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海初见

小说:鲜衣驽马少年时 类别:悬疑小说 作者:陶然此心 字数:2952

“怪,这村子看起来也不像荒废已久的,怎么会没丝人气。”林推开户人家的家门进去四下看看,桌子上覆层薄薄的灰尘。桌上的碗筷还没收拾,碗里残羹冷饭尚,可人已不知去向何方。

又去其他的些村民家里探查番,发现和先前那家般无二。心下暗道:“这村子古怪,这些村民应该是吃饭的时候突然被逼离开的,定是摊上什么不为人知的事情。”

村子里没任何用的线索,毫无头绪的林又不愿见死不救,迷茫的村子里乱转。他处死胡同里发现个奄奄息的少年,十三四岁的光景,浑身起满水泡,嘴唇青紫,十分吓人。

立刻上前,询问番才知道村子爆发瘟疫,官府害怕传染其他的地方就将村民全部赶个地方打算烧死所的村民,他躲水井里才逃过劫。

历朝历代的统治阶层不都是这样吗,他们可以给百姓富硕的生活,但是旦危及他们自身的利益那便会毫不留情的镇压。没人会个村子的死活只要不影响他们的统治就好

可是年少的人啊,是那么的义愤填膺。林又是刚出雪域涉世不深,心行侠仗义的他如何能容得这样的冤情。

少年告诉他之前个老妇人告知如果无路可走,可以去蓉城后蓉山上去找味九玄解瘟疫之危。

将少年安顿处破庙里,将自己的干粮留半给他就朝少年说的蓉山方向去

他不知道自己的选择会让自己日即庆幸又后悔,庆幸遇她爱上她,后悔自己的爱度让她痛不欲生。

此时正赶往蓉山的路上,她去驭龙村发现村子空无人又看驭龙村的水源发现人往水里投毒,而水里的毒只蓉山海里的九玄可以解。

传言蓉山海是唯符合九玄生长环境的地方,九玄之,九九归,可解百毒,百年方能长成株。可是蓉山上险象环生,所以从来没人能够成功的取得九玄

、南后皆快马加鞭。南蓉山时看上山路口喷毒雾的两尊石狮被人拦腰斩断,“糟,除我之外还人要取九玄,看来我得赶快。”南门户大开的蓉山连忙就往山上赶。

此时的林已经海,他心下喜,刚要踏进海便异象发生。原本围海外的猪笼,看群移动的巨型猪笼向自己伸出张开大嘴,他愣瞬便飞身向后退去。

因为前面的开道,南的上山之路并没想象中的那么艰难,只半路上遇几只逃掉的山猴十分凶狠,但以南的身手实是小菜碟。

就这样,南路无惊无险的海,正好看和猪笼缠斗的林。本来并没打算救人的南少年的个腾挪转身后剑眉星目的脸改变注意。

她朝林喊道:“哎,前面的公子,你打不过这些猪笼的,快回去吧。”

抬剑挡下棵猪笼朝面门抽去的大叶子回她:“姑娘,下前来是为采药救人,无论如何也要进去。此地凶险,姑娘还是赶紧走吧。”

“这位兄台,你为救人来这海取药,我来此地也是为取药救人,凭什么你不走我走。”两棵猪笼将目标转移身上,南躲着攻击朝林呛声。

猪笼的攻势越发的凶猛,两人只得联手对付,可是猪笼带毒,林时不查吸入猪笼喷出的毒烟,倒地不起。

见状不敢再耽搁,掏出腰包中的蚀把撒出去。那些猪笼散便开始腐烂,猪笼失去攻击力,南就立刻冲过去扶起倒地的林

此时中毒尚浅,南替他用金针过穴逼出体内毒血后就醒转过来。“下林,多谢姑娘方才的救命之恩。”林起身对着南郑重的作下深深揖。

这么个美男子对自己道谢也没半分不好意思,她十分豪爽的挥挥手对林说不必道谢。

二人看那些猪笼已经全部被蚀散腐蚀掉,便决定立刻进入海取药。

猪笼被腐蚀后散发出的恶臭弥漫让人直欲作呕,南让林先停下又从自己的裙摆撕下两块布,取出颗黄色的药丸放从林那拿来的水壶里,用融入药丸的清水将两块布都浸湿。南块湿布递给林疑惑的神色起笑着解释:“这位俏公子,你就别担心。这是我用牛黄解毒丸放水里融开的药水,用这药水浸湿的布封住鼻息可保我们这里不会中毒。既然你我二人都是为解驭龙村的瘟疫还烦请公子放下戒心,更何况小女子介女流如何伤得公子。”

此时的林还没完全放下对满身是毒的南的戒心,但他看着少女先行步的倩影觉得如此动人的姑娘相信下也没什么大不的。

涉世不深的少年少女单纯的因为自己喜欢的相貌,危险中将自己交给初见的对方,这份信任是无价的。

海很美,棵棵坚韧的子汇成片属于子的海洋。四周青山环抱,湖水清澈如镜,水峦间绕。

可是又谁能够想,这浑然天成的美景中蕴藏着天大的危机,同时也蕴藏着无边的生机。

惊叹于海无法言表的美,“林大哥,这海着实奇妙,但这美丽和平静背后恐怕十分可怕的危险,我们还是小心为妙。”林点头,不动声色地移动身前。

的动作笑着问他为什么会放心的把后背交给自己,林十分认真地看着南的眼睛,句的说:“既然选择相信你,就要直相信你,真正的相信你。”

看着眼前俊美的脸,听着眼前人口中吐出的话,南下。身前的人已经转过去,南偷偷平复下混乱的呼吸,轻轻拍拍微红的脸颊。

这个时候林过来,疑惑又轻声地问:“南姑娘,你脸红什么?”

连忙摆手:“没……没……我就是热的……”

“热……这海清凉怎么会热,南姑娘,你不会是中毒吧?”

……

刚要开口解释,海深处突然伸出来两条又长又粗的鞭。林常年呆雪域早已十分警惕,鞭刚伸出来时他就已经听声音。奈何这鞭的移动速度实太快,林抱着南堪堪避过鞭的攻击,这时鞭离二人仅二三寸的距离。

鞭来势汹汹,剑劈用毒皆不得其法,弄得二人着实狼狈。

两人边抵挡边商议对策,可是这鞭是海地底的根,因常年吸收九玄的药力已灵性,着实难缠。

两条灵巧的鞭仿佛通人性般恶劣地戏弄着两人,不断地两人中间穿插抽打可是因为鞭那让人火大的移动速度两人压根拿鞭没辙。

两人腾挪之间体力渐渐不支,被那越来越多的倒霉鞭抽好几道小孩嘴大的口子,血呼啦差的,疼得人直骂娘。南手里毒、药暗器就跟不要钱似得往外撒,看得浑身上下全部家当只把宝贝疙瘩剑的林阵肉疼。

黑黢黢的海深处还倒霉不断地向他们爬去,仿佛深处什么可怕的怪物向他们伸出丑陋而又力的触手想要置他们于死地。

看着眼前越来越多的鞭南呼吸急促的问林要不要进深处探究竟。

样的目光紧紧地盯着那不断爬出鞭的地方,仿佛目光可以化作利剑刺穿那个无底洞样的地方。片刻之后他同意的想法。

“我们现都快要被这些该死的鞭逼疯,它们并没想要杀我们,但是如果我们直这样纠缠的话可能永远都会被困这里。”

接过话茬“既然如此,我们不如破釜沉舟去趟究竟,说不准咱俩命好能化险为夷。”

打定主意的两人立刻紧紧的背靠背防御着那些可恶的鞭,鞭严密的包围圈里艰难地向着海深处走去。

年少时,我们可以毫不犹豫地将后背交给刚认识的人,傻气但是很纯粹;

年少时,我们可以为毫不相干的人或事将自己撞得头破血流,只是为心中的正义;

年少时,我们可以很认真的干件事情,带着不达目的决不罢休的劲头。

无数的疯狂地飞舞着,形成圈飓风。飓风的中心,林二人背靠着背,个坑的朝前走。

黄天不负心人,就他们觉得自己要像经历摧残的花骨朵样被风吹上天的时候,那黑黢黢的洞口

抬手晃晃已经被吹得七晕八素的南,见她摇摇脑袋意识回归大脑,言简意赅的说句“我们”。尚且迷茫的南抬头看眼面前的黑洞。

黑洞很大,里面黑黢黢的什么也看不,奇怪的是当他们突破鞭形成的飓风来洞口的时候洞里就再也没鞭出来。只浓重的寒气汩汩地从洞里冒出来,浓的仿佛下刻这些寒气就会化为利刃割破他们的肌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