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向死而生

小说:乾坤辟易 类别:言情小说 作者:静极思动 字数:2262

“呼。。。“

潮湿风扑面而,丝丝凉气沁人心脾,朦胧中,云易吃力睁开了双眼,此时自己正安静躺在片湖面上,四周片水汽氤氲,碧蓝湖水澄澈如镜望无边,这片空间仿佛未从沉睡中苏醒过般,神秘而久远。

“这里是?”

反复打量四周,云易不解站起身,从脚下传那厚实触感跟真实似乎并没有区别,轻轻抬脚,水滴滑落。

“啪嗒。。啪嗒。。。”

圈圈波纹在脚下荡漾了开去,那瞬间似真似幻,奇妙不已。

“大道无形,育天;大道无情,运行日月;大道无名,长养万物。为化众,名为得道;能悟,可传圣道。”

道沧桑悠长声音宛如雷音,自苍穹上,滚滚而,回荡四方。

云易心中受到那股莫名感觉牵引,不由向声音发湖泊深处走去,脚下水雾像有灵性般自动分开,竟形成了条小路弯曲不知通向何处。。。

时间在这宁静中似乎都停止了下,不知走了多久,四周水雾开始翻涌幻化,灵台古观,青石古井,苍郁龙柏,阴沉天空,以及四周受惊游客,浮现眼前,仿若回溯到了现实中,云易此时正以种奇特第三视角看眼前发切,几名身白衣救护人员正带设备抢救上那个满头白发形容枯槁“自己”,似乎没有放弃希望。

祝林眼睛潮红,双拳紧握站在侧,同行众人有手机打电话,有则呆在原不知所措,片茫然。

“哎!”

云易长声叹息,走到祝林身后想要伸手去拍拍他肩膀,却发现手掌仿佛划过空气般根本无法触及,切犹如镜花水月。

“我大概是已经死了吧!”

云易怔怔自己双手,苦笑不已,死这么莫名其妙,真好不甘心!

“嗡!!”

似乎是感受到了云易波澜心境,忽而有抹灵光自胸口处遁悬浮在云易面前。

那是柄并不显眼黑色剑形护身小符,但是却似剑非剑,似伞非伞,似塔非塔,符身上用精工细纹镂刻了火焰般螺旋升腾图案,黑光流转间隐有金芒闪动,剑柄与剑身链接处雕琢了两个隽秀篆字:辟易,透露种古朴沧桑感。

云易端详小符,心中震,难道自己身上发切竟与这剑符有关?

不知从何时起,云家祖上便直将这枚小符当做传家宝并再三叮嘱定要代代相传好看管物件,符名乾坤辟易,据说可辟邪祟保平安,细细想也是有些神异,从小体弱多病自己带上了它,哪怕感冒都没有得过次,只是这件事,自己从未放在心上。

“千载光阴,幽幽而逝。如今终于有人了!”

悠忽间人声响起,语气中说不沧桑。

听到此间竟有活人说话,云易急忙回过神声音源头望去,只见那苍青龙柏随风摇曳,道人影从中显像而,老白袍云袖,鹤发童颜,长髯飘飘间好似谪临世,徐徐走,身下水雾翻涌匍匐,仿若万臣朝拜帝皇般。

云易与对视几眼,只觉头晕目眩,多看会儿便有种快要被吸进去错觉,面容大惊下心知是有神显圣不由顶礼膜拜举,可惜刚想拜下却见身下柔风乍起,身子竟是不听使唤。

“你能寻得此处识得碑文也不枉造化场,无需多礼。只是天意难料,此番催动器口诀却是需承受因果,白白消弭机,可悲啊!”

轻抚长髯,感慨不已。

“请问。。长,我这是死了吗?”

云易手心里浸汗水,忐忑问道。心底虽已有了答案但却仍怀有希望,起码没有下子就嗝屁或许证明自己还有救。

闻言摇头叹息道:“,死非死!”

“那我还有活回去得希望?”略微沉默后,云易再问,身子也紧张略微有些颤抖。

“魂气归与天,形魄归于,从此消弭在阳世间,不入轮回,你可还想回去?”

此番话语令云易连连摇头,满是不信,嘴唇轻咬,强迫自己冷静下,半晌后忽然想到,自己既然机缘巧合到这里,人显圣想必自有解法,便继续拱手开口:

长,晚辈见识粗浅不信世间有,但也曾听说过人,长久视,有开山辟海莫大手段,今日见前辈手段定是真临世,不知可否为晚辈指条路?”

看了看眼神炽热云易眼,似是知晓他心中所想,当即笑道:“没错,老夫确实能够帮你脱离此,只不过,你可有这资格?”

云易怔,心想这定是长要试他番,沉默片刻,方才斟酌言辞,道:“晚辈不知道此是何处,也不知道前辈是何人,不过既然晚辈能识那无字石碑到这里,想应与长有缘,长若是不愿相助,此前又何必显圣于此?”

闻言,不置可否。

云易见状,心中又坚信了几分,冷静过后,他盯,缓缓道:“晚辈拿不什么东西报答长,但绝非忘恩负义人,请长放心。不过,晚辈似乎看,您似乎直在等我吧!”

话语说完,那瞬间,凭借股敏锐直觉,云易还是能够确定,在老眼神深处,有抹异样光芒闪而逝。

双目微眯,看不喜怒云易,道:“呵呵呵,你这小子口狂言,倒是有什么资格值得老夫相等千年!”

“轰隆隆。。。

话语落毕,四周虽然并没有什么恐怖气势弥漫,但却自有股压迫感散发,令得翻涌云雾时间安静了下,天空中雷声隐现。

云易咬紧牙关心头打颤,威哪怕是稍有丝泄露都不是他能忍受,此刻心头犹如万斤重石压身更是强撑酸软膝盖伫立当场,眼神不畏不惧,倒真似那初牛犊。

那种压迫如雷云般滚动,如此好半晌后,云易亦不为所动。

“不错,这小子倒是心性不屈,心思缜密,或许剑灵真没有选错人!”

这般想,老内心震动,面无表情苍老面庞上,忽抹无奈笑容浮现,叹道:“呵呵呵,道行不济,竟是连小辈都唬不住了。”

又继续开口道:

“这里是魂境,由乾坤辟易所封存空间,独立与现实方小世界,或说这才是魂井真正。”

他转头望向龙柏下方那堆已经碎成无字石碑意有所指:“虽然劫数难逃,但大道五十,天衍四九,凡事尚有线机。你祖上应有奇遇,得以守护乾坤辟易,器有灵,能护你神魂助你识别天箓,所谓祸福相,今日事于你也算造化场!”

“还望长赐教!”

云易心头恍然听话外音,急忙俯身拱手请教。

目光幽幽,没有急回答却问个看似好不相关问题:“你可知凡有何分别?”

云易沉吟,绞尽脑汁思索番后开口答道:“长,修得是长便是人!”

“非也,非也,人虽多长,但这世间妖魔多有长,却并不是。”老摇头,神色无喜无悲。

“晚辈愚钝!”云易心中茫然,只好坦言。

将语气放缓了些,目光凝视云易。

“顺为凡,逆为!世间修,皆是行走在通往死亡道路上寻找希望,以心合道,置于死而后,要破此劫,唯向死而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