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小说:热搜女神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泊烟 字数:2780

霖跟谢雨霏约家附近的小pub。以前她跟夏丹常去那儿,地方小,但酒的种类全。她给老板丹尼尔打电话,约第二天午的包场。

只是见朋友,乔霖穿着普通的开衫,T恤和牛仔裤,戴上帽子和口罩。

宋女士追出:“去哪儿啊?”

“约丹丹和雨霏,附近。”乔霖一边换鞋一边说。

“啊呀,雨霏从国外回啊?前阵子还碰到她妈妈,说雨霏现可出息投行做领导,年薪得有七位数。有空让她跟丹丹家里玩啊。”

霖觉得宋女士真是平和无争。谢雨霏的妈妈以前上学的时候老爱问去他们家玩的同学成绩怎么样,现孩子都长大,又开始到处炫耀她女儿能赚多少钱。

次她再这么说,回答:女儿拍一部戏赚这。”

宋女士一愣,随即咧嘴笑道:“随她去嘛,又不是比谁家的马大。”

“嗯。晚上可能会晚回。”

“知道。”

天气不好,点小雨,路上有不少小水滩。幸好pub不远的地方,乔霖撑着伞走几步也

pub里灯光昏暗,丹尼尔站吧台后面,笑吟吟的:“欢迎光临。”

吧台前坐着两人,齐刷刷地回过头

夏丹依旧没心没肺地挥手,那衣着正式,妆容精致,笑容疏懒的女子却不像是记忆中的那谢雨霏

“大明,越越漂亮。”谢雨霏笑,“特意把中间的位置留给。”

霖把伞放门口,走过去坐:“不要一口一大明还没混到那高度。倒是,几年音讯全无,忙着事业?”她转向丹尼尔,“一杯White Russian。”

丹尼尔去调酒,夏丹说:“乔乔,讲,雨霏现老牛X高盛做director?是这么念吧。”

谢雨霏淡淡一笑:“直接说总监。”

“反正听起很高级。年薪得百万吧?”

谢雨霏看向乔霖:“那跟明也没办法比。”

“职业不一样嘛,有什么好比的。”夏丹喝一口酒,闷闷地说,“以前是三人里成绩最差的,现依旧混得最差。真失败。”

霖臭她:“刚刚才说,职业不一样,没什么好比的。而且是医生,救死扶伤,这是很伟大,很神圣的职业。不允许轻贱它。”

夏丹举起双手:“好好好,的职业道歉。”

“听丹丹说,深也回?”谢雨霏忽然开口。

“嗯。”乔霖喝着水,静等她的文。

丹尼尔把乔霖的酒拿过,知道她们有话要说,主动离开。

谢雨霏继续说:“回国前,他跟公司,是属。霖,他放弃小提琴。”

霖一震,难以置信地看着谢雨霏。

谢雨霏把玩着酒杯,口气戏谑:“高中的时候,那么喜欢他,因为他拉小提琴的时候,整人都发光,那光芒无人能及。可是十年过去,他变得很平庸,甚至因为没有显赫的背景,被的上司排挤,最后只能辞职。”

“为什么?”乔霖艰难地问出这三字。

“公司里的人都说他有病,需要定期看心理医生。干们这行本压力大,所以上司很不满意。只知道,他再也不能拉琴。”

霖只觉得胸口一窒。当时琴行看到他的表情,原是真的。

他再也不能拉琴……他曾说过,小提琴是他的第二生命。

“以前觉得,算他爸妈离婚,家境不好也没什么的。只要他有才华,还是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做人上人。可现觉得自己当初的想法挺可笑的。”谢雨霏说,“人这一辈子很多事,从出生的时候,注定。”

龙腾锦绣山庄是本市最高级的别墅群,这里隐于闹市之中,依山傍水,配套的商业设施,交通以及别墅的品质都是顶级的。每套别墅的风格迥异,庭院草木葳蕤,出入都是顶级名车。

深走到临湖的一座大铁门前,按门铃。

“小深?”梁叔的声音从对讲机里传

“董事长吗?”深冷淡地问。

梁叔反应,才说:“爸爸啊。等一去给开门。”

深抬头看向那幢壮观的别墅,白色外墙,欧式栏杆,大片的落地窗。

世恒跟赵毓离婚的时候,事业还没达到现的高度,所以深没住过这里。

陌生的地方,内心满是冰冷和疏远,甚至都不能称作家。

梁叔小跑着过,帮他开门,热情地招呼:“快进。”

屋里的地面全铺着昂贵的大理石,纹饰华丽,光可鉴人。

深走到沉的客厅旁,世恒和蕴杰正看电脑。

电脑里播放的是乔霖和康浩的那段采访。

世恒表情严峻,蕴杰抬头看到深,热情地叫声:“哥,啦。”

之前医院,他们已经见过

深面无表情,也没有坐的打算。

世恒发话:“倒真肯回。看小杰说的没错,跟这女明谈恋爱?”他手指着屏幕。

深动用家的保镖时,知道这件事早晚会传进世恒的耳朵里。可他的能力有限,只有家的羽翼才足够保护她。

“她是高中同学,她妈妈以前帮看过病。”

蕴杰痞痞一笑:“听说好像恒达投资的那部《追光》的女主角,也是帮她向江总要的。”

深看他一眼。

“她凭的是自己的实力,与无关。”

蕴杰坏笑:“像她那样的背景,那咖位,能拿到这种制作的女主角,一定付出不少代价吧?挺漂亮的,身材也不错。”他看着深,用口型说句:“睡起滋味不错吧?”

嘴巴放干净点。”

世恒合上电脑,靠着沙发,“要谈恋爱,随便玩玩,无所谓。只一条,不准跟她结婚。家是有头有脸的,绝对不允许什么乱七八糟的野鸡女明进门。”

深的拳头慢慢握起:“董事长,每行业都值得被尊重。而且的事,似乎与您无关。”

世恒被他的称呼刺,这桀骜不驯的性子,跟他妈妈简直一模一样。

可往往他充满攻击性的时候意味着,触碰到他的底线

女明……是他的弱点。

世恒之前还愁这小子油盐不进,实难弄,现手中终于摸到一张好牌,局势瞬间逆转。

“哥,不能这样跟大伯说话。”蕴杰适时地插嘴,“这些年大伯和奶奶膝前,本不孝。本是大伯的独子,玩一两女人也没什么……”

再说一遍,嘴巴放干净点。”深皱眉,“不会说话闭嘴。”

蕴杰连忙往世恒身边挪挪:“大伯,他好凶!”

深,现的事情。”世恒严肃道。

“董事长怎么不去查查,为什么要动用到保镖?蕴杰买通一家侦探社,制造黑料,想毁掉同学的前程和名声。家的确有头有脸,所以任由他恃强凌弱,颠倒黑白?”

“大伯,别听他胡说!”蕴杰还嘴硬,“都不知道他说什么……”

“听不懂?这不是第一次吧。以前看上哪女明带她去酒店,不顺意思,毁掉她或者雪藏。原投资部总监的权力是这么用的?”

蕴杰终于站:“有什么证据!别血口喷人。”

敢站这里,自然是调查清楚。”深手插口袋里,居高临,“或者审计局工作的同学,查一恒通集团专为小总设的投资部,是不是一堆烂账?”

“大大大大伯,看看他!他还要找审计局查们,根本没把自己当做家人。”蕴杰平日都是横着走的,能够呼风唤雨。深没回前,他是家孙辈的独苗苗,很得上的疼爱。

“小杰,先回去吧。”世恒说。

“哦,那先走,等奶奶出院再们。”蕴杰走到深身边,伸出一大拇指,表情凶狠,然后

客厅里一子安静,外面的雨似乎,打玻璃窗上,变成一透明的小圆点。

世恒对深说:“还住酒店?”

找房子。”

世恒想叫他搬回住,但父子俩毕竟分开十几年,突然间住一起,别说深,他自己都不习惯。

所以他退而求其次,“到公司上班吧。”

“董事长……”意识要拒绝,世恒抬起手,“的履历看过,先跟着熟悉公司的业务,之后再看看,给安排具体的职务。记住,没资格跟讨价还价。既然动用家的力量,该明白,那是要付出代价的。”

深没再说什么。眼前这位可是一手建立商业帝国的世恒,不过几句话的工夫,已经成功地抓住自己的软肋,一击即中。

“没什么事的话,先走。”

世恒也没有留他,翘起二郎腿:“周一八点,准时到办公室报到。不喜欢别人迟到。”

深走出家时,雨已经停

他紧绷的身体没由地松弛。这世上居然还有父子相见,如同谈判。

口袋里手机震动,他拿出一看,是乔霖的语音通话请求。

他们偶尔会微信上聊天,但这是她第一次发通话请求。

他按通话,“喂?”

“是深吗?”手机里传出的,却不是那道温柔好听的声线。

是……?”

“哎哟,是夏丹啦,哪儿啊?”夏丹特意压低声音。

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回答她:“龙腾锦绣附近。”

“太好赶紧过,出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