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生辰宴

小说:帝苍陌殇 类别:古装言情 作者:夏叶萧墨 字数:2867

么说,你们被那女孩给利用了。”丞相府,夏俟啸坐于主位上,张脸上看不出悲喜。但跪在那里的感觉背部都僵硬了。

“爹,那女孩太可恶了,你定要将她抓住给儿子出气!”还没等跪在上的说会话,夏俟祁先忍不住开口请求。

夏俟啸安抚性看了他眼,对于自己和爱的独子,他无疑十分宠爱的。随之又看向单腿跪在面上的,“你们可查出那女孩的身份?”

“那女孩名为陌,源士修为不久前到帝都,后与少爷发生争执,身边就只少年还哥哥,怀中抱着只不知道什么品种的魔兽,那魔兽也些攻击力,那少年和她的哥哥源王修为。”

“就些?”

,查不出了。”

夏俟啸闻言眯了眯眼,“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立刻抬手作揖退了下去。

“父亲?”

“祁儿,父亲会帮你抓住的,你要好好准备接下的事情知道吗?”

,父亲。”夏俟祁低下头。

“再三天便闵涟逸的生辰宴,请帖已经发了下,你那晚与我同前去。”

。”夏俟祁在外面的时候尽副无法无天的样子,但在家中却依然十分敬重自己的父亲的,也正因此,夏俟啸愿意宠着他。

……

“小陌,我没想到你竟然阵界师!”施雨涵看着帝,眼中着惊叹,毕竟阵界师很稀少的,尤其么小的孩子,竟然连她身边的都没看出怎么布的阵。

些兴趣。”帝含笑说道。

“陌很厉害的。”旁叶璟珩完全不见了对战时的样子。

挺厉害的。”源王中期的那么突然的袭击竟然都只让她气血翻滚了下。

闻言不禁笑开,“你们太夸张了,你们也很厉害,我都看见了。”

闻言相视而笑,施雨涵他们并没跟着帝回宅,而在探知了帝的住所后便先回了施府。

抱着魅华跟叶璟珩两路回了府邸,不过次叶璟珩回到府中后却没直接回去,而跟着帝到了她的房间里。

“你想什么时候去把黑精石取回?”

“你就么笃定黑精石不我失手丢掉的吗?”黑精石当然要取回的,毕竟她可将自己花高价得的东西拱手送的习惯。

叶璟珩闻言当下就笑了,眼中划过抹戏谑,“你说呢?算了,我只想告诉你,哪天去把它取回的时候叫上我起,意思的事要不能见到那真太遗憾了。”

“叶璟珩,你翩翩佳公子的形象要被你破坏殆尽了。”她虽如此说着,但双眼睛里却没对叶璟珩与形象不符的丝毫的介意。

“那啊,给外看的。”他说着,脸上的笑容愈发灿烂,却也不再多说什么,站起身就走出了屋子。

抱着魅华,摸着它的毛,在叶璟珩走后,脸色逐渐变得白起,头脑尽压抑不住的眩晕。

“过度使用魂识的后遗症了。”

“嗯,点难受,没事,我睡觉就好了,别担心。”果然,直接用魂识勾动天对于她说还太困难了。

“你去睡吧,等晚上用膳时,我叫你。”

“好。”帝闻言,也没再推辞,转身就上床了,顺便将魅华放在了自己的床头边。

入睡很快,不会就发出了均匀的呼吸,但她床上的魅华却在她睡着之后睁开了眼睛,身形闪失去了踪影。

…………

行走在片空旷的荒上,间到处充斥着压抑、杀伐和血腥,不知道死过多少的土早已经失去了原的颜色,变成了猩红的片。生机断绝、死气弥漫、杀戮肆虐,震耳欲聋声音不知从哪里响起,天间瞬间填满了,天上下,各种源气不断交错闪现,的修源者倒下,对面那不知什么的“”——如果他们能称为的话——抬手间便片灰蒙蒙的颜色,带着极致的压抑,收割着的性命,但那些踏上战场的如同悍不畏死般,哪怕死,也要在死前拉着进行源解,拉着些毁了他们家的、杀了他们的兄弟姐妹、朋友知己的狱!

不知道谁的胜利,打到最后源气耗尽便拳脚相向,如同修为的普通,用最原始的方法拼死在夺取对方的生命。

面的战场血流成河,空中的战场山崩裂。那些举手投足间都着毁天灭的能力,漆黑的雾气与天间的源气形成鲜明的碰撞,天空间仿佛出现了道道裂缝般,整都开始动荡起,如同被晃动的水面。

在那其中,她穿着身蓝衣,在片被血色染红的天间显得尤为醒目。她被三围攻着,却依旧不见丝毫慌乱,手中拿着把漆黑的黑色长剑,或大开大合狠厉无比,或绵软无比、以柔克刚。那剑的颜色黑的纯粹,恍惚间竟给种绝佳的水墨流动的感觉。

流墨……

不知怎么,帝下就想起了名字,流墨啊流墨,他吧,那样把剑应当名字了。

不知她太过心心念念名字了,还她出现错觉了,她感觉那少女似乎看了她眼。但紧接着她就见那少女的剑直接就在她面前的的体内划了过去,从头到脚,那瞬间就被劈成了两半,但被劈成两半的身体却没分开,而直接消失在间,身体化为粉末,连滴血都不曾留下。

突然之间,所切都消失了,没血流成河的土,没拼死厮杀的,没毁天灭的战斗,没那把或许叫流墨的剑和持剑的少女,只剩了她和无边的黑暗,黑暗中隐隐传道声音,它说,“快点醒过啊,要快点醒过。”

忍不住问,“你谁?”

然而那声音却不会回答她,只直重复着,“快点醒过啊,要快点醒过。”遍比遍缥缈,最后仿若耗尽了所的力气般再也说不出

那声音无比熟悉,答案仿佛尽在眼前,但想不出自己在哪里听见过声音。

她想不起,抓不住,只能任由那声音消失在耳边,然后醒了过

“你醒了。”她醒,魅华那张脸便凑了过双眼睛里隐隐些担忧。

“怎么了?”或许刚睡醒的缘故,她的声音刚开始点沙哑,咳了两声才恢复了过

“你睡了天,叫不醒。”

闻言看,外面已经上午了,算自己竟然睡了夜!

“我没事,做了梦,睡得些沉了。”

魅华闻言,小爪子搭上了帝的手腕。帝惊,双眼睛就弯了起,“魅华懂好多东西呢,真想看看魅华化形以后什么样子。”

魅华闻言愣,双小小的眼睛了也带上了笑意,“会的。”

魅华说完见帝不再什么不适也将手从她的手上拿开了,催促着帝去用早饭。出门时,帝去叫了叶璟珩,二决定去醉仙居。也巧,帝刚出没走几步就遇见了施雨涵姐弟二

“小陌,你要去哪?”施雨涵永远副带着爽朗的笑容的模样。

“醉仙居。”

点去醉仙居啊,不知道还位子了,走吧,姐姐带你去,我们家里在那预留的雅间。”施雨涵说着,张手捏了捏帝的脸,“点事跟你们说。”

施宇靖冲叶璟珩点了点头,算打招呼了,帝被施雨涵拦着往前走。帝的心情点微妙,感觉她们才第三次见面,但好像就已经很熟略的样子了,施雨涵的性格使然吗?明明身世家培育出的气韵,但现在的举动却如此随心,感觉她认识的都些‘表里不’的

托施雨涵的福,帝他们很顺利的就坐在了醉仙居内。

“生辰宴?”边吃着,施雨涵说出了她今天找帝的原因。

“对,还两天闵涟逸,也就二殿下的生辰宴,因次生辰宴后闵涟逸就会参加群宗会选,所以办得要比往年盛大些,邀请了帝都中名的世家前往,其实主要也为了以后再群宗会选时相互照料下,让些青年才俊结交下。”

“也昨天我们回府后闵涟昭得府上让我代她将请帖送至你手上。”

闵华国、闵涟昭,她早该想到的,能用闵字作为姓氏的也就只皇族中的了。倒想不到闵涟昭竟然会邀请她去生辰宴。

“我倒没想到你竟然会认识闵涟昭。”

“在夜市里碰见的,面之缘。”帝又想起了那条黑色的缎带。

生辰宴那夏俟祁也会参加?”叶璟珩突然出声问道。

“自然。”施雨涵点了点头。

“你们那天同我们起吧,夏俟祁那心思阴暗,见了怕你不会善罢甘休。”施宇靖道。

想了想她做的事,哪夏俟祁不会对她善罢甘休,只怕夏俟家的都不会对她善罢甘休,她把丞相府拉出替她挡了箭,只不知道丞相府两天能不能睡得安宁了?不过流墨还要快点拿回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