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小说:热搜女神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泊烟 字数:2912

久之前,pub里的氛围就开始变得对。

就在谢雨霏出:“年轻漂亮又钱,要在那种身上浪费青春了。”以后,仰起脖子,将杯中的酒喝光。大概喝了几杯,酒劲上来了,她斜睨着昔日的好友,嗤笑声:“谢雨霏,真是点长进都没。”

谢雨霏微微眯起眼睛:“什意思?我片好心,为了攻击我?”

夏丹拉了拉的袖子:“是喝多了?”

“好心?这多年,□□和微信那方便,几时想到过我和丹丹这两朋友?这次急巴巴地约我们,是怕露馅吧?”

谢雨霏微微怔:“露什馅?”

凑到她面前,声音很轻:“别跟我,我上的那条热搜没看见。当年我把情书夹在林深的语文书里,这件事只跟丹丹两知道。那天我们去早操,单独离开是上厕所,我没记错吧?”

夏丹夸张地捂住嘴巴:“雨霏,会是的情书拿走了吧?知道第二天她等了林深多久!”

谢雨霏本来想否认,但对上笃定的眼神,没否认,“那又怎样?”

“雨霏!”夏丹简直震惊了。

意外,其实细想想,当年很多蛛丝马迹。比如谢雨霏这向眼高于顶,怎会主动跟她们俩做朋友。再比如,每回她到班上来找她们玩,目光总是四处梭巡,看到林深的时候还会脸红。

过她想用恶意的想法去揣测自己的朋友。

“闹半天,出内贼了。”笑得又冷又刺

开始谢雨霏要聊聊,就是来着善。本来就是什乖乖女,反骨,离经叛道,这些曾都是她身上的标签。只是这几年习惯了在镜头前伪装,变得平和了。

当谢雨霏用那种鄙夷的,满是嫌弃的口气林深,犹如条流浪狗,她就很舒服,胸口涨得难受。

“所以今天多,是为了报复?当年也喜欢林深,可是他对顾。如今他落难,要把他最难以启齿的事四处宣扬?”跳下椅子,站在谢雨霏的面前,“我跟样。喜欢他的光芒,是因为那能满足的虚荣心。但对于我来,那些光芒,是我奋力追赶的目标。就算他现在贫如洗,生失意,在我心中依旧优秀。谢雨霏,的喜欢真的点都值钱。”

谢雨霏反唇相讥:“别把自己的那伟大。如果现实,爱慕名利,为什当初乖乖听爸的安排,要进娱乐圈?我听女明星到位置,得睡导演,还得睡制片……这些年,赚了少吧?”

她话刚完,杯水就迎面泼了过来。

!”短暂的震惊过后,谢雨霏几乎是尖叫起来。若是教养,她几乎要扑过去掐,而仅仅是摔碎杯子。

“看来美国没把教好,满身铜臭,满口喷粪。”从钱包里拿出叠钱拍在吧台上,“以后见,跟这种废话才是浪费青春。”

夏丹听外面的动静,担心两要打起来,赶紧从厕所出来,已经潇洒地离开了。她看了脸上还在滴水,低着头的谢雨霏,默默走过去拿了自己的包。

往门边走了两步,她又回头对谢雨霏:“之前,我们是真的很高兴能回来,我跟直把当朋友。但明知道她那喜欢林深,的话还这。”

快步走出pub,夏丹在后面追。刚刚她怕出事,偷拿了的手机,时之间也知道该打给谁求助,下就看到了林深的微信。

这种私事肯定该跟公司的,别的朋友也难保会传出去。是公众物,想来想去,只林深最安全。

走着走着,被风吹着,清醒了点。

她看到迎面走过来,由停驻。

那边林深看到她,反而加快脚步。

刚才跟夏丹通话的时候,他隐约听到了那边的争吵声,还玻璃摔碎的声音。

很快交汇成点。

没想到他会出现,诧异地问:“会在这儿?”

林深没回答,只是看了眼后面的夏丹。夏丹摇头表示没事,顺便还得帮他们望望风。

明星的闺蜜,实在太难了。

“对起,我都知道了。”很自责。他这十年间发生的事,她无所知,还让他帮自己联系琴行,帮忙选琴。看到小提琴的那刻,他定很痛心吧?

“知道什?”

“谢雨霏跟我了。”

听到谢雨霏这名字,林深就大概能猜到她了什。学生时代,那女孩就处处都是心机,但因为跟她玩得好,他没过她是。后来他们机缘巧合进了同家公司,她又提出想跟他在起,被他拒绝了。然后,她知用了什办法,踩着他上去了。

他进高盛,本来只是学以致用,也无所谓能做多久,做多好,顺理成章地辞职了。

林深尽量得轻松,“我已经习惯了。”

摇头,酒精的作用下,顾,“当初我爸要我大学毕业去律所,我坚决肯。我知道自己做律师,我喜欢,辈子都会快乐。放弃自己挚爱的东西,定很痛苦吧?”

她漂亮的眼眸中似水光,没同情,没可惜,只是写满了大大的心疼。

林深被判定无法拉琴之后,周围认识或认识的,都觉得很可惜,包括姨妈。

他们可惜他的才华,可惜了他从小到大的坚持。

他曾经离梦想只步之遥。

但没在意,他身体里涌动的那些热血是怎点点变冷,然后变得绝望。他曾经在接受治疗的时候,过轻生的念头。那种痛绵延了十年,至今还时时地刺他下。

她的目光,好像奇迹般地抚平了点那伤痛。

“天黑了,早点回去。”他闻到她身上的酒味。如果放在平时,她应该这些话。

夏丹适时地过来,搀扶着的手臂:“谢谢专门过来趟。就住在这附近的茂名公寓,我先送她回去了。”

林深侧身,给她们让路。

真的点醉了,力道都压在夏丹的身上,深脚浅脚地走。

“刚刚是幻觉吧?”她喃喃地

“希望明天清醒以后,还记得自己今天做过什。”

“……”

宋女士在厨房里哼着小曲煲养身汤,听到开门声,走出来:“回来得挺早啊……”

夏丹知道宋女士也在这里,时之间点石化。

“是丹丹啊。”宋女士热情地打招呼,闻到身上的酒气,直皱眉,“这孩子,怎喝了这多酒?”

“阿姨好,我们三很久没见,聊嗨了,忍住多喝两杯。您知道她酒量样的。”夏丹赶紧打掩护。

宋女士悦,但没,帮着夏丹把扶回房间。

夏丹:“阿姨,我晚上还要值夜班,先走了。”

“阿姨煲了汤,碗再走吧?”

了,下次时间再来尝阿姨的手艺。”

宋女士送走夏丹,再回到的房间,她已经抱着枕头呼呼大睡。

宋女士叹了口气,帮她换上舒服的睡衣,又拧了热毛巾给她擦脸。

她想着女儿在大城市打拼也容易,这种时候,连照顾她的都没。实在是应该催她去相亲了。

“林深……”嘴里咕哝出这名字。

宋女士听到这久远的名字,瞬间的恍惚,但又了然于心。

这孩子性情随了他爸,根筋。认定的或事,轻易无法改变。

瞒过宋女士,她向家里坦白过,高中毕业后,如果考上了好的大学,就跟林深在起。

宋女士知道那男孩子,身世怪可怜的,又异常懂事和优秀。

家到底去了国外,这多年音讯全无。这等下去,什时候才是头?

第二天,起床,头疼欲裂。

昨天发生的事,好像零零碎碎的,只记得片段了。分清哪些是真的,哪些是做梦的。

她好像梦到自己拿了整治白莲的恶毒女配剧本,还泼水了?总之跌宕起伏。

宋女士端着汤坐到她床边:“快喝点,能缓解头疼。”

她咕咚咕咚地把碗汤全喝下去:“还是亲妈好。”

宋女士又想提相亲的事,夏丹电话过来,示意了下,就接起电话。

宋女士自觉地出去了。

昨天做了什还记得吗?”

“……大概吧。”

“这些年,我以为修身养性,真的很佛了。爆起来跟当年还是样啊。平时憋坏了吧?”

“……”这闺蜜肯定是亲的。

“昨天送回家,看到阿姨我吓死了。也没提前跟我,还好我机灵,要然怎打圆场。我,雨霏的事,也别在意了。她那,就是太骄傲了,见得别比她好。所以看,她先微信找的我,让我拉。因为找我她还能维持优越感。”

夏丹这平时看着大大咧咧的,其实心里特别明白。

“林深怎来了?”

“哦,那。我就是怕俩真的干起来,我住啊,就拿手机给他发语音了。他刚好在附近。”

觉得奇怪,这附近都是住宅区,他在这边做什?想起他好像过最近在找房子……这附近的租金贵得离谱啊。

“丹丹,记得我套海景公寓空着吧?那边附近好几家医院,小区环境也好。”

“对啊。还曾经想免费给我住。”

去跟林深朋友出国了,可以便宜点租给他。”

“我靠,海景公寓套快千万了,我哪来这壕的朋友,稍微想想都知道是。林深应该比我还骨气吧?会接受的。如直接跟他表白,顺理成章住就完了。”

翻了白眼,她真是交友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