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江离

小说:穿越在梦境世界 类别:架空小说 作者:交出巧克力 字数:2819

“呼”,江猛地从床上惊醒,脸色发白,双眼睁大,急促地喘着气,窗外月影阑珊,飘洒进,依稀能分辨这房间,简单床,简单写字台,桌子上摆着些书跟一台笔记本,有一盆水仙,抬头看看墙上挂钟,显示此时11:32。

“才去一个时?”江慢慢地缓下情绪,从床上站起身,“看个梦,怎么这么逼真啊。”江一边嘟囔一边到桌边找水杯,脑中残留着那两个死去怪物记忆,或者说对梦记忆,可刚拿起水杯,却又发现一些异样。

“不对,力量真增加。”江对自身体很熟悉,因为他从就记忆力特别出众,十三岁时参加天朝举办第26届世界记忆锦标赛,获得少年组听记数字跟抽象图形两项冠军,他也做一次针对肢体记忆训练,所以,当他拿起水杯时候,就觉出水杯确实轻些,水杯重量不会变,水八分满也跟睡前一样,那就力量增加,房间里没有测量力气工具,只能单手提提座椅,往日稍稍有些费劲才能提起椅子,现变得轻些。如果之前少年力量,那现就有些接近成年力量

“难道不梦,真穿越?”江无法理解现状况,之前吸收记忆碎片仍旧脑中,包括杀死第二个怪物得及查看记忆,这些记忆说梦中遇见也可以理解,但力量怎么回事,力量也能通梦境传到现实?这太不科学吧?

足足愣十分钟,才突然意识到什么,赶紧掏出一个本子,开始记忆起。“农场、征兵、菲亚、昆狄峡谷……”记忆碎片带信息都零碎,江无法从中分辨整理出有价值信息,但却提供那个世界文字,江打开笔记本,联上网千度里查找,果然跟现有发现所有文字都不匹配。

“难道真穿越?魂穿?”

卫生间,江几把脸,然后盯着眼前镜子,镜中脸庞没有变,十七八岁样子,很白皙,很清秀,透白色背心,胸部、胳膊也并没有突起鼓鼓肌肉,一切都跟睡前一样,然后一切又都跟睡前不一样。

把脸,然后走回床,躺,接着立马神经质,陡然增加身体素质差点让他头碰到天花板,“太敏感。”江苦笑下,之前睡着才魂穿异界,嗯,姑且先就这样以为吧,并不一躺下就进入,随即慢慢,现时间早,也才刚刚十二点多,也不知道下意识不敢睡着,睡不着,江只觉得脑袋特别清晰,一点困意没有,反去,最后干脆站,“算不睡吧。”

重新点开灯,刚刚记事本上书写着,如果真魂穿,如果真如刚刚那样,那首先要提高自自保能力,不知道穿越后死亡那到底现实会不会也死掉,江一点都不敢冒险,自也才上高二,有美好家庭,真不敢想象要父母知道自去世会怎样,好吧,虽然他俩为准备迎接二胎,把自从苏省县城赶到天海市姨家。

附近有跆拳馆,但不想去,吸收记忆碎片中也有着战士训练片段,都要比跆拳简洁、实用、犀利多,“那就直接练这些记忆中技能练习吧?每天早上长跑要坚持,得加量。文字要积累,要尽快系统掌握语言,要不去也就成睁眼瞎,有,睡觉一定要锁好窗锁好门,真不知道魂穿时候自什么状态。”

迷迷糊糊记些,又看会书,就一丁点睡意都没有,也许兴奋状态吧,江好不容易熬到五点半钟,收拾下,就出去跑步

清晨溪涧公园,空气清新淡雅,没有那种喧闹气息。这里晨练人很多,有退休家无所事事老人,有带着孩子晨玩父母,也有周围大学学生,大多数人都喜欢围着公园里静水湖湖畔跑步。不光因为这里风景更加怡人,也因为湖畔有一道更加靓丽风景。

一个非常婉约优雅女人,她仿佛永远都那长椅上,穿着简洁运动装,三十岁左右,容貌精致如画,妩媚而又不失优雅,她从对周围事物不闻不问,清清淡淡,微微低着头,轻蹙着眉头,仿佛有着永远也化不开愁事。

她身旁也总站着一位穿着黑衣高瘦女人,紧致身材,平静淡漠脸,犀利眼神,让人难以亲近。

没有人敢上去搭讪,不光因为她身旁这位一看就知道保镖女人,更因为美丽下,所有人都不免生出自惭形秽感觉。

也不敢,每次经她身边,都偷偷一眼,随后又怕被对方发觉而迅速收回目光,然后略带羞涩地跑开。

身体素质确实比昨天前提高些,仍像平常那样跑五圈,往日这时已经有些力竭,但现却并没觉得累,反而有些意犹未尽,而且运动中,原从梦中带身体训练、战斗方面记忆,慢慢地潜移默化地向着一起融合。

回到家,简单洗刷下,江开始做饭,,他住姨家,日常饭菜却做,真不知道自做保姆,不姨确实对自非常好,恨不得把自继到她这当儿子。姨现天海市经营家不大不美容院,之前也苏省做些生意,两家格外亲,但姨也比较惨,不到三十岁,姨夫就因为车祸世,之后姨一直都没有再嫁,独自把表姐徐晓涵抚养大,直到表姐考上天海大学,就从苏省搬到天海。因为本身姨就有些家底,再加上姨夫车祸赔偿些钱,人又漂亮干练、八面玲珑,生意做得也挺红火。稳定后,随后就以晓涵不家,自一个人住着害怕,天海中学这里作为全国排上名中学,师资力量雄厚一定要让,再加上爸爸妈妈正欢天喜地迎接公主诞生,硬生生地一个月前把自送到这里

简单地煎两个鸡蛋,做几个土豆饼,自一半,剩下锅里温着,没有叫醒姨,江背着书包上学去

天海中学不愧为最好中学,从独树一帜、做工考究西装式校服就能看出,整个校园都弥漫着青春靓丽气息。

“早啊”走进教室,江微笑着同自美丽同桌打着招呼,不同之前一样,这位美女同桌沈璇并没有搭理他,仅把凳子往前移移,让他进去。

也不知道到底哪里得罪这位大姐,好吧,要说有,或许就夺她全班第一头衔,也或许更早几个月前,全国举行高中生奥林匹克竞赛,当时他作为苏省代表之一,一个县级市乡下佬,打败如她这般身居大城市著名院校天生具有优越感高材生们,所产生愤恨不满情绪吧。

等转,班主任直接把他排沈璇同桌,把这么两个学习出类拔萃,相貌也都格外出众两个人放到一起当同桌,江也不得不服班主任老师恶趣味。

“嘿,阿。”

随着同学们陆陆续续,江这学校算唯一朋友朱明浩也走,同样无法抵挡沈璇同学明艳清冷,朱明浩避开她,同江打着招呼。

这人完全就熟,因为跟江同一区,所以不几天就混得好像跟他相识好几年样子。

“你今早怎么又不等我就走,不说好咱俩每天一起上学,一起放学吗?”朱明浩那幽怨眼神让江一阵恶寒,旁边沈璇更恶心白眼。

“滚!”。

“好嘞”像特意恶心江一样,看目达到,朱明浩屁颠屁颠跑开

“对,”刚跑开没几步,朱明浩想起什么又停,“你不说会打篮球吗?下午放学同六班球赛你不?”

“不去。”

“为啥啊?这多露脸啊,好多女生都。”

“不想露脸,不想高调。”

“不想高调?你娘,你长成这样,你第一次月考就考全校第一,不想高调,你要高调......”

“行,老师,赶紧走吧。”

“你不用吓我,老师才不会这么点,我说......”

“朱明浩,你进不进?”一声娇斥吓得朱明浩一哆嗦,二话不说,赶紧屁颠屁颠地跑去。

说话朱明浩同桌周思思,一个土生土长娇俏天海人,只朱明浩,眼睛瞪得却,江无奈笑,又无妄之灾,原本周思思沈璇同桌,可自就顶位置,让她觉得好像好闺蜜一样,几个月,只要一逮住机会就对自冷嘲热讽,从没给一个好脸,好这时班主任,化解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