲冲步行皇,上朝奏本,为薛家鸣冤叫屈。朝廷终于明白真相,奸佞张泰受严惩,薛家冤仇得报。”

时楚禾过个热闹,听他们在讲戏,立马。“姑娘说没错,戏吧,讲忠臣惩奸佞事。可当着咱县大人面,不好吧。”

“切,有什么好不好村长看着肚子里没多少墨水。肯定冲着忠臣俩字,想拍个马屁。”

“没错,还姑娘看实在,可村长马屁拍马腿上去喽。”楚禾伸手拿壶酒给旁边两位救命恩人斟酒,“不过林大哥你非常强烈啊。”

话题扯林隼身上,不善交际林隼只好尴尬咳嗽声,端起酒杯掩饰尴尬。

觥筹交错之间,酒酣耳热之时,席中暗藏杀机渐渐初现端倪。

突然,声尖叫打破属于酒席平静。

“啊!有死人……”

大家都慌,只有道事情原委,于他不要脸站起说要主持大局。

“嘿,无利不起早县会主动地主持局面?”南语看着眼神仿佛天要下红雨样子。

相比之下林隼比较淡定,“我们去看看尸体吧,那些人都些草包,查不出凶手。”

死者位四十多岁妇人,刚从井里捞出,浑身湿漉漉。因为处理灾情,所以没有带仵作出只好麻烦太医验尸。最后太医验尸结果,死者自己溺水而亡

在太医验尸时候,南直在观察尸体,可上上下下回回看个遍也没有看出什么疑点

众人自己溺水而亡,顿时作鸟兽散。县刚要宣布结案,被林隼打断

“林少侠,你不让本官结案,有什么不赞同太医验尸地方吗?”

林隼提下衣袍,确保衣服下摆不会被尸体流下水沾。然后,蹲

他用随手捡根树枝指着尸体脖子,“你们看!”

岁数大,皮肤松弛耷拉下道褶子吗?大娘脖子上不好几道吗。”楚禾实在看不明白。

林隼又用树枝将所谓褶子拉开,竟道深可见骨剑伤。还在现场众人看都倒吸口凉气。

县身后师爷微微下,被个眼刀扫过去,不抖。南语惊叹于尸体身上伤口那么整齐、完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