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官之人

小说:鲜衣驽马少年时 类别:悬疑小说 作者:陶然此心 字数:2953

林隼这时候朝她眼神暗示一下,她一边继续告着饶,一边暗中从腰包里掏出痒痒粉默默地撒出去。

先是那个凶南宫衙役觉得身上有点痒,就挠一下,接着那些衙役都挠一下自己,再接着挠痒越来越多。

“哎呦!哥们你帮挠一下背。”

“哎,正巧,也想让你帮挠一下背。”

“撕……这怎么还月挠越痒天。这感觉是从骨子里渗出来痒意。”

哥,现在真好像把身上肉给刮,真是,哎呦……快帮挠挠……”

一时间里,所有衙役都感觉自己痒要死过去,一位太医感觉对劲。

这位胡子花白太医拱手对知县说:“知县,依夫多年行医经验,这些衙役们是中”知县一听就炸,“什么,重重守卫之下,匹夫你居然跟本官说有下毒。”知县推开身旁两个捏肩捶腿小妾对手下怒吼:“你们还快给本官去查,本官倒要看看是何方神圣敢在本官眼皮子底下下毒。”

爷,您消消气,这些肖小怎么能敌得过英明神武,让妾身来给您捏捏。”被推开一个小妾柔媚缠上知县臂膀,而另一个小妾眉眼低垂,好像有什么心事一样。

太医看一眼正在暗暗开心南宫和安静得仿佛跟周围是一个世界林隼,觉得像是一般

又听哎呦一声,原来是知县。只见扭动着自己肥胖身躯“好痒,好痒,你们快过来给本官挠挠。”四周知县话都下意识向后推推,包括那位柔媚小妾。

四周空气突然安静下来,片刻之后好像都反应过来什么,一窝蜂,面带微笑朝着那个肥胖中心拥去“,小/妾身来替您挠痒。”

看见知县也中毒,林隼对在一片混乱之中笑得腰都直起来南宫说:“南宫姑娘,怎么知县也中毒,你是是玩过火啊。”

“没有,没有……是故意让这胖知县也中毒,等着吧,有好戏看。”笑得岔小姑娘对着男子笑得眉眼弯弯。

一直关注着们两太医在知县稍微缓一会时候,对知县笑道:“知县,依夫看众忽然奇痒无比这件事们可以求助一下被捆住这两位小朋友。”

知县一听,十分疑惑看向之前被捆“小朋友?们能有什么办法解毒”。太医笑笑,“们二当然会有办法,而且非们二莫属,等这一众太医也是束手无策。”

太医对知县提议让林隼二来解毒,知县信。知县心里心思百转:“这匹夫说这两能解毒,可这两个毛都还没长齐穷鬼怎么可能是能够解毒。”

思量过后,知县咳两声清下嗓子,摇着扇子,装腔作势向两走过去。在被捆着面前站定,装腔作势打量一番,有装腔作势口:“咳咳,听太医说你们两个小鬼有本事治这奇痒,你们行吗?”

林隼冷漠一眼装腔作势知县,并打算和说话,这个时候性子活泼一点南宫就派上用场。南宫弯腰向前走两步,让自己离知县近一点,近乎谄媚笑:“们两个当然有本事解众位奇痒,只是们兄妹二是这村子里们还有亲在这村子里。还烦请您……”

“什么!本官就知道你们二没按什么好心,看来你们也没什么本事,还是杀吧。”知县一听两要进村子立马就跳脚

太医笑眯眯过来,意味深长看着南宫,竟然替们向知县求起情。知县凑近太医:“王太医啊,解这痒毒真们两个可吗?”“是。这毒拖得,您看这些衙役,你自己也快受是吗。”

“可是……王您又知道这村子里现在是个什么样子。这兄妹两父母可能早就死,现在让们进村岂是……”知县皱着油腻眉头,愁很。

林隼见知县这时候已经有点松动,就又添把火。知县面前“,众位官爷知因何缘故中这如此奇毒,王既然已经说,草民想这毒也只有兄妹二能解得诸位这燃眉之急。”

“这……是本官让你们进去,实在是你们这村子里发生事情,本官也是奉命行事啊。还望小兄弟通融通融。”

林隼听知县这么说,心中暗暗冷笑面上却做半分改变,还是笑脸相迎:“啊!是草民帮您,实在是草民也无能为力。会解毒是家妹,可是她离家多年实在是想念父母,这……还望体谅咱游子思乡心情。”

爷,救救妾身,妾身好痒啊。”一声柔媚中带着做作,做作中带着痛苦声音传入众耳朵。

“呕……”南宫这声音做个呕吐动作,林隼也抽抽嘴角。

知县看着身边儿十分心疼,色令智混咬牙最终答应林隼要求。

“来,还快给两位朋友松绑。”知县咬牙切齿吩咐手下

南宫一听胖知县松口乐眉开眼笑,绳子松开南宫开心林隼身边冲眨眼。一切尽在言中,两好像在经历生死过后更加默契。林隼向知县拱拱手:“多谢,草民妹妹需要准备为诸位诊断病情,稍后便会为家解毒。”

“好好,能否让令妹快点准备,这……实在是太痒。”

啊,小女子尽量快点准备,但是解毒这事急得,时候如果触怒您还请莫要降罪们兄妹。”

肥胖知县这时候已经痒得想要骂娘,听南宫只能忍着怒气答应下来。

南宫对一直高深莫测太医说:“王们要去村子里取样东西,知王可愿一同前往。”

夫非常乐意帮助姑娘,只是知知县是否同意。”

知县琢磨着太医是,让太医跟着还能起一点监视作用就同意。知县命将村口障碍撤去,让三进村。

因为林隼之前跟南宫在破庙里安顿一个少年,所以们两一致决定要先去那个破庙看看那个少年怎么样太医跟在两后面,看失去村里破庙路也没有说什么,只是跟在们后面走。破庙,林隼看破庙比时候更破,南宫嫌弃问林隼:“哥,你真确定是这个破庙?真好破啊,这庙是遭过土匪吧,破只剩下一张破供桌。”

“是这间破庙,安置在这那个少年怕是已经遭遇。”林隼皱着眉头对南宫说。这时,破庙已经破能再破供桌下面伸出一只手,可把南宫跳。

南宫被破供桌底下伸出手吓得一蹦三尺高,直接跳供桌上面。这供桌本身就破,之前又被土匪一样衙役折腾过,南宫虽然胖可是这一跳也让这张供桌彻底寿终正寝

只听见“啪”一声,供桌四分五裂,三一声气息微弱哎呦声都愣一下。

“林……林哥,刚刚是什么声音?”

“那个,小姑娘,你好像压什么东西。”太医活这么多年都没有见过像眼前小姑娘这样没有姑娘样女孩,十分震惊。

南宫一听她压什么东西,立刻麻溜从地上爬起来,揉揉被硌疼屁股,“娘哎,什么东西?”

林隼看地上气若游丝少年,原本就已经太白衣袍此刻都变成灰色,过去将起来,“兄台,你怎么会被弄成这幅模样?”

“少侠,你怎么……快走……官府要杀们……”少年话都没说完就晕过去。

南宫见少年晕过去,神色凝重上前为下脉,号完脉她神色稍稍放松下来。

也染上疫症,只是个练家子,底子好。生病又几天没有吃饭也只是让虚弱,若是常怕是早就死。”南宫边说边给少年喂水。

南宫做完这些事看向一直跟着太医,“王太医,先前在知县面前先生您有意帮助们二,南宫先在此谢过。这里情况您也看,您身为医者难道真要袖手旁观,看着这些死于知县一己之私吗?”

“姑娘,夫袖手旁观,而是这次疫症实在是前所未有,们实在是无能为力。”太医一张脸愁都快皱成一朵菊花

先生,知道您也是心有忍,如果们二可以治疗这次瘟疫,您是否愿意帮助们。”林隼和正在发着愁商量。

“这……你们想要夫如何相助?”

“王爷爷,这您就用担心,救们两个负责,爷爷您只需要稳住那个胖知县,并且让能够自愿帮们替病喂药就好。”南宫一听太医松口,可把她给高兴坏

南宫们一合计,将破庙少年也带出去。回村外时候,那一群简直是惨忍睹,胖知县和那位心头肉已经将自己一身白花花嫩肉都挠破。衙役们在互相地挠着,哀嚎声绝于耳,只有知县另一位小妾曾移动过分毫,南宫看得出来她也很痒,但是她好像有什么事情令她绝望可以忘记身体上苦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