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惊雷炸响,百兽震惶

小说:乾坤辟易 类别:言情小说 作者:静极思动 字数:2886

“好冷啊!”有护卫打了个哆嗦,惊道。

“他娘,快想想谁犯了忌讳事,不对头。”

股刺骨冰寒升腾同时,众人心中均猛地颤,老双目怒睁紧紧盯远处林中现出双状若铜铃血红狼目,恨得牙齿发寒,哪里还猜不出招惹了妖异东西,急得破口大骂。

“没有啊!谁知道!”

众多护卫虽然背后已被冷汗打湿却愣没想出个所以然,面面相觑。

“都想仔细点,找出说不定还有救,不然全都要死!后面家伙咱招惹不起。”

老再次急声吼道。

“我。。我好像知道。”马车旁名叫杨帆护卫战战兢兢地说道。

“快说!”

“说啊!”

大家猛地看向个腿脚有些打颤杨姓护卫,均满脸怒色,先前其乐融融此刻竟化作了忿恨催促道。

次去溪边打水趁你们去看小乞儿嘛,张立他。。。他发现只被兽夹夹住小狼崽,还拿给我瞅狼崽却有些特殊竟白毛,等人功夫便有个粗犷猎户找上门了,声称愿意出二两银子换狼崽,当时也没多想,嫌麻烦就与猎户换了银子,肉骨头也猎户打猎得。”

杨帆结结巴巴地说完才发现众人脸色都不对了,显然知道为什么招惹上么多狼,怕狼崽有些头。

“俺娘,给张立害惨了,怕不味找。”

“为了二两银子,连命都要保不住,呸。”

又有几人面露苦涩骂道。

“现说什么也晚了,上哪去找该死猎户,现就看狼如何想,把张立杀了也算报了仇了,若不行,咱个都跑不掉,都打起精神。”老叹息道,明白了事情始末死也死个明白。

“嗷呜。。。”

声刺耳嘹亮狼嚎声惊起,数十头狼纷纷向两边退开,趴伏地上竟有些畏惧神色,众人倒吸凉气声音中只体型堪比大虫银色巨狼显出身型,天上雨水落到近前纷纷化作阵阵寒气飘飞,更为诡异此狼背后竟然还背负只体型稍小银狼,四双狼目恶狠狠地盯众人。

云易观想心中聚现画面,忽然想起个熟悉地词语,狼狈为奸,传言说狈类也种却前腿特别短,所以走路时要爬身上,旦没有狼扶助,就不能行动,狈生性机敏狡猾但却从没有人捕到狈类,银色巨狼身上或许正只狈。

山坳内众人则完全连大气都不敢出,死死抓手中武器缩火堆边盯动,气氛压抑到令人窒息,所有人脸上都布满了细密汗水。

云易心里慌乱得不行,无论从体型还声势看,都证明外头绝对已经不寻常狼。

些家卫能抵挡多久不好说,再加上自己个全身不遂拖累,别说成了精狼了,就随便只普通狼进都要跪啊,不管怎样夫人跟小翠她们绝不能白白送了性命,自己好歹也算穿越过,见过仙人怼过龙,怎么也不能连新手村都出不去吧。

此时云易脑海中拼命地存想师父所传授口诀,当初次解印让自己生机消弭谈不上多后悔,既然后仙人所言无事自己此时也顾不了么多了。

即便云易再三存想先前口诀,剑符仿若丝毫没有反应,云易甚至感受不到其存迹象,没等他心中轮骂天骂地,就被外面对话打断了思绪。

“我等狼族本隐居山林,与你们人类本井水不犯河水,奈何你们欺人太甚,不仅害我妻子,更夺我儿,今日当尔等血肉告祭我儿天之灵。”

阵低沉浑厚话语混合狼音嘶吼声从外面传

众人闻言心脏阵抽搐,他娘狼妖!!

老虽然心中惊骇但还率先反应了过其中怕有误会,自己方并未动手,若能说理或许还有线生机,强自镇定地放下手中刀拱手朗声道:“敢问狼,如何断定我等之罪过,就不怕错杀好人嘛?”

“你们身上残留有我儿血味,难道还不够嘛?”带兽龇厚重声音再次响起,妖狼双目中闪过丝戏谑之色,仿佛看将死之人。

“狼所言不错,先前人已然伏诛成为了狼下之魂,其心生贪念自取灭亡我等不多说什么,可令子之事确与我等无关,乃猎户作孽,还望狼手下留情啊!”老语气中正平和据理力争。

“呵呵,你们人类最擅花言巧语倒不如妖类坦荡,猎户何你可知晓?怕不我儿已遭毒手!”狼鼻息甩化作寒气愤然开口。

“若狼愿意给我等个机会,老夫愿发下毒誓寻找此猎户。”老只恨猎户随意下夹让众人受此冤枉,更恨张立时糊涂铸成大错,怕不真如狼所言,狼崽早就成了猎户腹中之食,抽筋扒骨了。

“不必多言,就些平日里高高去修仙之人也多有狡诈之辈!何况你等手染我儿鲜血凡人!死有余辜!”狼缓步而,语气中充满不耐。

“轰隆隆……”

天际雷霆炸响,闪电划过将狼表情照狰狞可怖,利齿摩擦间发出咯吱咯吱细响宛如刀锯割众人心头。

“奶奶,跟畜生费什么话,难道成了精就不怕雪纹钢刀?”

有家护卫再也不堪忍受压抑气氛当下骂道。

“跟他丫拼了!!”

众人喝骂,闪烁寒光利剑钢刀纷纷出鞘,本就够憋屈了还要被畜生要挟,横竖个死,不如赌把,看看狼爪锋利还钢刀锋利。

“要死,要死!”

云易心跳快得和按死了扳机机关枪样,突突突得压都压不住,下真把退路都给堵死了,真当妖怪好相与,就手驭气化寒之术就能让不知天高地厚护卫死上遍。

“嗷呜!”

仰天长啸,狼汹涌而,闪烁寒光利爪扑咬之间转瞬惨嚎声此起彼伏。

“跑!!”

老睚眦欲裂大喝声,挥剑冲杀。杨帆几人翻身上马,几匹好马本就受了惊吓愣被压服原地,下被马鞭激嘶鸣声,拉动马车疯狂撞开涌向峡谷中奔去。

“驾!”

“小姐夫人抓紧了!”

其余三人身形如燕跃上马背,紧随疾驰马车冲开了围堵,左右挥刀将欲追上马车妖狼逼退。

“呜。。。。”

此时狼背上狈发出声悠长古怪之音,马车前方猛然涌出十几只狼拦住去路,有跃而起上了马车顶发疯般撕咬起,而拉动马车马也几人疏忽间被涌出咬住了后腿,直接哀鸣声摔倒泥泞水坑之中,马车顺势滚翻了开去。

云易身体动弹不得,翻滚之下就跟洗衣机里衣服般撞横梁上甩出了马车,差点当场背过气去,而月夫人等人虽然紧紧抓把手,但般撞击,想情况也好不到哪里。

“你们天杀畜生,老子跟你们拼了!”

见到幕,杨帆从水洼中爬起,脸颊被飞溅木渣划开了口子,顾不得剧痛,便摸了把雨水瞅昏暗中狼影挥刀劈砍,绝境之中爆发出潜力,势大力沉刀竟直接将飞扑而野狼腰斩,接又健步如飞冲向马车挥刀左右劈砍,刀光之下愣逼开了狼,此时后面三人虽然想要突破重围但依旧被狼困住,形势十万火急。

而山坳中几人显然低估了狼威力,双拳难敌四手,四五只狼拥而上,血光飞起间,惨嚎声不绝于耳。狼尾巴扫之下股寒气扑直接将仅存火光给熄灭了,剩下几人只能老带领下背靠山壁苦苦支撑,倒地上狼尸足有十数,此间山坳血流成河。

“呵呵。。呵呵呵。。”

感受身上传冲撞剧烈痛楚,云易躺地上仰面朝天迎雨水,心中不由苦笑与绝望。

“去他娘穿越!”

天空中,丝丝雷光隐现乌云,有如被囚禁蛟龙躁动不安,似乎受到了天雷牵引,渐渐云易灵魂深处泛起了奇异波动与天势产生了共鸣,隆隆雷音之中他感受到了九天之上闪动雷光被云层遮蔽而压抑痛苦,感受到种久久不得解脱无能为力愤懑,更感受到种不能掌控命运绝望。

久久不得掌控身体种强烈内心挣扎下竟然松动了开,过电麻痒从指尖开始传遍全身,犹如大河奔涌冲破桎梏,云易双眼猛然睁开,眼眸中抹琥珀幽光闪过,灿若星辰。

“咔嚓。。。”

股庞然气势冲天而起直上云霄,隐有龙啸之音,道粗如手臂紫色雷霆撕裂乌云,惊雷炸响山谷之中,大地颤动山石翻滚,瞬间云易仿佛置身天上,感受到了雷霆舞动,感受到种狂放不羁自由,种玄奇感觉如同电光瞬照亮心扉,将之前恐惧、焦虑、压抑和混乱感扫去,让他心宁静了下

惊雷炸响,百兽震惶!此刻巫峡山中所有狼神魂犹如遭受重锤轰击,天威之下均趴俯地上,浑身剧烈颤抖发出呜咽之音,马匹更地上不再站起,观其方向竟褴褛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