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县死了

小说:鲜衣驽马少年时 类别:悬疑小说 作者:陶然此心 字数:2895

南宫语和楚禾两惊叹于尸体上伤口整齐完美时,苏妩将知县、师爷以及个衙役动作都暗暗看眼里。她知道,自己大概是可以解脱了。

隼眼神似利剑般划过众,所都觉得浑身仿佛被冰冷剑刺透,寒透心脾。尤其是胆小师爷,感觉自己已经鲜血淋漓,快要升天了。

南宫语一看怂包师爷都快抖成筛子了,心中一片了然。不过她并不想就样让一场好戏就样落幕,毕竟猫戏老鼠是她最爱。

她收回对凶手杀手法赞赏目光,打算和让隼配合演一场猫戏老鼠游戏,顺便教训一下知县,再帮苏妩脱离苦海。

大哥,小妹我看你神色是已经知道凶手是谁了。不如现就告知大家,让知县大也直面一下自己错误如何。”南宫语和隼说时候虽然语气是疑问,但隼之从中听了一个大大坑。

隼就想:大家好歹也是一起出生入死过小姑娘怎么就么坑?

可是隼现也只是知道是和知县脱不了关系,但并无直接证据,更何况知县一群是唯一一群官府中。于是隼只能不动声色又无奈瞪了一眼喜欢挖坑给南宫语,

拱手对众只是了怀疑对象。但是没证据,为了不打草惊蛇所以不便当场说出。

最终一晚宴会因为一桩命案草草结束,知县想要让手下将尸体处理掉,却被楚禾给阻止了,理由是还未找凶手。

南宫语也说:“是啊,知县大。楚禾说没错,我们理解你心疼位妇,想要让她早点入土为安但是她冤情啊!冤情不解,凶手没抓,入土为安也没用啊,大。”

南宫语句话可谓是说了众村民心里,知县也只能是打掉牙往肚子里咽。

于是,宴席结束,台上戏曲也早已落幕。除了各怀心思隼四和怀鬼胎知县等,其余都挥一挥手各自散去,等夜深便会进入香甜梦乡。

世上大多数们就是样,身边发生或大或小事情,们都能够当做是一出戏,看过就没了……

让时间回溯半个月前某一天。一天,知县遭所练邪功反噬中毒,需要肉才能够解毒。

是夜,被邪功反噬中毒知县抓了几个不会让暴露,打算寻个隐秘之所。吃,解毒,练功。

一妇县里干完一天活计后,用浑身上下所钱买了几贴药,乘夜色,回家。一路行至一片树之中,是她最快回家路,她家里还一个生相公等回去照顾。

可是,一生,可谓是处处都充满意外。

为了能够早点回家照顾丈夫,抄了近道走了树,但是她没她会里遇什么。妇所走子正是知县所寻隐秘之所,她快要走子深处时候突然闻了一股浓烈血腥味。本以为是中野兽互相打斗就没心上,继续朝前走了。知县时刚吃完刚准备运功调息结果听落叶上沙沙声,来不及处理现场只得跃上树梢遁走免得被,也实是难为球一样身材居然能够一跃而上。

终于还是走充满血腥味地方,偏巧知县为了让自己吃得开心一点点了一堆篝火。于是,一个血红色世界就么映入了妇眼里。

刚看眼前一幕时,一声尖叫,一个踉跄就整个跌坐了地上。一害怕,眼睛就会四处乱瞟。口中不断念:“我要回家,我要回家,相公还等我回去呢。”,她眼睛乱瞟时,看了一块玉牌。一届妇哪知道么多,只不过看玉牌值点钱想要拿回去当了给相公换点药。

再给自己做了好久心理建设后,妇紧紧地握玉牌,握得自己指尖都已经泛白了。她终于跑回了家,没错,是跑回家。踏进屋内,喘粗气关门,喘了好大一会才让自己平静下来去给相公煎药。

遁走了知县再回府邸后发现自己随身玉牌不见了,玉牌上记载目前所修习功法。发现玉牌不见知县只得派亲信去子里寻找顺便再将地方给清理了。

一天过去了,知县派出去寻找块玉牌。而坐家中已经一天都没去县里干活了,她丈夫躺床上看妻子十分怪异一旁。不说话,也不动弹,手里握一个奇怪玉牌,不知道想什么,连唤她都没听见。

知县苦寻玉牌而不得情况下忽然想可能是躲得太急,落处被妇贪财捡走了。可是县城么大,若是大张旗鼓寻找话肯定会被听去风声,于是就要想一个办法让主动地交出玉牌,还不会被探取消息。

知县和心腹师爷一番商量后,决定四通八达水源处下了一种类似瘟疫传染性毒,们想要把一片变成无敢进死城。时候,们就可以明目张胆寻找块玉牌了。

而宴席上去帮厨之所以看首位知县会十分害怕,是因为她识字相公帮她看过了块玉牌,发现玉牌上竟然一行蝇头般小字刻知县表字。

便是驭龙村乃至整个县城爆发瘟疫原因,因为一块刻邪功功法玉牌。因为块玉牌,身为一方父母官知县将百姓生命弃之如履。若不是南宫语和隼,一城都会死于非命,为知县私欲献祭。

一个晚上,苏妩早早便去南宫语房间睡下了,而南宫语则是去讨论怎么搜集证据,破掉案子。至于楚禾吗,怎么热闹事情怎么会少得了

房间里讨论案情,一致认为妇死和知县脱不了关系,但就是没证据。

一旦没证据就会想要尝试去推翻之前推理,“我说,二位少侠,我们为什么一定要把目光放知县身上呢?不过一介普通民妇,知县又为什么要杀她?”楚禾想要把目光放和妇仇家身上。

照你么说,她一个普通又怎么会和么厉害结仇。更何况,我和大哥说要找证据时候,个师爷就快要把自己给抖成筛子筛面了。跟知县没关系又跟谁关系?”

隼看了一眼窗外,回头跟们讲:“南宫姑娘说没错,而且我看群中个衙役装扮手中剑剑刃处形状和死者脖颈处伤痕是一致肯定是受知县指使才去杀,只是我们不知道该如何去找确凿证据。”

“我滴个亲娘啊!大哥你居然只看一眼就知道手里剑和死者脖子上伤痕一致,崇拜!”

时,隼和南宫语同时拿起了手旁剑,做戒备状。还状态外崇拜楚禾看动作也发现不对劲了,于是袖中飞镖滑至手心,同样戒备状。

屋外院子里一行四个黑衣,悄咪咪房门口放了一圈干柴。

杀手二:“大哥,我们现浇火油吗?”

杀手一:“不用,屋里武功很高现放火难保们不会逃出来,我们要等们睡了过后再来放火,样才能万无一失。”

杀手三:“大哥,高啊,高啊,真高。我们先去喝点酒?”

杀手四给了三一巴掌:“喝什么喝,我们要确保们三个一个晚上都间屋子里,直我们烧死们回去交差。”

一帮杀手就么守屋子里三个,聊天。结果屋里知道外面,压根就不打算睡。于是,里面暗杀对象没,外面杀手却聊睡了……

苏妩一直都没睡,她看外面杀手都睡了,就翻窗子进了屋子。

“苏妩你怎么来了?”楚禾刚要掷出飞镖是苏妩时,就立马放了下来。

“嘘!外面杀手已经睡了,我们是直接逃,还是怎样?”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案子我们是查不下去了,直接走吧。”

南宫语桌子一拍:“不行,胖知县摆明了想让我们不得好死,事不能就怎么算了。我咽不下口气。”

江湖中行事,是鲁莽冲动;

江湖中行为,是多么快意恩仇;

江湖中作为,是如此洒脱痛快。

一合计,就夜行至知县别院,南宫语用药将一院子都迷倒了,包括知县。

楚禾将知县扛走,回房间,又将烛火吹灭,隼和南宫语苏妩外面等楚禾做完些事情。南宫语拉不会武功苏妩和们上了屋顶。

屋顶用剑气将四周树叶弄得沙沙作响,四个睡杀手被树叶声音弄醒了。醒过来头脑简单四个杀手看屋里没烛光了,们互相看了一眼:“看来里面目标睡了,我们可以放火了。”

样,一心想要找回玉牌,继续修习邪功知县。被自己雇杀手当成目标,烧死了驿站一间屋子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