闺诗迷如梦《月下芙蓉》 倩影清似水《雨中丁香》

小说:青春梦又名情恨剑 类别:言情小说 作者:梦居情舍 字数:6229

到陈雅秋他们出了第期《绿叶黄》诗刊,便在校内外有了些名声。无疑极大鼓舞了些初干事业少年们,性急,象苗叶、周红艳、冯殿军几个已经开始组织稿子,预备着出第二期了。

诗刊成功并未给陈雅秋带来多大兴奋。在她意识中现在反不如最初自己策划个事情时候和未知结果而要努力做为过程中能让自己激动。以后每月常规工作已经没有什么新奇感。过于机械重复工作陈雅秋甚至想起来都怕,否能维持下去种重复,陈雅秋连信心都不敢有。

陈雅秋身体单弱,面容娟秀,思想却极端地豪放激荡。从萌醒了自我意识时起,陈雅秋就渴望做些震耳发愦,叱人心智事情,望着街争争挤挤,浑浑噩噩、木无表情路人,看着身边叽叽笑笑,蒙蒙懂懂不谙人世同学,陈雅秋真想站高地,当了他们面大喝声:“喂,们醒吧!有大脑人!用大脑去思想。”当然,几句话陈雅秋只在些让人愤慨场合,在臆想中冲眼前人喊过。她知道如果她真般喊出些话,眼前人会怎样看待她。有时,陈雅秋也为自己没有勇气当人面喊出些话而自责,但她心中总存着丝理念,等着吧,总有天,总有天,我会当着成千句话。

通过办期诗刊,陈雅秋发觉班中也有些同学很具有些智慧。每次辨驳事理,批评文艺,纵议时世,总有几个同学在大家思想催化下,经常迸发出新奇见解,增益每个人智识。特别莫晓梦,不多话语和清丽柔和诗文里常有深沉思想。雅秋发现莫晓梦种能够进行深层思想女孩,她敏细而多思,平时发言不多,偶尔轻言细语出几句话来,往往些同学苦探苦求,百思难解结论。点,让陈雅秋十分惊奇。

私下里,雅秋也单独找莫晓梦谈论些事理,雅秋冷眼观看,莫晓梦在通达世情,明晰哲理,辨议生死,穷究宇宙,其中许多见解与自己暗合,些见解竟有高明自己之处,便心下里把莫晓梦引为知音。当然,雅秋明理人,知道莫晓梦习惯清泊平和人际,便没有热切地表露份知音心思,只在主意把莫晓梦做了可以通思想辨挚友。

诗社中还有个人,雅秋也不清白与其交际性质,苗叶。

在雅秋眼里,苗叶也属种有自我意识人,似乎他自我意识太过于扩张,竟有压制别人思想嫌疑。凡班中有了个什么几个人组织或者活动,他都有占龙头愿望,别人不买帐,他便毛遂自荐,他便喧宾夺主。连与人话都喜欢占风头,踩高岗处,左顾右盼,招四下里女生眼。他也有点才能,手软硬笔字极漂亮似乎有他书法家父亲渊学。高兴时候还能做几句深深浅浅诗。聪明俏皮话倒不用过多构思,好象生下来就会

对于苗叶极随便地招惹女生,经常换班地带着高初中女孩在众目睽睽之下公然地盘腿坐操场谈情行径,雅秋并不觉得怎样出奇,有时倒为苗叶太过兴头,聪明,而不能深入ChiJiu地研究点深奥问题而觉得可惜。所以对苗叶平日毫不遮掩追求,雅秋总既不避也不允。种性质交际关系,雅秋有绝对把握控制住自己心绪和对方脉搏

星期,下过第二节化学课,陈雅秋和同桌元微微都没出去。陈雅秋赶着看昨天才买卢梭《忏悔录》,元微微却没事,两只胳膊拢着架起,头向左边歪着支在面,除去偶尔向陈雅秋递两句话外,大多时候歪在儿平静地思想自己心事。

元微微与陈雅秋同桌有半年时间了,话却交流不多。主要元微微不爱缘故。元微微论学习,论容貌,在班中都,就个任怎么碰都激不出响动海绵性格亏欠了她,在班中学校里反不如学习姿容都平平些女孩子有影响。然而,她毕竟美丽,细白瓜子脸,端正鼻子,特别双大而清亮能映出人影眼睛看注时,怯嫩男生,真会在她美丽目光投射下手足无措会觉得她直看透了心,看出了才生起邪念。其实她美而平静目光后面也颗平静大脑,任慌忙也罢,镇静也罢,她没有太多感受,看注会,她美丽眼睛又照样会平静地看注别处。所以陈雅秋对位同桌地感觉,美美了,可惜少了些灵气。

会,她二人就样互不干扰地坐在位子各行其,谁都没注意,由教室外面进来张义,正笑嘻嘻地冲她们走来。到了她俩课桌前,张义弯手指扣了扣陈雅秋桌面,道:“有人让我捎封信给。”

陈雅秋抬头看张义,接过信问:“谁?”

张义笑道:“看了不就知道了,对面。”

陈雅秋心中寻思:谁呢?周艳吗?么近,写什么信呢?抽出信纸,先看落款,却见。雅秋脱口念出了声:“。”

旁边元微微听见了,也倾过头来看,口中问:“怎么给写信呢?”

陈雅秋道:“我怎么知道。”就放下书,看手里信。见元微微意思思地想看,索性展开了放中间两人共看起来。

读完信,雅秋抬头沉思,个什么样男生呢?显然他个有头脑,思辨能力也很强人,却有些多事,有些罗唆,何必呢?做过事,对错也都做了,何苦要解释什么?我做事,与并不相干,何必要评论。终日样劳心伤情,累不累?咱们还不太熟,若熟了,我倒要样问问。

陈雅秋正般思想着,元微微轻声问来:“回不回信呢?”陈雅秋只顾思索,时没听明白问话,便反问:“什么回信?”明悟过来又:“噢,封信,他又没要求回信,回什么呢。”雅秋着把信装信封里,再看,同学都进教室里了,课铃也响起来。

封信,还星期六事。28号午,下过早操,回到教室里,看到燕梅没去操,坐位正与女生笑,女生见过来,就走了,便横跨凳子,身子靠着里墙,支胳膊放吴超课桌支胳膊架王英桌,就样斜身坐着与燕梅聊闲话儿。两人正起星期二历史课场笑话,禹明竟没有生气,真有意思。燕梅忽然拍拍,指着窗外边正走着个女生:“快看,杨军女朋友,三中,好象和杨军还小学同学。”扭头看去,见女生滚圆圆脸盘,梳着两根粗粗亮亮大辫子。笑道:“长ting有味道,很有些村姑风韵。”燕梅笑了,歪着头:“个话,注意别叫杨军听见了。”“嗐”声笑道:“他听见又怎样,我可都好话。”“可不,谁不呢,zui里面净好话。”燕梅笑着应声,又示意看着前面第周艳:“听杨军现在正追周艳,两人关系才密切,他女朋友会子跑来,不知可事。”

周艳吴起位,此刻正寂静静地坐儿看书,刚好看个娉娉婷婷背影。看有会,忽然对燕梅:“们女生就感兴趣些事情,整日嘀嘀咕咕。”“去去去,才感兴趣呢。去,把胳膊拿过去。”燕梅红了脸笑着,使手把胳膊推了下去。

过没会,燕梅在后面又拍拍:“哎,知道吗?班成立了个诗社。有十好几人。”“吗?”倒感兴趣,忙扭过身子来。燕梅笑道:“他们还出了期诗刊,做了不少诗。听都相当不错。”撇撇zui笑:“倒有意思,五十多人班级,竟出了十几个诗人。诗好诗坏吗,我看了才能。”燕梅笑了,直向着抿zui点头乐。问:“他们诗刊在哪儿?”燕梅指指前面周艳笑道:“她就有本,去借来。”

看着周艳,寻思:同学快年了,还没句话,未尝不个好借口。便笑着以燕梅:“看我就去借来。”燕梅笑着道:“去,却只别起我来。”

果然走过去,先在周艳右边个空位子坐下,正思想怎样启口呢?周艳大概发觉到了,抬起头,亮着双大眼睛看过来,趁当口,忙叫:“周艳。”“嗯。”周艳轻声应着,随即问了句:“有事吗?”话语落,不知怎,她又垂下头看起手里书。

儿,xiong口竟莫名跳起来,心周艳未免太骄傲了些,与人话头也不抬,虽般想,话还:“我听里有本(1)班出诗刊,能借给我看看吗”?

周艳抬起头,歪着看会,忽然问:“听谁?”没承想她有问,支吾会,含糊笑道:“听谁,不就同学在班里吗?”周艳便没再问,沉吟:“有本,我放在家里了。”“噢。”应着,看空位同学回来了,忙起身让,周艳又道:“我下午学时带来,看行吗?”忙道:“行,行,谢谢了。”“不用谢。”周艳淡淡地了声,又去看手里书了。

回到位燕梅在后面问:“怎么,她不借?”“她放家里了。下午带来。”。“吗?”燕梅点头望着神密兮兮地笑。

下午看到了本期刊,着实有此吃惊,没想到(1)班学生能把诗刊做得样漂亮,而莫晓梦、陈雅秋、王殿军几人新诗也制作得清曼如水,明媚似日,真出奇得好。真如书,三步以内,便有贤人。自己以前自我感觉太好了些,下午,样自省了好几回,在本诗刊里,独钟爱莫晓梦首小诗,诗有个美丽名字:《月下芙蓉》

我看见过

月下万物

不走失了模样

唯有

愈加美丽异常

潾潾水波

涌起,做了抬花轿

rǔrǔ月光

罩起,做了扮婚纱

我若叫:月新娘

应吗?

圆圆碧叶

舞起,多象迎风绿裙

落在绿裙颗颗晶莹泪珠呵

颗里都藏着只月亮

只颤惊惊月亮

我若叫:月女儿

应吗?

还有——

泣血,红鲜了双腮粉面

高高举起埋着粒粒苦果心房

我若叫:月恋人

应吗?

出于污泥

月长于高天

我若叫:月

应吗?

摇曳于清波

月巡遨于苍穹

我若叫:月

应吗?

生灭于倏忽

月恒久于永远

我若叫:月

应吗?

应吗?

我看见过

月下万物

不走失了模样

唯有,在月下

愈加美丽异常

吟咏再三,不觉间沉入了个清寂如梦诗境里,好象看到朱自清《荷塘月色》中描写个荷塘,在个月光如流水,如牛rǔ,如梵婀铃奏着名曲夜色里,位穿着白纱裙少女,在荷塘边没脚青草路彳亍,任由夜露打shi着荷叶状裙边。少女在池塘边低着头走,吟她诗,问她问,象汩罗河边问天屈原,象燕子矶头捞月李白,不得了,她要沉水吗?思绪惊,才从冥想中回过神来。

又想起去年军训时候,在教学楼门庭里第次遇见莫晓梦情形,她好像认错了人,真怪,难道她有什么熟人和自己很像吗?看得出,个人对她很重要,真有长相和自己吗?想想都觉得奇怪。平日在学校里偶尔相遇,虽没交流过句话,能感觉到,在她或躲避,或不躲避眼睛里,埋藏着很深邃东西,女孩样安静,安静得像个谜。

读完全部诗作,便想到写封信表达下自己看法。谁想,到放学时候,信没写完,教室里已经很乱,便收了信,打算星期天在家里再完成罢。

离开学校,径直走了城里。星期画室要开色彩课,水粉因为许久不用,早干住了。正好趁今个有空,买些子回来。

骑没多远,西山峰顶挂桔红色夕阳便黯淡起来,浓重乌去漫天扯起,象块硕大龌龊棉被盖住了天空。光线昏暗,空气寒凉,风也大了,甚至感到,从两边林荫树后扑面吹来风里竟夹挟着丁丁点点水滴。要下雨吗?寻思着。

般骑着,忽得车后座晃,好象有人跳了来。忙回头看,个男生正坐后边嘻嘻冲自己笑,待看清了,才想起周强。

不明白他为什么来,便问:“干什么?”

周强弯眉簇眼冲笑道:“朋友,没事,没事,,我搭个便车。”种人真不可理喻,平日里并没有交往,冒不声响就能别人车子还象很熟识样子。周强在后面搭腔:“我认识(2)班,和张雪、雷鸣班。哎,们班女生漂亮可不少,啊,吧?哈,哈……”不知为什么,周强高兴地笑起来。

实话,对周强种人并无甚么反感,有时还书生气起把他们看成草莽,绿林人物,相信自己如果愿意,凭借着智力和语言很容易接近他们,甚至影响他们。所以,很快就自如地和周强交谈。

问:“去哪儿?”周强道:“去二中,林刚今天和三中梅孩打架,我过去看看。”:“林刚,我小学同学,时候他个子小,我胳膊能甩出他老远,哎,见了他可以问问。”周强笑道:“他才混起来,不我和五朵金花帮着他,他哪能叫响名字。”回头看眼周强挂脖子个书包问:“包里装什么?”“九节鞭。”周强笑了,:“好使吗?”周强道:“不好使?甩开了,十几人偎不身。”

骑到二中门口,周强腾身跳下车,大声:“不错,够朋友,以后有什么事,言语声,保证替摆平。”冲他挥挥手便骑车走了,心想真有意思,今天竟结识了个人,显然在学生中类为数不多,却颇有影响特殊学生。

拐进药店巷时,天更加黑沉起来,风也索索地越吹越大,街面零零星星落起了雨点。

药店巷紧挨着环城路,梦州城仅存条老街。由街面两边些砖雕精美门檐和长满蒿草屋顶能看出老房子久远历史。条街店面大都老字号,多经营文化用品和古玩字画,梦州人都叫它书画条街。奇怪整条街就没有家药店,也不知药店巷名称怎样子叫起来

其实现在才刚过六点,因为雨天黑早,街两边店家亮了店面灯,在昏黄灯光里,并不密集雨丝竟纷纷杂杂得乱,显得很大。刚骑过去家古玩店,忽然在清新雨气中嗅到股极淳浓芳香。芬芳清凉地直透浸在心里,整个人都醉了般。什么香气,样好闻。四下里仔细找,才发现街右边有条向北去小巷,巷口头围墙里头探出几株花叶茂郁青枝。“莫非就它吗?”骑到近前,看见花枝,心脏形对生绿叶拥护着簇簇红色象小喇叭花朵,在灯光里,在小雨中正微微地颤摆,好似招唤人般。有意思,近到眼前,香气反不如在远处浓重,只嗅到缕清幽雅香。原来紫丁香。认得。

赏鉴番,忙急急走了。赶到艺苑时,雨下得急起来。买了盒十二色水粉,又添了几支油画颜料。原还打算买几张素描纸,看天个样子,也只好罢了。买齐东西。看着雨中夜色,路灯下药店巷已经被水雾迷连成片。真有些犯愁,踌躇了会,见雨没有停下来意思,天却真黑了,只得咬牙骑进雨中。

春雨如丝,洒在,并不觉得怎样凉,甚至觉得,雨中骑车比雨中散步更有番情趣。甩甩shi漉头发,借着两边街灯看见晶莹剔亮水珠四下里飞洒,真有趣。

时刻快骑出药店巷,先看见了顶翠绿色小伞迎面飘浮过来。好象风雨中剑亭亭荷叶,接着就看见伞下面袅袅纤纤身影,接着便看见隔着雨幕映泛着橘黄街灯光极清纯俊雅女孩面容。当时,运动腿与正跳动心都下儿停顿下来,只能怔怔地看注位美洁少女,忽得觉着——就自己梦里想往姑娘吧?

位撑着伞,走在雨中女孩,正微颔着头,蹙紧了两弯笼烟眉,凝敛着双含情目,若有所思地溶合进霏霏曼曼雨夜里。听到前面响动,女孩微微偏了偏头,清纯如水双眸就看注了

“噢,天!”轻轻唉了声。停顿心口:“怦怦”狂跳起来。看着女孩由伞下面投射下来如迷如梦,如烟如气,如怊如怅,如慕如艾眼光,痴迷了。失态地看着女孩,女孩也岑岑静静地看着,车子就般擦着片荷叶划过。

划行老远,才反应过来,回头看时,蒙蒙雨巷深处个撑着伞背影已经朦胧不清了。“追去。”掉过车头便追了过去,又看见,又看见了女孩袅娜身姿,近了,近了,心又蹦跳了起来。眼看着要赶了。女孩却拐进了北边巷子口,待到达儿,眼前只剩条空寂巷道。“唉!”叹口气,慢慢地抬起头,又看见了几株探墙紫丁香,在渐紧渐密雨中颤摆得更加急切了……

……当夜,心神难定,开了台灯,昏惨惨照着书籍凌乱桌面,看着心烦,理理吧,就当整理下自己躁乱心。《唐宋词格律》、《古文观止》、《月迷津渡》、《红楼梦》、《物质存在与意识存在》……唉,去!书容易理得齐,心能理得清吗?由它乱吧!去chuang躺着,更烦,也睡不着。叹着气走去外间屋,就着黑在沙发里躺半个身,看着半明半暗屋中摆设,心里空荡荡地没个着落。忽然想起,寒假里还剩了半包烟,不知放哪儿了,便起身来寻,里间外间,橱子抽屉翻得“哗啦”乱响,心急偏找不着,狠命摔了盒火柴也解不了个气,只得又躺回沙发里赌自己恨。

女孩必定住药店巷附近,就在向北小巷里,许种丁香花院子就,要不,怎么拐就不见了呢?女孩也么个雨天,春寒未去,还走么长夜路,家人不担心吗?或者她家里竟有什么急切事情,她不得已才样走雨夜。看见她怎么感觉么亲切呢?竟象与她有宿缘似,回想她眼神?唉!真不清!她就么样不惊不怕,不闪不避,温温柔柔地看,她当时怎么想呢?她年龄?十四、十五、还十六,总同龄人,要不怎么觉得亲切呢?还有还有,她身段、气质。她婉静气氛,她面容,真美,真雅致!清如水,纯如云,幽如月,莹如雪。“此女应客,人间能有几回见。”明天便去找她,明天就去!

定了个主意,心气稍微平静些,转头看着昏黄台灯光,细听窗外淅漓小雨,想雨巷现在该阒寂无人了吧?

走到书桌边,随手翻开《唐宋诗格律》,信笔填了支《苏幕渡》:

“清风夜,春雨小,细拨轻撩,心头千丝绕。欲将何处置方寸?人以神迷,无端自烦恼!

梦入迟,悔醒早。拥被难留,恨彻窗外鸟。当时惘然丁香草。浮舟红尘,擦肩情未了。

填罢,细细读了遍。总觉得有些情未尽,意未适感受。象般,面对异性见钟情似冲动,还从未有过,想:莫非自己以前就没有真正了解过异性,莫非自己以前对异性些想法真荒唐可笑?

任谁也逃不了句古远实话:

“哪个少女不怀春,哪个少男不钟情!”

要知以后如何作为,且看下回。

求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