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小说:热搜女神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泊烟 字数:2750

转眼拍摄已经进行了个月,剧组的成员都相处得错,下了戏,偶尔会起约顿饭或者起打游戏。

霖的段位很高,但禁群猪队友的拖累。周围都是黄金和铂金段位,所以她建了个小号。

霖带着四个剧组人员匹配,小江瞄了眼,“姐,你这个名字深意吗?”

霖的游戏名叫“家的小兔”,当时她灵光闪取的,刚好也没重名。

“没什深意啊。”霖果断选了小,“就是随便取的。”

她带着队友杀了几盘,把对面杀到怀疑人生。

局对面的诸葛亮直接问她:对面的小,你是开小号的王者吧?马上光棍节,没女朋友,游戏还被虐,带这样欺负人的。

霖回复:我们五只单身狗,你怕什

诸葛亮说:妹纸吗?求个游戏cp。

霖:约,你游戏打太菜了。

后来对面的诸葛亮郁闷得直接挂机了。

局结束后,霖的电话响,她走到房间外面的走廊接起来:“妈。”

啊,钱我帮你要到了,只是金额点大,得去柜台问问怎转给你。你爸要你打个欠条。”

“应该的。我会尽快还给。”霖抬头,“替我谢谢爸。”

“亲生女儿,好谢的。的钱还都是你的。”

霖看到深走过来,身边还跟着上回火锅店看到的那个漂亮姑娘。

“妈,我事,先挂电话了。”

丽丝跟深后面,走得很快,她满地说,“我特意来给你送药,你干嘛领情。深,等等我!”

听,她伸手抓住的手臂,耍赖,“我刚下飞机,走动了!”

深忽然停住脚步。

丽丝以为她的话奏效了,看到深目视前方,她也跟着看了眼。

霖穿着件长及大腿的牛仔卫衣,搭配白色的纱裙,脚上穿着能够减龄的粉色板鞋,头长卷发随意地披散身后,加上皮肤白到发光,十分抢眼。

“我就知道你主动跑来这边出差,迟迟回来,肯定别的原因。”丽丝酸溜溜地说。

深没回答。

但从霖出现的那刻开始,的目光已经自觉地温柔起来。

丽丝想起,接受心理治疗,她偷偷躲外面听。

华裔医生问:“你的回忆里,特别难忘的人或者难忘的事?只要想到就会让你开心。”

深沉默了会儿才回答:“。”

“你可以试着用美好的语言形容下吗?”

深又沉默了半晌,才用温柔的口气说:“她是我眼中的辰,心中的山海。跟她起,我能看到过去和将来。”

那个时候丽丝的中文还是太好,觉得这句话点深奥。后来她才明白,那个人深心里的位置,只怕任何人都撼动了。

“嗨,又见面了。”丽丝主动过去打招呼。

霖微笑,“你怎来了?”

“为了的事。”丽丝手指着深,郁闷地说,“领情。“

霖意味深长地看了眼。

“太懂得怜香惜玉了,先生。”

“你怎样,拍戏还顺利吗?”丽丝自来熟地走到霖的身边,“我同班同学演你大学的部分。我们班好多人找她要康浩的签名。”

“你说小倩?”

丽丝点头,“剧组去音大选的人。要是我晚去报道,可能就选我了。们说我跟你长得还点像呢。”

“你说得对。”霖附和。

“我看到楼下咖啡店,请你喝杯?”丽丝挽着霖的手臂,冲她眨眨眼睛,意思就是话要单独跟她说。

她是个非常直爽的姑娘,没那多心眼,霖并讨厌她,所以就答应了。

丽丝。”深叫了她声,口气里暗含警告的意味。

丽丝才,拉着霖就走,经过身边的时候,还抛下句话,“女生起喝咖啡,说悄悄话,没你的份。放心,我又吃人!”

酒店的二楼家精致的咖啡店,这个点,没什人。

因为剧组进驻这里,人员经常各个设施进进出出的,所以服务员看到明也没外面的人那稀奇。

当然如果康浩出现这里,就另当别论了。

她们找了个靠窗的,隐蔽点的位置坐下来。丽丝点了卡布奇诺,霖纠结了半天,点了杯美式。

窗外是城市的主干道,道路上熙熙攘攘的汽车,排成条长龙,车灯汇聚成河。

“关于深的事,你知道多少?”丽丝认真地问。

“你很了解?”霖反问。

丽丝笑了笑,“还没自我介绍,我叫丽丝。我跟维也纳认识的,五年了,应该比你知道的多很多。的姨妈是我的音乐老师,而我爸爸开的医院接受过心理治疗。”

“你想说的事,跟PTSD关?”

“看来你知道些。那你做好准备了吗?”丽丝摩挲着手里的玻璃杯,“如果你们要起,至少,你该了解的过去。你放心,我没恶意。我很早就知道喜欢我。只过我喜欢,所以我愿意对好,做我觉得对的事。”

霖说:“丽丝,我知道你没恶意。但关于的过去,我希望能亲口告诉我。”

“这很难。如果你知道经历了什。”丽丝叹了口气。

服务员把咖啡端上来,丽丝开始讲:“这件事,要从十年前说起。那个时候,已经被保送到音大了,但妈妈,我就称呼阿姨吧,交了个外国的男朋友,外婆身体也好,所以阿姨希望把带到国外去上大学,接受最好的教育。愿意,跟阿姨抗争了很久,我想因为从小中国长大,舍得家乡,还这里的人。”

丽丝看了眼。

“最后,还是被阿姨带去了国外,参加考试。就考试的那天,跟阿姨乘坐的车出了交通事故,整辆车被撞翻了。阿姨拼命把意识清的从车里救了出来,但爸爸小时候送给的那个古董小提琴还车里,阿姨又返回去拿。这个时候,车爆炸了。”

霖捂住嘴巴。

“阿姨跟司机都那场事故中丧生。”丽丝闭了闭眼睛,忍心,“大碍,只是手受了伤。只要好好治疗,就能恢复到跟正常人样的水平。但亲眼看到阿姨死面前,还是为了小提琴,接受了。那之后只要看到小提琴,就会深受刺激。放弃了从小的梦想。”

接受了心理治疗,长达两年的时间里,直住医院,靠心理疏导和药物镇定,甚至过轻生的行为。直到现晚上还要服用安眠药才能睡好觉。你定很奇怪,为什十年时间,都没联系你。因为勇气,更想得到你的同情。”

霖听完,久久没说话。当时听到夏丹解释PTSD的时候,她就隐约想到,应该是发生了很惨烈的事。只过现听到整件事的经过,仍是惨烈得出乎她的意料。

她怎知道的情况下,依然让去接触小提琴?

那实太残忍了。

“出院以后,考上沃顿商学院,然后顺利地进入高盛。本来做的好好的,知什原因,忽然辞职了,然后就回国了。后面的事,你都知道了。”丽丝停了下,用勺子无意识地搅动着杯子里的泡沫,“你会嫌弃的,对吧?”

“当然会。”

丽丝松了口气,“那个人很别扭的,又骄傲,又自卑。方面很想靠近你,所以总是千方百计地出现你的身边。但很多顾虑,所以可能会给你若即若离的感觉。现知道了这些事,我希望你能勇敢点,当想要退缩或者逃避的时候,你能够坚定地走向。”

霖由衷地说:“丽丝,谢谢你告诉我这些。”

丽丝用手托着下巴,“我总觉得很开心。为什我要帮情敌?但如果你能对点,比我更喜欢,我也心甘情愿地退出。因为这世上除了你,大概也没别人能给幸福了吧。”

霖回到房间,原本她房间打游戏的群人已经散了,只小江整理东西。

姐,你去哪儿了?们等了,都回去了。”

“跟人去喝了杯咖啡。”

小江来了兴致,“跟校草啊?”

“你想多了。”霖白了她眼,“跟个女孩子。”

听说是女孩子,小江就没多问。

霖拧开瓶矿泉水,深发微信过来:你的游戏名改了?

霖:改名卡太多,放着也是放着,就改了。改的好吧?

深:……

霖:要然你也改个,叫家的小狼,还是情侣名,怎样?

深:……兔子是狼的食物,你知道

霖:哎呀,那我还点期待呢。狼先生,洗白白等你哦。

深闭了下眼睛,解开衬衣的扣子,感觉被她撩了是怎回事?又发了条:丽丝跟你说什了?

霖:没什,女生说几句悄悄话,你打听来干嘛?所以光棍节约吗,狼先生?

深:没

霖:很好。

这个“很好”发完,就没动静了。深还期待下文。

临睡前,霖又上了趟王者荣耀。

某个人真的把名字给改了,只过段位还是白银,没什长进。

她心满意足地笑了笑,配合度很高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