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下炼狱

小说:鲜衣驽马少年时 类别:悬疑小说 作者:陶然此心 字数:2729

林隼悄悄上去看了一眼石棺外面就缩进了棺内,“这前有恶狼,后有打门,看来只能练功了。”于林隼决定定下心来练功练剑。

觉间随着时间流逝,林隼在这套剑法心法上展现了他惊人天赋和领悟能力。终于,剑法和心法都练到了最后一层。林隼却急于求成,急火攻心间走火入魔了。顿时体内真气乱窜,险些爆体而亡。四周气流涌动,剧痛让林隼想要死去。这时,真气暴走,只听到一声嘶吼,石棺被震碎了……

棺外趴着四头白狼这动静惊醒躲避着四溅大石块。烟雾散去,未着片缕林隼躺在白狼中间。幽幽醒来,林隼就看到白狼们对他“狼”视耽耽。

吧,刚受伤醒过来们就又想打

白狼和林隼再次缠斗起来,仗剑抗敌,身形变化之间林隼对剑法运用和真气调动越发娴熟。生死之间最能激发人潜能,林隼越打越觉得自己身轻如燕、周身舒畅,仿佛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在这个世界里只觉得时间都变慢了,白狼出爪从一开始残影纷叠变得十分缓慢。电光火石之间,领悟了剑法最后一层。

盯紧了白狼破绽,抬手,出剑,就在一瞬间。

林隼打败了这四头守护石棺白狼,剥下了他们皮。狼筋为线、狼骨磨针、狼皮当布,给未着片缕自己缝制了一身衣服鞋袜。然后用碎裂石块为它们做了一个坟墓。

“四位狼兄,对住了,愿们安息。”林隼在白狼坟前拜了三拜。走到石门之前,将体内真气尽数灌注于手中剑上,用尽全身力气向石门劈去。

石门裂开了……

日光洒了进来,暖暖,让在雪域极寒之地呆了十六年林隼恍如重生。让林隼想这极寒之地地底走出去后竟然一派温暖如春景象。

清晨,“回来了。”一声清脆呼唤伴着银铃般笑声撞开了山间小院栅栏,撞进了晒满药草里,撞入了鸟花香清晨。女孩怀里抱着一只奄奄一息小鹿。

“呵呵,丫头,又去哪皮了?”一位慈眉善目端着一筐正准备晒玫瑰花走出来笑骂道。小姑娘拉着撒娇“错了吗,应夜归宿但那只受伤小鹿实在太可怜了。伤重完全能移动照顾了它一个晚上才勉强将它带回来。小鹿很可怜救救它吧。医治完小鹿儿任责罚。”

“丫头,哎……好吧。小鹿可以救,但要在后山跪两个时辰,还要救这小鹿吗?”

“救!当然救!先忙活着,这就去后山跪着。”说着将小鹿递到怀里,抬腿就要走去后山罚跪。

抱着小鹿将往屋里拉“先别忙着跪,进来看着怎么医治它,跟着学了这么多年连只被豹咬伤鹿都治好,都学狗肚里去了。”

吐了下舌头“知道了,先进屋,去准备一下纱布和热水。”

过了一会,儿端着医药盘掀开门帘走进里屋。先前慈眉善目和蔼可亲此刻正在行针给小鹿止血,针起针落,十分利落。举手投足之间芳华尽显,从容迫。认真模样让人觉得在她眼中这一只垂死鹿,而一个人。

随着最后一根金针被拔起,小鹿血已经彻底止住了,长吁了一口气“好了,它血已经止住了。之前做膏药都被拿去山下送给需要人了,小去院里拿些接骨草来给它敷上。”听到话,立刻跑到院里拿了好些接骨草,给小鹿敷好药包扎好过后就乖乖地去后山跪着了。

山中夜,那么寂静。房间里,跪了两个时辰已经酣然入睡;

夜里路,多么冷清。山路上,刚刚走出雪域林隼还在向着远方跋涉;

月下人,如此寂寥。房门外,在后山同样站了两个时辰看着远方,知道在看些什么。

独自一人站在月下,转身走到房间外,看着酣睡思绪万千。

小鹿经过医治和悉心照料已经开始活蹦乱跳起来,看它一只幼鹿无父无母,独自在山林间闯荡十分可怜便想要将它留在身边。对着小鹿“小鹿啊,取个名字好好啊?恩……身上白梅图案非常漂亮,要就叫梅儿吧。好了小梅儿,以后就跟着姐姐了。走,姐姐带去外面找东西吃。”

就这样,梅儿留在了盘龙山呆在身边。每天跟在后面学习医理毒术,辨识草药。都说山中无日月,每天学医练武,和小梅儿出去玩耍倒也会觉得寂寞。

林隼还在独自一人跋涉着,背着一把裹严严实实剑,脚下狼皮鞋都快要磨破了。整个人仿佛一位孤独行者,没有人知道他终点在什么地方,也没有人知道他会在什么时候停下脚步。

这天又带着小梅儿出去玩了,直到傍晚才想起来回家。回到家时候两手各提了两只野鸡,小梅儿则背了一麻袋草药和一麻袋野菜。一主一宠非常开心,回到家后发现没有在家,于便宰了一只小野鸡和深山间采来野蘑菇一起烧了一锅香喷喷小鸡炖蘑菇,撒两把青翠葱花在放入两片姜,焖至汤汁浓稠;再从水井里取出两块浸着白生生豆腐放到青花瓷里,淋上一勺酱油;到院菜畦旁摘两颗毛豆煮一盘水煮毛豆。三道菜上桌,小米饭也已经焖好,天色刚深,也背着她医药包推开了栅栏。

,回来啦,饭已经做好了,快洗洗手过来一起吃饭吧。”

“好嘞,把医药包放下就过去。”

饭桌上,夹了一块鸡肉放到碗里“尝尝这鸡下午刚逮小野鸡,肉嫩着呢。”

“嗯,白天又下山了?”咬了一口鲜美鸡肉问。

连忙摇头“没有,连山脚那边都没去,在山腰那采蘑菇和草药时候捉到这几只野鸡还奇怪这鸡为什么会到山腰那去。”

“离山下大概三百里有个,名叫驭龙村。村爆发了小面积瘟疫,而且瘟疫还在断地扩散。经常出没在村周围野生动物都四处逃逸,这几只野鸡应该也逃过来吧。”说自己白天正去了那个村

扔给小梅儿一勺毛豆在地上,还在门口小鹿身手矫健向毛豆跑去。

“好好一个村而且离这满草药盘龙山也太远,怎么会突然就爆发了瘟疫。”夹了一筷浸满酱油豆腐放进嘴里疑惑询问瘟疫细节。“官府吗?”

“唉,如今官府怎么可能会管百姓死活,他们也没那本事管。”放下碗筷起身要去收拾自己医药包。

年纪大了要就别去了,明日去看看。”收拾完碗筷商量。虽然医术和毒术一直都个半吊,但有心要让出去历练一番也就半推半就同意了。

因为要让离家历练,压着小在后山练了三天剑。这三天里也没有闲着,她一直再给准备防身暗器和药物。如果有人看到准备东西一定会大惊失色,因为那全可多得精品。

三天后清晨,将准备好家当递给嘱咐她“丫头,这次下山仅仅要调查瘟疫,也一次历练。可能保护一辈要记住,凡事量力而行,切勿冲动行事。”

知道了放心吧。虽然医术和毒术精但武功可,等闲之人还伤身边深山寂寞,小梅儿就留在身边吧。走了,一定很快就回来。”

看着蹦跳着远去身影在心中叹道“孩,希望命可以把握在自己手里,永远都会留有遗憾。”

当孩背上行囊离家远行时候,在一个地方永远会有一个人牵挂着自己,那每一个远行人根。知道会在家里等着她,可它会在及防时候给致命一击让知所措。

林隼一路上一直在打听万剑山庄事,得知万剑山庄早已覆灭,便打算独自一人仗剑江湖,用手中孤狼剑行侠仗义。

这日,林隼行至驭龙村,口渴难耐。想要寻一户人家讨碗水喝,进了村却发现村里十分萧条,整个村死气沉沉十分怪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