旦夕祸福

小说:鲜衣驽马少年时 类别:悬疑小说 作者:陶然此心 字数:2806

见出去了趟回来后,直和她对楚禾竟然变得如此上道,自然十分受用地级接过烤鱼。

吃完烤鱼之后,楚禾几人深感厨艺之好,觉得还没有吃饱,便央又烤了只兔子。四人之中除却苏妩皆习武之人,阵大快朵颐以后,练剑练剑,练镖练镖,各干各事。

时光在平静时候总过得很快,眨眼瞬,日头便已挂在西头上了。而这时候被皇帝派到这驭龙村来查案大理寺官员还没有查出来个子丑寅卯来,于这位大理寺官员决定发挥他身为个官场中人优良品质,给朝廷和驭龙村百姓来出欲盖弥彰、装聋作哑。

查案大理寺官员向上面汇报说知县确确被驿站不慎走水给烧死,这上面下面人除了个如嫔之外其他人自然不置词。夹在中间查案大人自然就十分开心地回京,回他温柔乡里了。

所以说这能在官场混那么长时间人,哪个不猴精猴精,长袖善舞,八面玲珑。可就没有人愿意把这份精明用在造福百姓上面,而这芸芸众生中大多数人何尝又不只为自己想。

我们林隼四人悠哉悠哉洞里好吃好喝待了三天过后,发现朝廷人全部走光了,简直不要太开心。

四人藏身三天里虽然有过不愉快,但欢快多过摩擦,快乐比生气要多。年青人友情总来得莫名其妙又无比纯真,几天相处让他们自然而然成为了最好朋友。

生活需要仪式感,更何况结拜这样大事。

由于上,没有办法将结拜所需东西全部准备到位。于四人在洞口跪下拜了天,也拜了地。发下誓词:“我林隼/我/我楚禾/我苏妩,今日在此对天地义结金兰,从此四个人条心、条命,绝不背叛。如违此誓,天诛地灭。”四碗酒喝完,敬了天,又敬了地。

结了拜过后,四人商量先陪回趟家看看,然后等林隼和苏妩两人彻底安顿下来,再补次结拜仪式。

,年少四人怀各自对未来期许,在燃堆篝火洞里,缓缓地进入了梦乡。

夜,在盘龙小院里,和身后站黑衣人不知道在商量什么,只感觉十分痛苦。

黑衣人:“还在犹豫什么?我们培养她不就为了替主上报仇吗?为什么要心存不忍?”

在脚边蹭小梅儿:“我们非要如此吗?报仇方法有很多种,为什么要对她这么残忍。老头子,我们两个已经半截入土了,为了主上大仇我可以将我生都奉献出去。可儿她还那么小,她人生还有很长啊!”

“这事没得商量!若不做,我替做。”黑衣人手起剑落,刺入了胸膛。曾经最亲密人,不可思议缓缓闭上了双眼。

长剑自胸膛中被拔、出来,又被扔下,不死心在地上乒乓蹦了两下,仿佛在埋怨自己主人为什么在伤害了最亲密人之后又要抛弃他。

黑衣人接住滑落下身子,紧紧地搂住,“老婆子,对不住了,生已经看得到尽头,所以我只能寄希望于小主子了。待到小主子复兴大业完成之时,我会来陪。”

脚边鹿仍在悲鸣,黑衣人将小院弄乱,制造了匪抢劫景象。看了眼蹲在尸体旁瑟瑟发抖小鹿,给了它剑,“她个人孤单,便去陪她吧,放心我会保护好主子。”

黑衣人走了,只留下了满院狼藉和鹿两具尸体。哦,不对,还有那夜幕上几颗闪寒光星星。

而此时全然不知道自己家里发生了怎样变故,她做了个梦,梦中她带自己好朋友回到了盘龙小院,和她做了大桌好菜来招待她朋友们。直郁郁寡欢苏妩终于笑了,就连林隼这个万年大冰块也笑了,只不过笑很浅罢了。梦到了好事,自然睡得也好,嘴角挂丝微笑,不想被旁还没入睡林隼看了个正

梦里有什么,竟让笑得如此甜蜜?”好奇姑娘梦境林隼此刻嫉妒可以做梦

这世上人都会羡慕能够做美梦人,如果梦,沉迷不醒又有何妨。

天亮了,晨曦洒向大地,温暖打在幕天席地人们身上,像母亲温暖手,缓缓地唤醒沉浸在睡梦中人。新天开始了,人们又要踏上征程,踏上旅途。

伸了个懒腰,“哎,林大哥,醒啦。”

“天亮了,将他们两人喊醒,我们该启程了。”

“两个大懒虫,起床啦。我们今天可要走路呢。”

楚禾被喊醒,蹬了蹬两腿,伸了下懒腰:“母老虎想干嘛?这天刚亮就要把本少爷喊醒,居心何在。”

林隼站起来踢了踢满嘴抱怨楚禾:“小子别欺负妹,我们今天要陪她回家看,之后还要清债。”

“好好好,我起还不行吗。吃人嘴短,拿人手软啊。起床喽。”

这虽说楚禾个老爷们,但人家点都不糙,起个床磨磨蹭蹭了半天,林隼三人都已经去河边梳洗完毕了,他还在穿外衣……

番折腾下来,四人易容去镇上吃了早点,然后跟往盘龙方向走去。路上清水秀,景色很怡人。

路上,四人有说有笑、欢乐开怀。走累了,便从路边果树上摘几颗野果,充个饥;渴了,就在河里喝口水顺便在洗把脸;这段路走得实在令人心旷神怡。只有楚禾,这个娇惯大小少爷,十分不满想要骑马,这样会快点。

“大哥啊!这日头这么大,我们还骑马走吧,等会还要爬呢。”楚禾拖他那贯娇贵身子,十分疲倦向大哥请示。

看这楚禾累成了副狗样子,十分嫌弃自己早晨刚结义小弟,“看这副废柴样子,才这点路就不行了。多走点路吧,姐姐我好,本身身子就比较羸弱,染上瘟疫后更如此,需要多锻炼锻炼。”

就这样子路走,打,在傍晚之时,四人可以说磕磕绊绊走到了盘龙脚。“不对啊,这上很怪。”楚禾吸了吸鼻子,跟说。林隼此时也感到了有点不对劲,“我也感觉这有点不对,要不我们先别进去?”

小手挥,“不碍事,我很厉害,这上不会有危险。我带们上去吧。”楚禾拦住:“大姐,被血洗过了吗?为什么会有股子血腥味。”

“血腥味?难道在杀鸡不成?她这把年纪我不让她等我回来再杀吗,真。”就抬脚爬了,林隼他们没有办法只得和起爬

这越往上走血腥味越重,再加上这楚禾鼻子比常人灵些,险些没把他给熏晕过去。楚禾捂鼻子踉跄了下,正好往苏妩身上到。苏妩:“小禾,怎么了?”

“苏妩姐,我没事,就这血腥味不像鸡血味道啊,我们还快点去看下吧,别真出事了。”

因为楚禾越走越觉得血腥味有点不对劲,四人也察觉到了中阴郁氛围,乌云笼罩在上方。黑云压仿佛要被这乌泱泱乌云给压塌,在这漫天血腥味和沉重乌云里,四人渐渐接近小院,接近过程中脸色渐渐失去了血色。

终究还推开了那扇原本充满生机而现在死气沉沉门扉,推开瞬间,觉得自己天地都崩塌了。院子里片狼藉,和小鹿尸首就躺在院子里。

天边道闪电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漆黑厚重乌云里刺穿出来,噼里啪啦响雷滚滚而来,几滴雨滴到了他们脸上,片刻之间,大雨倾盆而降。雨滴打在了院子里地上两具尸体上,打在了四个人身上,冲刷地面。苏妩、楚禾看站在尸体前浑身笼罩绝望,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个刚刚失去至亲人。看身旁立在血水中女孩,看她紧咬嘴唇,颤抖双肩,在大雨中显得格外单薄身躯以及女孩空洞神情,林隼只觉得自己心中酸胀得疼痛。

不知哪里来腔勇气,林隼把将拉进怀里,紧紧地将浑身冰冷,直在颤抖姑娘搂在怀里。从进了院子看到和小梅儿尸体后,只觉得天崩地陷,周围边混沌冰冷,冷到让人崩溃又让人绝望。直到股暖流撞破那混沌黑暗,让她周遭冰冷渐渐回温。那温暖让身处绝望中十分贪恋,她觉得自己好冷好冷,那包裹温暖她唯救命稻草,于她拼命地想要和温暖靠得更近,拼命地想要抓住温暖源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