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李家

小说:乾坤辟易 类别:言情小说 作者:静极思动 字数:3161

“阿嗬。。。”

次日晨,起了个大早,房的床还真是舒服,一觉醒便是浑身舒坦,说也怪不意思的,昨日入住栈,唯一剩的一间房众竟是留给了自己,是月夫的心意,便也不再推辞就般住了下

厮打热水,古朴的木钻便是将头发蹩脚地打了个向后的发髻,两侧留下一缕鬓发,换了昨晚杨帆给的那套还算合身的黑色劲装,下倒是颇有一种江湖少侠的感觉。

端详着镜中完全陌生的脸庞,感叹

“哎?长发的感觉像还挺帅嘛!”

一碗阳春面,便是跟翠与韵儿姐出了门,那引路厮拿了一两银,别提多高兴,率先走在前头滔滔不绝地介绍了起。一路说说笑笑,的打扮跟在二女后面倒是像个贴身侍卫,和谐的紧。

安陆城中心区是最繁华热闹的地带,决定着整个城镇的经济命脉,店铺林立,商品繁多,车马行络绎不绝,玉河坊正是坐落于此处。

到了繁华的商区,此刻的街也是行熙熙攘攘,跟过年一样热闹。

“香脆可口的冰糖葫芦!不甜不要钱!”

“文房四宝,古玩奇珍,走过路过,不要错过!诸位客官都看看!”

“耍猴,天南海北走个稀奇,过瞧瞧看哟!”…

左瞅瞅,右瞧瞧,脸的神情就跟刘姥姥进大观园一般精彩,街两边的店铺门面可要比前世旅游景点中的古城有味多了,贩商贾沿街摆摊,叫卖声,玩笑声,讨论声不绝于耳,甚至掺杂一些口角骂架,混蛋话。

姐,少爷,说起玉河坊名,是因为玉带河穿城而过,早些的时候往金灵古的商贾们乘船沿河叫卖,渐渐形成的规模,后就划分成了坊市了,前面便是坊内老字号-金绣坊了,的绫罗绸缎可都在呢!”

带路厮一边解说一边引路,将众带到一处挂着红色牌匾的二层阁楼,进进出出的还真不少,大多都是女,还没进店便是飘淡淡的胭脂水粉的味

,您看什么只管开金口,钱不打紧的。”

韵儿姐回首对,自己一路翠走走停停确是买了不少东西,可是却只是笑笑看着,似乎玉河坊里并无钟意的东西一般。

“没事,姐喜欢什么,某陪你们逛逛也挺的。”急忙摆摆手推辞

说实话一路却是有几样玩意挺感兴趣,可一问价格还是算了吧,两个字,吃

姐,他脸红呢,心里喜欢的紧,准是不意思开口!”

翠拉住韵儿姐狡黠一笑,在一旁打岔。

“二位姐,您是要看布料呢,还是衣服,是要量身定做还是买现成的?我看您身材苗条纤细,咱店里多衣服都合适呢,定是美妙极了。”

见到众进门,身着华服的掌柜立马招呼了过,见一行中显然是以韵儿姐为首的,会便是殷勤地问

“先为位公挑一身吧,我们二暂且看看。”

,我见公一身黑色劲装,倒是颇有少侠英武,要是想买类似款式地,店定能让公满意。”

掌柜笑,别管买与不买,马屁拍地倒是叫心中舒畅。

边走边看,用手摸了摸柜台摆的料,从那滑腻柔软的触感便是知晓些均是等的衣料,即透气又舒服。

“掌柜,匹黑色金纹的丝缎,多少钱,做衣服怎么算呢?”

指着货架最排的一匹黑色布料问

“哎?我瞅瞅,奥哟呦,公眼光,黑金龙纹布可是从福州大老远运的极品,丝织就,掺杂西域特有金蚕丝,不仅穿起舒适还有避火御寒的效果,一般的刀剑可是很难划破的,是侠士行走江湖必备啊!”

掌柜顺着一瞧,面色一怔,赞叹

“哎呀,公是问你怎么算价钱呢!”

翠不耐烦地在旁了一句。

“奥呵呵,西域金蚕丝织就的绸缎平时可不多见,本店也就独有么一匹布而已,所以只能当作压店宝贝整匹售卖,再加从福州过山高路远,价格自然会贵一些,一匹布的话大概要二十两银。”

“二十两?”

心头惊得大骂,丝绸果真是价比黄金,一匹布也就做几身衣服而已,却抵得百姓家五六年消费,难怪寻常家根本消费不起。

“罢了,罢了!你可莫要血口大开啊!还是帮在下选一套最便宜的黑色束身装吧,轻便舒适就。”

“公若真是喜欢,便买下便是,韵儿里的银是够的呢。”

转身就走,那果决的样,让韵儿姐哑然失笑,虽说面料贵的吓,但娘亲吩咐过,无论恩公喜欢什么便买下,今日出门给的银两,足够用了。

“呵呵,韵儿姐的心意,某心领了,只是某觉得么昂贵的料穿在在下身却是可惜。”

摇头,其实心中也颇为钟意那黑金龙纹的料,但是么多银两实在是太贵了点,况且一整匹布自己也用不了么多啊!

“且慢,掌柜的,为位公做一身衣服的话用大概用多少料呢?”

此时,一位身着白衣束发高冠手执折扇的年轻男,忽然走,同样打量着那匹黑布,饶有兴趣地开口问

“额,儒衫长袍、对襟长衣、劲装束身和常服,不同样式耗费的料也是不同!若是以位公的身材,做劲装束身的话,大概只需要八尺布足以,一匹布四丈却是还余三丈多呢。”

掌柜细细打量了一遍的身材估摸

“那,便是帮做一身衣服,剩下料便由我李某买下了,貌似店里也没规定不准合买一匹布吧!”

“唉唉,哪里哪里,只要位公没意见就。”

掌柜闻言面色大喜,激动地搓着手,可是大生意门啊,一下能卖出一匹黑金布,其中油水可着实不少。

“在下李冰,对黑金龙纹料也是颇感兴趣,可惜今日出门身所带银两恰少了那么点,若是位公真心喜欢布料,就由在下出个大头可?”

李冰意思的朝着拱手,方才他在一边打量许久,总感觉似曾相识的样,却又一时想不起,但观其气血旺盛,呼吸绵长,想必也是江湖侠士,奇之下,不由起了结交之心。

“在下,若是样的话,就多谢李公美意了。”

趁着搭话的功夫,其实也在打量着位李公,观其年纪倒与相仿,但总感觉有种说不出的别扭,具体形容的话就像是面容中透露出一种女的阴柔秀美之感,还有那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胸脯,丫感情女扮男装啊!

“哪里哪里,确实囊中羞涩却又喜欢的紧,掌柜,待会帮我包起,衣服我自会找做的。”

“哎哎就包起!我先帮位公量量身手长短。”

掌柜从柜台去了木尺,丈量,三两下就量了数值,兴致冲冲地跑到后堂裁布去了,黑金龙纹布可是需要用专门加热过的烫刀裁剪,马虎不得。

“不知是哪里士,总感觉有些眼熟呢!”

趁着会功夫,李冰攀谈起,颇位投缘,至于韵儿与翠同样礼貌的报以微笑。

“姑且算是本地士吧,今日是陪自家姐出逛逛,倒是有幸结识李公啊!”笑回。

“哈哈,在下自幼喜武艺,今日见颇有眼缘,想必公也是江湖中?”李冰轻抚折扇,举手投足之间有种洒脱之气。

“李公说笑了,有的地方便是江湖,又有谁不是江湖中呢?”

“啧啧,说的也对!”

聊了许久,对此李冰便也是有了大体的印象,原李家的武行有着演武的传统,今日出门正是要为府采办一批物资,老爷的寿辰在即,马虎不得。

谈话地功夫,掌柜便是抱回了布匹,称重完毕后才开口

“李公,您的黑金龙纹布包了,去个零头,十五两足以。”

“呐,不少你的!”

“哎哎!”

掌柜满心欢喜接过银,等目送李冰离开后才立刻招待起,裁着衣服的功夫,为了缓和下无聊的气氛,向着掌柜奇地打听

“不知掌柜可否知城里可有姓李的大户家?”

“哎呦,城里姓李的不少,要说大户还真有!城南李府,那可是将军宅邸啊!李公曾是成先皇亲卫,又随先皇转战西北,立下了赫赫战功,官至参军大将,如今解甲归田也算独享清福了!”

掌柜说完,露出一丝钦佩的表情,接着又:“公有所不知,别看李家如今荣华富贵,李公的生经历可励志的很!”

“奥,可否说听听?”

闻言了兴致,笑着追问,难得有种听到听故事的感觉。

“呵呵,李公本名为李自成,生大起大落,年少时家境富裕,其父乃是福州巡抚,两袖清风,嫉恶如仇。当年为平福州一宗冤假错案,得罪了权臣,惨遭陷害,全家沦为了乞丐,福州百姓联名书无果后,哎,父母也在寒冬中丧命,不可谓不惨呐…”

说到里,掌柜的语气也随着有些伤感沉重的意味。

“后呢?”听到里,内心震撼。

“或许老天爷开眼,让李自成靠着百家饭活了下,更是有了奇遇,被一位佛宗高传授一身武艺,从此隐姓埋名,习武如痴如醉,一朝武举及第,参军封将,终于在圣面前为父母沉冤昭雪。”

掌柜徐徐,神色感慨。

“后评书中又形容其孝绩为“以武动天”,成了一段佳话!”

一个,以武动天!”

听到里,让有一种压抑尽除的畅快。

,衣服做了,客官您先穿试试,绝对合身!”

谈话间,掌柜已经替了外衣…

大约一刻多钟后从内堂出,已经换了一身崭新的黑纹劲装,当真英姿飒爽的少侠模样,回头率着实不少,果然还要靠衣装啊!

...

出了金绣坊,又在客栈厮的引路下兜兜转转,朝着流最多的玉河坊中心走去,远远便可闻到空气里飘荡的檀香味,隐约间还有飘渺的钟声传,在贩们嘈杂的吆喝声中有种特别的韵味。

“公姐,前面便是咱安陆城的庙司坊了,拜拜城隍爷,祛病消灾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