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域孤狼

小说:鲜衣驽马少年时 类别:悬疑小说 作者:陶然此心 字数:2961

个风雪天,山庄中每个人都在忙碌,他们庄主十分焦急在房间门口来回踱步,房中女人在痛苦呻/吟。就在这时声响亮啼哭响彻,个女婴诞生了。缠绵了数月风雪停下了。

女孩出生停了风雪,消息胫而走。就在女孩满月之时群黑衣人屠杀了山庄满门将女孩抢走,企图将献祭给他们信奉神明消除他们灾难。就这样,以藏和品德闻名江湖山庄就这样付之炬。

在遥远极地,极寒雪原上个渺小身影在踽踽独行。那个孩子,五六岁样子,拖柄血淋淋步履蹒跚在雪域行走。

转眼已十六年后。在本应该深幽深山间,景色令人难以置信美丽。盘龙山底丝毫没有因为深山就阴森恐怖,反而鸟语花香、十分美丽。山间树荫遮蔽、藤蔓缠绕,只看见名妙龄少女拉藤蔓轻盈在树间腾挪、飞舞。她那灵动身姿、灿烂笑容、姣好面容让人只觉九天仙女下凡来。

有人问这深山里怎会有个妙龄女子,却道十六年前被祭神山庄遗孤。原来,在十六年前祭神当天千钧发之际被老妇人闯入祭坛夺走。老妇人将孩子带回盘龙山抚养,并取名南宫语也算为万山庄留下丝血脉了。

十六年来,老妇人悉心教导语儿,传授她武功教导她做人。从提起她身世也告诉她仇人谁,南宫语在老妇人呵护下健康快乐长大了。

再说雪域之中,昔日孱弱孩童身量见长但依旧瘦弱,只眼中透股子韧性。他盘坐在块兽皮之上运功调息,脚边放张写满了字羊皮纸。少年内力调息完已深夜。雪域夜十分浓重少年拿起脚边肆意舞起,长划过空中少年脚步轻移将招已变化几多。泠泠光划破雪域寒冷夜,这个时候如果有人看到话定会惊叹少年手中那柄绝世宝,正山庄镇庄之宝,名列绝器榜第且失踪多年孤狼

练完后少年朝方跪拜,心中暗道:“师傅,徒儿定会辜负您期望。南宫问道,我定要让尔等粉身碎骨。”

收好羊皮纸和孤狼过后继续向前走去,纵然雪域极寒且无法辨别方向危险重重但他始终相信自己能够走出去,即使他知道已经走了多久停下了多少次。

群居动物,自幼年被发配至雪域,这十六年里他每天经历都饥饿、寒冷与死亡。他早已与他手中利样,成为匹孤狼。

只雪豹隐蔽在雪坡后面伺机而动,已经几天没有捕到猎物它想要吃掉,但它选错目标了。

在它跃起瞬间,人未动已至。弹指间,这只雪豹已然身首异处。

手腕轻转间孤狼收入鞘之中。冷冷地说了句:知死活。便继续抬脚向前方走去……

就在这时,脚下突然剧烈晃动紧接便出现了到裂缝并且迅速扩张,他还来及反应就只能跌落裂缝之中。

在黑暗之中极速下降非常可怕件事情,但只惊惧了瞬间就冷静了下来。四周黑漆漆将自己伸展到了极致也没有碰到山壁。于他缓缓调整了体位保证自己会有脑袋或后背危险,觉得自己在寂静空旷之中坠落了很久很久。终于感受到了全身阵剧烈疼痛,他知道自己落地了。

四周依旧片漆黑,站定缓缓向前走去。突然,他被块巨大块挡住了摸索了半天也没能越过块。于撕下身上衣物,鞘互相击打将其点燃。借火光,看到那并什么块而椁。

有了火行事便方便多了,用挑起燃烧衣物举高,看到了椁后面有门。上前想要推开门,但没推动,就用力又推了两次还没有推动。于运足内力,将全身力气灌注于双掌之上再次奋力向门打去……

没有撼动门半分。

“这雪域地底有这么大空间,有扇打门,还有椁……这三者之间定有联系,门之后说定就出雪域路。”

打定决心要推开门后,就借衣服燃烧火光仔细观察

通体漆黑,坚硬无比,光滑如鉴。与门之间距离堪堪容得下人行走,四角处各有柱。柱上缠绕婴儿手臂粗铁链向黑暗中延伸,铁链那头绑什么,没人知道……

衣物燃烧火光,爬上盖看到盖上有个凹槽。凹槽形状大小和手中孤狼般无二,柄首之处刻狼首。

“当初南宫问道将我贬至雪域受罚,师傅顾众人反对执意将孤狼传于我。并且在我临走之时再三叮嘱我无论遇到什么事都能将弄丢。当时五岁我只以为师傅认为我永远走出雪域留我个纪念,也权当长大后兵器省再找。现在看来似乎这么简单。”

管了,死马当活马医!” 思索片刻,将手上小心放入凹槽中。

跳下后,门都没有任何反应。

“奇怪,放进去后连狼首都十分契合,二者分明有关系,怎么会这样……”

就在百思得其解时候,缠绕铁链剧烈晃荡,仿佛有什么东西在黑暗中蠢蠢欲动。

这时,阵阵狼嚎响起,几道幽冷绿光逼得人心里发毛,脚下地在颤抖。

四头白狼从四方向走来。白狼常年待在地底,皮毛异常雪白,绿眼异常幽冷,十分凶恶。白狼将包围起来,弓起身来,进攻

“次啦”声,只白狼用它锋利爪子划破了衣服以及他皮肉。鲜血溢出剧烈疼痛让只想晕死过去,但生死关头他只能断地在四头狼中间腾挪。无可奈何他只能跃上,想要将凹槽中拿下来御敌。

白狼都被铁链拴,跳上去。手上血顺缝隙流到狼首之上,奇迹发生了。

站在上,手上血滴到了上,滑落。柄上狼首闪过到诡异红光,试探将手放到柄上。

红光闪耀,缓缓开启有温润光从中渗出。见状便跳进了,“怪哉!我血居然能开启这雪域地底,我师傅在江南时捡到吗?这为何?”

四头白狼刚刚挣脱了铁链见到这番情景各自低吼声便都再攻击,趴了下去。

中亮如白昼,并没有尸体痕迹,只有副衣冠。“看来这算个衣冠冢,只为何会立在这还没有墓碑”

环顾了下四周,发现壁上都刻了密密麻麻小字和壁画。番浏览下来发现这些内容竟然《孤狼谱》和《天狼心法》。

《孤狼谱》,顾名思义就孤狼法,里面内容都些失传已久身法招;《天狼心法》则套用于修炼内功心法,二者都失传已久绝作。相传,百年前有神秘人深入荒芜之地取得地底玄铁锻造成削铁如泥绝世神——孤狼,并且神秘人还创作了相对应法与心法。

如果说,孤狼柄神器,那么结合了其法与心法孤狼才真正所向披靡、问鼎世间。“看来此处便百年前那位神秘人衣冠冢了,只怕这孤狼便在这雪域问世。”

悄悄上去看了外面就缩进了内,“这前有恶狼,后有打门,看来只能练功了。”于决定定下心来练功练

觉间随时间流逝,在这套法心法上展现了他惊人天赋和领悟能力。终于,法和心法都练到了最后层。却急于求成,急火攻心间走火入魔了。顿时体内真气乱窜,险些爆体而亡。四周气流涌动,剧痛让想要死去。这时,真气暴走,只听到声嘶吼,被震碎了……

外趴四头白狼这动静惊醒躲避四溅块。烟雾散去,未片缕躺在白狼中间。幽幽醒来,就看到白狼们对他“狼”视耽耽。

吧,我刚受伤醒过来你们就又想打我”

白狼和再次缠斗起来,仗抗敌,身形变化之间运用和真气调动越发娴熟。生死之间最能激发人潜能越打越觉得自己身轻如燕、周身舒畅,仿佛进入了另外个世界。在这个世界里只觉得时间都变慢了,白狼出爪从开始残影纷叠变得十分缓慢。电光火之间,领悟了最后层。

盯紧了白狼破绽,抬手,出,就在瞬间。

打败了这四头守护白狼,剥下了他们皮。狼筋为线、狼骨磨针、狼皮当布,给未片缕自己缝制了身衣服鞋袜。然后用碎裂块为它们做了个坟墓。

“四位狼兄,对住了,愿你们安息。”在白狼坟前拜了三拜。走到门之前,将体内真气尽数灌注于手中上,用尽全身力气向门劈去。

门裂开了……

日光洒了进来,暖暖,让在雪域极寒之地呆了十六年恍如重生。让这极寒之地地底走出去后竟然派温暖如春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