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仙府秘闻

小说:乾坤辟易 类别:言情小说 作者:静极思动 字数:2573

“诸位伤势叶某已经用云灵散止血辅以万创膏化瘀,但野兽咬伤难免些毒性,这清风散还需诸位每日服用次,注意七天内莫要再剧烈活动,免得伤口恶化,明日叶某再让送些去除疤痕膏药来,便无大碍!”

云筑小栈中,叶大让小厮端来热水并撒些消毒药粉为几依依擦拭后换下临时金创药,期间哪怕青衫沾染血污也丝毫不介意,直到为所都处理完后这才叮嘱道。

“哎呦,叶大好手段,这凉凉药膏抹点都不疼!”

啊!谢谢叶大!”

王老几这会坐在床边不敢乱动,生怕将刚膏药给弄散,口中却赞个不停。

“叶某见诸位都武艺在身,怎会被群畜生伤成这样?”

叶大边整理着药箱些好奇地问道,几之伤明显被利齿撕咬所致,显然遇到什么凶猛野兽

王老闻言左右看看几这才叹口气说道;“不瞒叶大,但这事还些邪乎,望叶大莫要宣扬出去,免得引起恐慌。”

“奥?不知王老何出此言?”

“当日我等妖邪。。。。”

待得把房门关后,王老这才把在巫峡山遇到狼妖之事原委说出来,饶叶大较多识光也很少听到这种邪事,当下也脸严肃。

“没想到你们从妖邪手里逃得性命,当真福大命大啊!”

“哪里,若不云公,咱几个可都回不来!”

极,极!”

杨帆叹道,引纷纷点头,满脸崇拜,饶王老等没亲眼见过那玄奇幕也觉得不可思议。

“几位可说那云公神仙?”

叶大两眼瞪不敢置信。

“云公不让我们这么说他,唉!”

“对对,真正都很低调啊!”

见到叶大,几感慨地叹道。

“对,叶大,方才您进门时候可曾见过公?我看见他在楼跟小翠聊天来着!”

杨帆忽然想起什么,说道。

“奥?竟?”

叶老抚胡回想起来,确实曾见过个穿着破烂模样俊秀年轻坐在桌吃饭,当时着急没太注意。

“对,云公,但之前直昏迷不醒,身体怕恙,烦请叶大去看看好!”

王老特意嘱咐道,大家恩公可不能忘

这座古城夜晚依旧热闹,远处往来,叫卖小贩,杂耍片祥和,

三楼雅室内,云斜靠在弦窗,手中剥着橘,这对面街表演皮影戏,说段江湖事。

视力与听觉很好,从高处向下望去,皮影戏细节历历在目,演戏先生口才,愣段《仗剑行天涯》讲栩栩如生。

“话说那剑宗少侠为救郑家母女,单枪匹马杀黑风寨,剑出如龙,但凡挡路山匪无不就地伏诛,那夜杀个畅快,整个山头片狼藉。。。。”

“恩?”

看着听着,忽然间云发现从后方浮现出两道黑色虚影,在灯火中些模糊不清,他揉揉眼睛再次凝神看去,双眸中金色光芒闪而逝,那影渐渐清晰起来,竟两名身着黑色役袍手执兵器男

烟雾黑影视若无物般穿过群走到最前方,跟众般饶兴致得看起来。

“鬼???!”

作为个长期混迹于灵异论坛资深水军,光从打扮便能大概推测出些事情出来,这个世界仙,妖,自然定

心中打颤随后瞳孔缩,发现自己居然能清晰看到他们后,他心思急转想装作无事发生般继续看皮影戏,另边却又偷偷打量着这两个鬼。

“不像凶神恶煞厉鬼啊?”

能不惧气而夜行,相貌也跟正常般无二,头戴高帽,

“巡夜不巡日”“管阴不管阳”

难道地府阴差?既然不恶鬼,这么想,云似乎那么点继续当观众底气,毕竟鬼神这等事物可不谁都可以见识

大概也就盏茶,那俩鬼差忽然低头窃窃私语番便转头望向方向,点疑惑。

眼差点把云吓得从窗下去,强忍着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继续看着皮影戏,心中却批。

“总感觉那小能看到我们。”

“切,大概错觉吧,看戏呗!会还巡夜呢!”

两名阴差草草打量会,便不再理会,只当作个举止古怪,毕竟坐在窗看戏实属奇葩。

见到阴差没继续关注自己,云也算稍稍松口气,这下可不敢再偷看,急忙关窗回房间,坐在床胡思乱想起来。

“这个世界鬼,自然也,自己必须要自保能力才行,看来要好好谋划。。”

“咚咚咚。。。云公在吗?”

“啊!快请进!”

大概也就半个时辰不到,阵敲门声将云思绪打断,开门看原来背着药匣叶大,急忙行礼,伸手作请。

来到桌前,云将泡好碧螺春给叶大杯,这才坐下来。

“从公脉象来看,除些气虚,倒不似大病之啊!只脸色悄悄些苍白,难道什么惊吓?”

叶大收回搭在云手腕处手,点点头,心中担忧去大半,开口问道。

“呵呵,或许之前事情心余悸吧!没啥大不!”云笑道,他可不好说自己刚才见鬼

“恩,明日老朽让送些安神汤药过来,云公可服下,想来没什么大问题!”

“那就多谢叶大!”云闻言,再次拱手作谢。

“云公,再下还些疑惑不知当讲不当讲!”

方才号脉,叶大便发现奇特现象,别看云双十年纪,可从脉象反馈回来表征来看,雄浑真气在体内运行过迹象可又现在没内力波动,当武功尽废后,实在可惜。

“但讲无妨!”

微微愣,还开口问道。

“从云公体内气血强度数倍来看,之前当身不俗武功在身!可如今体内没内力,经脉受损,怕今后再也当不成武者!”

叶大语气些沉重,此事对个武者而言确实些残酷

“连叶大都没办法吗?”云心头惊讶,却并没那种伤感,只平淡地问道。

“唉,叶某只能尽力试试,希望不大!对于经脉问题,外力只辅助,还看个恢复能力,大多数情况下,但受损,怕难以回天!”叶大神色唏嘘,坦言道。

似乎怕云消沉,叶大又出声安慰道:“以公目前情况,除不能动气倒对正常生活没任何拖累,还请公放心!”

“那就烦请叶大为本试可好?即便不成也不妨事!”

知道叶大意思,看来这身体之前定过什么不同寻常经历,能不能成为武者,他看很开,毕竟能活下来已经万幸

“呵呵,云公这般心态倒让叶某敬佩,拿得起放得下,难能可贵啊!”

叶大面色缓,对于云这样洒脱心态不由暗加赞赏,当真

待品完盏茶后,叶大些迟疑地道:“恕老多言,云公当不普通吧?”

沉默会,开口道:“叶大为何这么说?”

叶大叹道:“若个普通,体内经脉受损到如公这般地步,怕就算保住性命也会落个半身不遂结果,可不能如公这般正常。”

确实,叶大不提云还没发现,先前那种不适感觉已经尽然消散,现在身些疲累确实并没其他不妥

想到这里云挠头,不以为然地道:“呵呵,兴许我体质好呢?”

叶大点头略深意地笑道:“若这样,当也说过去。老朽倒知道处地方,公能去,这经脉问题并非无解,不仅如此或许还另机缘。”

面色惊喜地问道:“不知,叶大说得这地方哪里?”

叶大放下手中茶杯道:“此地名为灵隐,位于云梦泽深处,其中苏氏仙府,灵隐外设阵法,常难以得见。苏氏中与老旧,改日老朽带公趟,能不能得见还要看公造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