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妙林圣手

小说:乾坤辟易 类别:言情小说 作者:静极思动 字数:2616

安陆城一个大城,向西可去往州他府,向东可达大乾各境,因为金灵古缘故,往来安陆城客商络绎绝,大大小小客栈数胜数。

筑小栈在城中客栈里算大,甚至还有些陈旧,但却有一种古色古香韵味,由于位置偏僻,即便饭点,依旧没什么客上门,冷冷清清样子。

黄昏时分,有一辆一看就少路马车,在随从军卫护送下,从东边驶入安陆城,飞快驶过富丽堂皇天喻楼,停都停,一直飞驰到城内另一端,筑小栈门口前,才停下来。

“几位军爷,知光临小店要打尖还住店啊?本店有新到河鲜野味,包您满意。”

靠在门边打着瞌睡小厮被马车声惊醒,当下擦擦嘴角口水,迎过去。

领头军士翻身下马,瞅着有些掉漆牌坊,眉头微微一皱,没有回小厮话却直接走到马车旁朝着车内拱手:

“夫,当真要住这里吗?天喻楼可比这要舒适多啊!”

这三层小楼客栈,虽然有些老旧但还算干净,月夫掀开门帘瞧瞧便露出满意得笑容:“李军师,有劳,就住这里吧!”

“哎,夫哪里话,能为夫效劳等荣幸,即这样,那在下就多打扰夫休息,知府大那边改日再登门拜访。”

那军士点头,便又朝着小厮开口吩咐:“小厮,这客栈们包,十天内一切费用只管到府衙报账,可听得清楚?”

“啊?全包?哎呦,小清楚,小清楚!”

那小厮哪见过这样大手笔,心中都快乐开花,急忙点头应。心中暗暗猜测哪位大物亲至,得啊。

几位军士受知府大任命前往东城门迎接州知州家眷,此刻还要急着回府衙汇报,便再多作停留,拜别月夫一行后便扬长而去。

将马交给马倌,取行李随小厮进门,客栈中此时虽然冷清但客房已有少已经入住,既要包下客栈,小厮自敢怠慢,转身便要上楼赶,月夫见状却急急对王老

“王老,告诉小厮,咱们只要几间普通房,够用舒适就可,必铺张浪费,更必赶,老爷见也会。另外打听下这城里可有高明大夫,多出些诊钱,麻烦家来客栈为大家看看伤势。”

王老点点头便前去唤回小厮,出半炷香功夫就打听回消息。

“回夫,那小厮说这城里大夫少,但真正高明到家喻户晓大夫却只有玉河坊叶大夫,凡叶大夫看过,无论疑难杂症均药到病除,当得起杏林妙手一称。已经吩咐那小厮去请叶大夫。。。”

安陆城中心区域,车水马龙市井巷两边,商铺林立,稀奇古怪商品,琳琅满目,让过往啧啧称奇,这里正城内最大商贾聚集地-玉河坊。

在这偌大坊市中心有一家古色古香药铺,雕龙画凤檀柱之上,正正方方地悬挂着一块漆黑如墨地牌匾。三个苍劲古朴淡金色大字,深刻牌匾中央:玄草堂,凡从堂前路过均会对那阵阵扑鼻药香感到惊奇。

堂前,一个身着青袍,两鬓斑白老者正在称点药材,熟练在各个抽屉里爪一把捻一丝,过一过柜台小秤就放入黄纸包内,一副药消半分钟就抓

“您收,这祛风汤,记住先用凉水浸泡两刻,后用武火煮沸,再转文火熬制一个时辰!早晚各用一次!”

,谢谢叶大夫,谢谢叶大夫!”

“哎,慢走哈!”

目送最后一个拿药离去,老者站在门口望望天色,此时已经夕阳西下,玉河坊内灯火通明,一片繁华之景,而这老者正那小厮口中所说杏林妙手,叶玄。

“叶老,方才张生只付十文钱,咱这药材本钱可还要二十文呢!算上诊费一共三十文。。。远远够啊!”

老者身后,身穿火短袍矮胖中年点着算盘,叹息

“呵呵,施徳,咱开医馆济世救,保百姓安康,那张生家境贫苦却尽孝有方,老母亲卧病在床,这钱即使要也罢。”

“哎,您说!行善积德啊!这天色,医馆打烊?”施徳急忙笑

“嗯,开着门就,让这万家灯火喜气为医馆洗洗病尘,反正又没啥值钱东西。”

叶大夫微微点头,看样子今日会有病上门问诊,这般想着便绣袍轻挥背过手准备去往二楼雅室。

“叶大夫在吗?叶大夫?”

此时一个身着麻衣小厮冲进来,大大咧咧样子,这让刚刚清点完账目施徳,心情有些郁闷,莫又要加钟

叶大夫抬眼望气,一看便知此虽然有些体虚倒也大病之象,便:“这位先生要慌张,可需要看病问诊?”

筑小栈客官有请,需要叶大夫出诊一次,这那客官给银两。”

说罢小厮便从怀里掏出一大锭白银放到桌上,竟有十两之多,能出这么多银两绝非普通百姓,这下倒让二有些惊讶

“可否告知叶某,病所患之症有何表象?”

叶大夫经验丰富,这般问提前做准备,以防万一。

“额,没啥大病应该,那几外伤样子,倒少血。”

小厮挠着脑门回忆

“奥?还请让叶某稍做准备,这就出发。”

叶大夫没有收那小厮银子,即便出诊这十两银子却绰绰有余,反而等看完病患之后再做打算,于背起药匣便随小厮出门而去。

半个时辰后,筑小阁一楼,易正坐在桌子上狼吞虎咽地吃着店家上一碗吞面,皮薄馅大,还有一碗薄脆羊杂,半碟小腌黄瓜,算得上丰盛晚餐,加起来只需要二十几文钱,贵。

片刻后,身后响起脚步声,用回头,易也知谁。

“喂,小乞儿!”丫鬟小翠声音传过来。

易苦笑,揉揉额头:“都告诉名字能改个称呼么?”

小乞儿这三个字,可实在怎么中听。

“小屁孩!”小翠嗔他一眼,递过一小碟已经剥栗子,放在易面前。

又从家小姐那里偷吃?”易翻翻白眼。

小翠把眼一瞪:“哪里?这小姐给,小姐待。有什么吃都会分一点。”

“那为什么留下服侍她?”易将栗子扔到嘴中大口嚼起来,丝毫没有神仙高样子,反倒有些滑稽。

“小姐和夫旅途倦乏,说要休息休息,用服侍。”小翠答,说完眼波流转,撇易一眼:“小乞儿,以后打算做些什么,真们去开府吗?听说老爷府宅可大一个。”

“呵呵,先四处走走看看吧,这安陆城就错,或许会呆在这里一段时间。”易笑着摇摇头。

小翠撇撇嘴:“说这么听,拿个破碗到处乞讨么?姐姐当年又没干过。”

易只笑笑,没解释。

“明天要陪小姐去玉河坊逛逛,也去吧,顺便买几身换洗衣服,现在脏兮兮样子,小心将来讨到老婆奥!”小翠玩笑

她生颇有些妩媚,姿色也差,这般说话时候脸上表情暧昧万分,更添诱之感。

易低头瞅瞅身上,确实有点灰尘扑扑感觉,过也还过去啊!便想戏耍一番,开口:“,要能讨到象这样老婆就更。”

小翠掩嘴轻笑:“当真坏死。就算神仙,也活该一辈子乞讨,倒要考虑该引狼入室。”

“恩,真得考虑。”易神色郑重,小翠随性与亲近让他颇有种有趣感觉,就熟识已久,毫无拘束,也乐得开这个玩笑。

胡说,没见过哪个乞儿象这般口花花。”小翠嗔易一眼,慵懒地站起身:“容易能放松下今夜生歇息吧,也累,待会大夫来别忘让看看,虽说现在活泼跟个小猴子一样,还注意点!”

“恩。”易点点头,目送小翠上楼,便继续风卷残一般将桌子上美食一扫而空,这才心满意足个饱嗝,抬头望向门外,那里多一位背着药匣,额头泛着细密汗珠青袍老者。

“哎哟,叶大夫,您慢点,小厮这都跟上您啊!”

身后小厮一嘴抱怨地跑进来,一阵气喘得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