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医心切

小说:鲜衣驽马少年时 类别:悬疑小说 作者:陶然此心 字数:2753

倾盆的雨之女紧紧地相拥起,彼此相互取暖。雨水终于将满地鲜血洗刷干净,这洗涤万物的雨水不断地打激起层层的白雾,竟然有种飘渺之感。如果是不知前应后果的人前只怕是会以为这方小院乃是处仙境,而这仙境之中有两位正遭劫的仙人相拥

当然,这切只是幻想,只是楚禾苏妩两个人的幻想。切回归现实,那个嬉笑怒骂、快意恩仇的母老虎刹那之间遭此飞横祸,让人百感交集之不知是该叹该怒还是该当如何。

雨停,乌云散,就好像是天的仙人觉得人间的罪孽都被这雨给冲刷干净

林隼低头向怀中看,怀里人已经精疲力竭晕,让身后两人帮老人家和小鹿入土为安并且搜寻线索,然后就将晕的南宫语抱进屋里。

清俊的男温柔地将怀中的小姑娘放,轻手轻脚地替她掖好被角,原本清冷的眉眼中有抹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的柔情与怜惜。林隼用手探南宫语额前的温度,发现她发烧场暴雨淋怎么能够不发烧。他里打盆冷水,将块布湿透拧干替南宫语擦拭头脸和双手。

此时,院里的片狼藉已经被苏妩和楚禾收拾干净。楚禾棵人粗的树,掌风劈断,三五除二地将树的树干从中间分为二,又劈成两块木板打磨光滑后将奶奶和小梅儿的尸体置于两块木板之。苏妩看到尸体身光滑平整的木板,暗自惊叹于楚禾那比较浑厚的内力以及他那手娴熟的木匠活。

林隼用湿毛巾帮南宫语擦拭会还是没有退烧,他把湿的毛巾放南宫语的额头。打算出门给南宫语请个夫回,就到院里跟苏妩两人交代些事情:“苏妩、楚禾你们两个人把院收拾好照看小语,她发烧,我趟镇请个夫回帮她看,然后再给她抓药。”苏妩朝林隼点点头“放心吧林哥,我们两个会照顾好小语的,你早早回。”

林隼交代好这些事情后就,因为不久之前刚过雨,所以山路泥泞难行,这就加深林隼山请夫的难度。磕磕绊绊的行至半山腰处的条河处,这河不深不浅但偏偏人不能直接趟过,水流又很急,林隼对山的必经之路实有点发愁,“先前的雨引起塌方将其他几条山的路都给堵,小语现高烧,是肯定要夫的。”

林隼思考该如何过河的时候,远方传叠声的呼救,山心切的林隼本是不想管那个呼救的人的,可是那个孩的呼救声实是太过凄惨。几乎是本能的,跳进湍急的水流里,循声音拉住那个孩。结果个猛浪拍过,两人只能被湍急的水流给夹带游流,林隼路护的那个孩,后背被毫无保留的送向暗流中的石头。

顿昏天黑地过后,林隼又被迫停,后背低块礁石,怀里抱个孩

林隼回过神才发现,水流将他们往游带,正好快到山脚的被块礁石给拦住。定住心神,忍住后背的疼痛把已经被折腾的混的孩。小孩因为直被林隼护倒也没受多的伤,只是喝不少水进,水呛人也就有意识。

林隼见人好像没事就直接站起准备走,结果被悠悠醒转的小孩拽住衣摆。他回头望,只见瘦得可怜的小孩水汽蒙蒙的眼睛,“哥哥,你可不可以不要走?”

这林隼这个人吧,五六岁的时候就被人给捉到雪域,个人过到,要说陪伴也只有雪域里的动物,他压根就不知道什么是怜惜,刚刚就这孩也只不过是本能罢。所以这孩拉住他副要哭的表情,让他有那么瞬间是不知所措的,但他立刻立刻摆张冷脸将孩的手扒拉,“小你已经醒,我有事,你别再跟,听到没有,自己快点回家。”

哥哥,我是女孩……”

林隼:……

“那你就更别跟。”说完林隼头也不回地就走

连串的折腾,天色已晚,雨又淅淅沥沥的。林隼不知道还能不能请到夫和他山,但是南宫语还烧,他只能家医馆家医馆的问。

这时的他已经问到第四家,这座离山最近的小镇只有这四家医馆,但是每个夫听说要山纷纷摆摆手,拒绝林隼。

其实这个镇的绝部分人都受过南宫语和她奶奶的恩惠,奶奶世时经常山四处义诊。这四家医馆的夫曾经染过种怪病,若不是南宫语和她的奶奶,他们现哪里还能安然坐医馆里面收钱看病。可就是这样,当他们知道曾经救过他们性命的人如今生病被困,就仅仅是雨引发塌方便没有人愿意冒恩。

的小院里同样是片焦急无奈,南宫语的烧越越高,口中呢喃奶奶。苏妩急得没有办法,只能直用湿布给她擦拭裸露衣服外面的肌肤。苏妩朝厨房吼:“楚禾!你什么时候才能把姜汤给熬好啊,再不好小语要被烧傻。”

,我男人,第厨贡献给母老虎,你要有耐心嘛。”说话间楚禾端碗黑乎乎的汤汁进。苏妩皱,“你这第厨还真是令人惊艳……”

“姜汤嘛,有药效就好,你咋那么挑刺呢。”

苏妩无奈只能让楚禾把南宫语扶起,然后点点把这黑乎乎碗汤给南宫语灌,“好姜汤,等会捂身汗,先把今天晚给对付过,明早哥要是还没有请到夫回我们就带小语山。”

再说这林隼连被四家医馆的夫拒绝,正打算再点的镇试,结果感觉有点不对劲,总感觉身后有人跟踪他。于是他打算前面的酒馆里把跟踪他的人甩掉。结果到酒馆想要甩掉那人时发现跟踪他的是白天救的小女孩。

小女孩跟到酒馆,发现自己直跟哥哥就不见,急得她团团转,眼看就要哭出双熟悉的靴她的眼前,虽然这双靴很普通很普通,但她觉得这是这世最最好看的靴,穿靴的人是这世最最好看的人。可是这人点都不温柔,看冷的吓人,但他为自己意的人急。

“你为什么还跟我?”这声音很冷,和白天差点淹死自己的水样冷,小女孩这样想。

哥哥,我没有地方,我可不可以直跟你?”

“你为什么想要跟我?我行走江湖之人居无定所,你跟我吃顿没顿,只会吃苦。而且我现有朋友生病,我没功夫管你。”林隼说完就往酒馆外走。小女孩还是跟,不管林隼怎么说,她就是要跟

这时,位老者叫住林隼。林隼回头看向老者悬整天的心终于落地。

林隼跪相求王太医,请求他随他救治南宫语。王老太医见他神色焦灼忙问道,“林少侠南宫姑娘出什么事让你如此焦急?这孩又是怎么回事?”

不及解释王老太医还是快随我山看看小语吧,这孩回头再聊。”这边话音堪堪落,林隼已经拉老太医就往山跑刚跑没两步忽然想起自己现个小尾巴,扭头就跟孩说如果想继续跟就自己跟他们后面,然后头都没回的拖老太医跑

救人命胜造七级浮屠的原则,可怜的王老太医是拼把老骨头被林隼拖,而那个小女孩声不吭的跟林隼后面哪怕是因为体力的原因时落后,也会追!可是王老太医毕竟年纪会是实撑不住脚步扶药箱喘粗气,“不行不行,林少侠再这么跑老夫这把老骨头还没等山诊治就已经散架……”

,我背你!”

林隼就这样路背老人踩到个泥坑那被树枝拌踉跄,磕磕绊绊的山。

,楚禾两人看烧的越越厉害的南宫语急得像热锅的蚂蚁。苏妩握南宫语滚烫的手强忍泪意,楚禾已经准备另寻办法,还好这时候林隼背老太医回老人背当即询问病人的状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