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小说:漫威之猎魔 类别:青春校园 作者:悟澡 字数:3020

农场生活简单安逸,戴安,唐腾出很多时间做其他事情,很多时候岛上帮光影做实验。

空间内生存很艰难,不然光影不需要实验种植粮食。被唐弄进来的人,每天除祷告就是劳作,他去看过次,懒得再管。

只要不是做什么基因实验什么的,他不会意见,反正都不是什么好人。

某天早晨,牌闹钟准时来到唐卧室。晚上做实验到早上,才睡下不到个小时,小家伙叫他实不想起来。

睡得迷迷糊糊的唐突然被丫头的哭声惊醒,下子坐起来:“怎么。”

“呜呜……爸爸,看。”双手,手里还捏辫子。

辫子?唐摸后脑勺,完……

被惊醒的还戴安,这丫头竟然果睡,就这么冲进来,至少也披件衣服啊。“怎么?怎么?”

看看天花板,老天玩自己呢。

穿件衣服行不?”瞪眼戴安

“又不是看过,我对吸引力,穿不穿什么区别?”最近摸清脾气,点也不怕他。“哭什么?”

“女人,真出事打算这样去打架?”说完转头:“自己看吧。”

头乌黑亮泽的黑长发,后脑勺多个窟窿,怎么看都觉得别扭。

“噗嗤……哈哈……”

说起来这事还是因戴安而起,那天戴安因为脸上斑点而沉闷,唐就找光影起,打算弄个祛斑的东西。

岛上寻找合适的植物的时候,发现几只掉毛的兔子,斑点狗似的。又想起戴安修眉来,所以又接找到兔子掉毛的原因。

昨晚终于把两样东西做出样品,累得不轻,随手把样品放床头柜上。

接下来不用说,家里个小调皮。大清早叫不醒爸爸,拿其中瓶摸他后脑勺。

想想,幸好趴睡,正常睡还不得把眉毛给弄

不解释还好,戴安想象下唐眉毛,躺床上笑得更厉害。唐这下能看的,不能看的什么都看

小家伙挂眼泪,老老实实等爸爸发脾气。“好,爸爸不生气。来,爸爸给洗手,小心别乱抹,不然的头发也会掉的。”

小人吓得老老实实伸小手,小僵尸似的跟去洗手。

洗干净出来,见戴安竟然还转个身,趴床上看父女两。“自己去洗脸刷牙。”

赶走小家伙,指指床头柜上大些的玻璃瓶。“帮我把剩下的头发也弄掉。”

“遮下看不出来的。”

“遮来遮去很麻烦。光头就光头吧。”

戴安拿起瓶子准备直接倒,唐赶紧拦:“小心点,哪粘上哪的毛发就。”

“这么厉害?”戴安看手里的瓶子。

“只要是身上的。”说还往下瞄眼。

“想看光明正大地看,我不会说什么。”不是戴安开放,她两年前就当过模特,看看不会介意。不过因为摄影师想潜规则,狠狠揍顿,才躲洛杉矶。

“我说过不要带坏。”

“知道,知道。”

不得不用怪异的姿势侧,戴安边给他头发涂抹药水边问:“多长时间才能长出来?”

“不知道,可能几天,也可能永远不长。还做过检测。”

“谢谢对我很好,我喜欢。”

说话,难道说为女神偶像?或许开始是这么想,不过现不确定。

“不用闭上眼睛,真的不介意看。”

“快点吧,我很累的。”

愿意的话,我也会喜欢能深入做些什么,只要不是变态。”戴安越说越露骨。

美国,初中发生关系的都不少,别说高中大学,像唐这种人可以说是稀物种。

从人的言谈举止可以看懂个人,唐能感受到戴安喜欢现的生活,也喜欢

“我后悔找当保镖。”

戴安蹲下点轻轻吻下:“咯咯……后悔来不及。”

她不是笨女人,相反极其聪明,不然当时俱乐部不会安安静静的。变化太快,让她点慌乱,现适应过来,开始变得风情万种。

美国人结婚比生孩子还慎重,离婚的负担实恐怖。戴安这些天观察,唐不是别的,就是懒,嫌麻烦,少个人就少麻烦。

“我喜欢和起。不给添麻烦,好不好?”

“不添麻烦?我的头发呢?”

“咯咯……所以我可以补偿。”

“算不学身子到处跑,我就求神拜佛。”

我帮教,保证问题。”

“随吧,现快点把头发弄完,饿。”

该说的都说,戴安很快把唐的头发褪干净,再用清水冲洗。“咯咯……”戴安忍不住伸手摸摸唐的光头。

的戴安同样光脚,身高似乎比唐,至少米八以上。唐对赤果果的戴安头大,拍掉她的手:“穿衣服。不怕我真把给…”

说完,戴安就搂他脖子吻下:“现不行,呢。晚上我可以来房间。”

得,唐被逗得脾气。和根筋的戴安嘴这种费神的事,完全不搭理才是正途。

“别玩,我去看看。”

还是洗漱下,洗个澡,去给做饭吧。我去照顾她,和她谈谈。”

认真起来的戴安别样的风情。

早上吃饭,戴安光头乐呵。则是缩小脑袋,用食物挡偷偷摸摸瞄,担心爸爸生气。

“戴安,祛斑的可以先用,褪毛药剂等去洛杉矶检测,再做个工具,免得不小心把眉毛弄。我得问问波兹,看能不能做成产品出售。”

“能确保原料供应吗?”

“祛斑的可以,就是果酒的沉淀物。褪毛的不确定,只是找到那种植物,还试过种植。”

“我先试试效果,效果好的话再和波兹谈。”

“也好。”

闹腾的早晨结束,唐让戴安学习,他杰克那里换来的弹簧,准备打造成兵器。

或许是鼎内经历带来的副作用,戴安对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不像爱,也不是感激或者心灵寄托。

不属于任何种,又似乎是几种混合。言行举止也变得随心所欲,刚经过早晨的风情万种,现却是高贵典雅。

盘起秀发,坐摇椅上翻阅本雕刻相关的书籍,偶尔看看跟电视学说话的

小楼的书多是唐妈妈留下的,他老爹个老粗,不是不喜欢看书,只是学历少,看不懂。

雕刻书籍是唐购买的,他平时无聊,给自己找点事做。

来到工具棚,看见材料,才想起弄材料给做把小花伞。材料很多份,小家伙不喜欢再换。

伞骨是岛上种丝竹,细小轻便,韧性高,伞纸就是白纸,用种提炼的植物油浸泡,近乎透明,也不易破损。

他不知道小家伙喜欢什么画,选几支梅枝的图案,粉色的梅花清新淡雅。

小家伙拿到小花伞,可是高兴坏。唐幻想小丫头穿小旗袍,打小花伞,可爱极

可惜被小家伙几下蹦哒,全破坏,穿旗袍走路蹦的,想都觉得诡异。唐赶紧晃几下光头,驱散脑子里的诡异。

“怎么?”

什么,我去做饭。”

戴安小花伞,些羡慕,很漂亮。人送她花,也人送车,却人送亲手做的东西,还是这么漂亮。

吃完饭唐继续工作,直到晚上快睡觉的时候才回小楼。“的。”

把更大的花伞递到戴安面前。“送给我?”

“不是送,放家里用。”

人会送伞,唐虽然不迷信,可那个词听总不舒服。

戴安点失落,不过表现出来,还是细心收起来。

“收干嘛?下雨可以用。”

“现下雨。”

“随?”

,等回来。”

“我去看看。”

小家伙还玩小花伞,听到唐进去赶紧缩被子里。“不要玩,乖乖睡觉。”

“爸爸,唱歌。”

“好。”

直到哄睡小家伙,唐才停下,关灯回自己卧室洗澡。

出浴室,又见戴安浴袍靠门上。“不睡觉干嘛?”

“来这睡。”

“折腾。”唐懒得管她,门是不能锁,不然早上丫头够闹的。

喜欢光身子?”唐躺床上,戴安浴袍脱,也爬上来。

“喜欢果睡,那次鼎内之后,我就喜欢给看,不知道为什么。”

听,发现问题。“等,我去问问。”

进空间,不想戴安刚好搂她胳膊,也被带进来。幸好经过次药煮,才出事,也让戴安很难受。

还真是不怕死呢。”

“怎么回事?”

“这里重力高,不适应。上次是。”

刚好光影出现,戴安才恢复正常。唐把戴安说的告诉光影:“这是怎么回事?”

“不知道,可能和的鼎关。又不是什么大事,她别人面前也这样?”

,平时我这想法,就只唐面前。”

什么感觉?”

“感觉?好像他面前不需要遮掩似的,兴奋,羞耻,反正我觉得是正常的事。另外即便我的秘密,他只要问,我也不会反感,心甘情愿告诉他。”

“哦,大概是轻微的防御机制,保护主人是我们器灵的职责,天生的。”

晕,闹出这么多事,唐很后悔。让戴安开开车不就得,非得帮她拥实力。

“这算种暗示,不接受可以抵抗,不会伤害。”

“不需要,我喜欢这种感觉,相比别的人各种勾心角,这反而让我感觉轻松。只要唐不厌恶就好。”

戴安的意思很明显,以后就这样,不会对唐造成困扰。

办法解开?”唐郁闷地问道。

“嗯,,这不是禁制,她接受才能暗示成功。怎么想?”

“他很懒,觉得女人麻烦,不能偷懒。”

“麻烦?麻烦事多呢。很多问题不是逃避就能减少的,或许该顺其自然。”

命运就是个人的选择,当时唐心血来潮找什么女神偶像,屁事。现女神,偶像,麻烦也多

“随便吧,药材吗?反正都这样,索性继续吧。”

无奈啊,赶走戴安?还得找个保镖,女保镖哪那么好找?总不能把她咔嚓事,破罐子破摔就是唐的心态。

两人又被煮上遍,回到卧室,唐直接睡,实太折磨人。戴安就这么靠他,起进入梦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