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雨过心晴

小说:乾坤辟易 类别:言情小说 作者:静极思动 字数:2208

等群狼踪影完全消失不见之后又过会,才像条死狗样瘫软得靠石壁上喘着粗气,连说话得力气都没,汗水更不要钱地流来。

杨帆等此时有些不知所措,就么说几句话功夫,那狼群就退走?反复确认安全之后,内心狂喜同时也对那位高深莫测小乞儿产生好奇,暗道仙下凡。

“杨帆。。。”

马车里传来月夫喊声,应该苏醒过来,只惊吓会有些虚弱样子。

“杨帆,还不快些去看看夫小姐,傻愣着干啥!”

“陈平,再帮我去弄点水来!”

“来,来!”

名叫江淮护卫会最先反应过来,急急喊道,几才急忙朝着马车跑去,手忙脚乱样子,此时天上雨势渐小,天际边隐隐泛起鱼肚白,借着微弱光亮,他们摸索着扶起翻倒泥洼中马车。

“水来水来,夫您喝!!”

“喂!你们些男毛手毛脚,连个水都不会喂,快些去,让我来!”

杨帆接过陈平递过来竹筒想要交给月夫,发现对方只喘气没有抬手,就小心将竹筒凑到月夫嘴边倾斜,副束手束脚样子,反而撒不少,让刚刚苏醒小翠急道。

“哎呦呦,小翠醒活还要你来!”

“那还看什么看,快些去!”

杨帆拍拍胸脯,如蒙大赦,赶紧将竹筒跟毛巾递给小翠,却依旧有些担心,不由门口多瞅几眼,谁料惹小翠斥骂,几才红红脸退去,毕竟主仆有别,非礼无视。

“李林,你去山口那边看看,王老,万他们还活着。。。”

“吁。。。”

说罢,江淮从衣袖中掏马笛,阵嘹亮轻音传,峡谷中便响起哒哒马蹄声,把没受伤马唤回来,但之前拉马车马却太重,眼见救不活,几惋惜之下也只好放弃。

“**,我跟李林起过去,怕那狼万没走,也好有个照应。”

“小心行事!”

江淮叮嘱道,说罢陈平与李林同翻身上马,借着朦胧日光急驰而去,此间山谷便只剩下杨帆江淮等

望着二远去身影,江淮与杨帆似乎想到什么,对视眼后便朝着易走去。

“小仙救命之恩,下没齿难忘,我们给您磕头!”

啊,多亏手,否则咱几个可都葬身狼腹。”

走到易面前直接恭敬跪下,磕头掷地有声,片虔诚。

“咳咳,呵。。咳咳,水。。。”

呢!”

闻言,杨帆急忙取过竹筒,想要递过去,可见到易身上金光时陷入犹豫,手伸到半又缩回去,显然有些惧怕样子。

“小仙,您通?”

“还先放地上吧。”

闻言,易苦笑不已,光他也不知道咋回事啊,雨停,易身上升腾气倒开去,但那金光却依旧覆盖身上,仿若有灵性般随着呼吸闪烁不止。

易只好爬起来捧过竹筒口气咕嘟咕嘟喝个不停,才缓过劲来,其间不少水随着嘴角溢到地上也不管不顾,惊得二面面相觑。

“大仙,您慢点喝!水还有。”

江淮跪坐地上有些担心地问道。

“额,嗝。。二位快快请起,方才你们没埋怨我不早些手就不错。”

喝完水,易打个饱嗝,从小到大跪天跪地跪祖宗,自己被鞠个躬都害臊,哪受跪拜大礼,急忙开口道,更直接表明自己想法,免得引起误会。

果然,此话两个家卫都愣住,相互之间看看,气氛有些尴尬。

他们没胆子承认点,但不代表没么想,实际上江淮等也想过如果仙早点手,吓退狼群,或许大家就都不会死

沉默证明猜测,他又不黄老邪,喜欢我行我素自虐,做好事未必需要别直念着自己好,但也不想心里留误会。

易想得有点多,万里头有回头越想越愤愤呢,万那些死者家直愤恨呢,有些事还解释清楚好。

“其实并不我不想手救,实分身乏术,浑身不能动弹,亦不能开口说话,即便有些本事也施展不。”

反正编编,编两次也无所谓易也就胡诌,还打算说严重些,起码样那些死者家就算候念不得自己好也不会记恨自己

通未恢复之前,能保下你们已经万幸!!”

结合易现幅样子,话还很有说服力,让江淮等倍感汗颜。

“二位以后请多留心眼,外千万莫要沾惹非,那张生之祸也时贪念所致。”

语重心长话既说给二位家卫,其实也提醒自己,可不前世法制社会,真有妖魔鬼怪,路遇强,管杀不管埋,自认倒霉就

“谢谢仙教诲,谢谢仙教诲!!”“谢谢仙!”

“小仙您饿吗?我们还有点吃。”

“别仙前仙后,我虽然有些手段,却普通,还叫我易吧……”

易总觉得词怎么都像,还不如直接叫名字妥当。

至于吃东西,虽然他知道现身体很虚,可喝肚子水后,实没有任何胃口,也就作罢。

。。。合适吗?”

难,古时候直接称呼姓名貌似不太恭敬,特别面对自己救命恩,可也不敢惹仙生气,就应下来。

易嘿嘿笑,低头瞅着身上闪动金光犯难,要个样子怕还没进城就被当妖怪捉,还要想想办法才对。

说罢,易闭上双眼,存观想,心中呼唤乾坤辟易口诀令法。

“嗡。。。”

如此半晌,周身阵奇异波动泛起,金芒像受到牵引开始波动起来,缓缓消散。

江淮与杨帆只觉得眼前大亮,不由急忙用手遮挡双目,金光如水波荡漾从二身上拂过,他俩顿觉身上暖,湿透长衫上便气雾升腾直接干燥下来,再也没有之前那种阴冷感觉

。。。”

惊喜之下,江淮二好奇地打量着自己身上变化,心头暗道玄妙手段啊,仙也太谦虚

雨过天晴,天际边团朦胧而热烈火焰带着蓬勃朝气从翻滚海中缓缓浮缕缕璀璨天光如同利剑鞘逐开黑暗,不知何时,座七彩虹桥横跨巫峡山脉,线天尽头仿若缓缓打开金光天门。

“唳!”

寻声望去,几个白色小点从虹桥上飞来,速度极快,转眼见便已上空,竟三只白鹤,围绕着几盘旋鸣叫几声后,又向远处飞去。

易觉得有些惊奇,三只白鹤好似通灵,环顾之间像交谈,便声问道:“巫峡山边经常能见到白鹤吗?”

江淮解释道:“倒不难,安陆城南十里便大泽梦,白鹤般栖息湖畔莲池,巫峡山边也偶有白鹤往返。”

杨帆叹道:“提起个,鹤舞莲华可梦泽奇景,到夏天,莲花坞那边可美!”

说到里,山谷远处隐隐传来马蹄音,众心中缓,看来巫峡山场风波终于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