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五】 奇翼的第一个斗术

小说:三途之路 类别:豪门小说 作者:暴羽 字数:1791

有选择的地方,总乏纠结。

纠结并非坏事,有它会促使人三思而后行,但,过度的纠结,却会拖住前进的脚步。

初入人世的翼,并擅长做出选择。但当闭目静思,扪心自问,自己究竟想要什么之的脑海,依旧浮现出那三个问题——“我谁”“从哪里来”“要到何处去”。

而解开这三个问题的关键,直指天使族的统治者——圣皇及天。

但若想见圣皇及天,以翼镇级天使的出身,难度可谓登天——仅翼数要达到六翼,还需获得风、雷、土、木四大都主的认可。

在如此严峻,甚至可以说可及的人生挑战面前,翼根本无暇停下脚步,必须竭尽最大努力,想尽切办法,冲进圣域。

思考至此,翼颤抖的手逐渐稳定下来。左手抓紧卷轴,右手“哧”的声,将封条撕开。

深吸口气,再犹豫,缓缓将卷轴展开。

卷轴的背面,虽青色丝绸编织,展开之后,其内则细腻白绸,这有利于资料的书写。白绢之上,呈现在翼面前的,行整齐的黑字,与段密集而又玄奥的

黑字内容为:“森之降兮林之临,”

翼双目微凝,眼神聚焦在那个逗号之上,显示,这句话并未说完,但白绢之上,除那些神秘之外,再无其文字。

“逗号后面的内容,为何没有呈现?资料丢失,还……?”翼捉摸透,便先将这个问题按下,继续看那段怪的

细观之下,这段共有两片区域,每片区域都呈翅膀形状,而且,这两片区域呈左右对称,相互连通。每片区域皆由密集的黑色组成。虽然看懂这些,但直觉告诉翼,这些,很像某种线。

在这段的结束之处,有个指大小的印迹,在白绢的白色背景衬托下,十分起眼。翼调整卷面角度,方才看清印迹内容——个缩小版的白色的内容,与卷轴上那对翅膀形黑色样。

“这什么东西?”翼好得伸出食指,触摸下那个指大小的白色

股暖流,顺着翼的食指指肚,电流般地窜入的体内,并迅速向其背部游走而去。

妙!”

翼突感体内阵异变,暗惊声后,赶紧将卷轴收起,贴上封条,放回箱子。随即,翼迅速集中精力,压抑体内躁动。更确切地说,压抑体内的羽翼之力。

翼也搞明白,为何此的羽翼之力,会主动爆发着想要窜出来。难道因为刚才卷轴上的白色印迹?

尽管翼努力压抑、克制,但那股力量,还即将溢出。设想下,当你身处人群之中,却突来个竭尽全力都止住的屁,为惊扰人,你只能斜欠下屁股,从缝隙中将它缓缓释放。翼的处理方法,与之高度相似,只见缓缓吐气,将翅膀小心翼翼地释放出来。虽然在斗篷的裹覆之下,翅膀并未显露而出,但翼的后背,却厚圈,那堆木箱,也被朝上顶出段位移。

躁动虽然释放而出,但那股暖流却仍旧存在。翼闭目感知之下,却惊地发现,那股暖流,已经流淌进入的翅膀之内,左右各只。

吱——

就在此,车轮再度发出阵梦呓般的摩擦声响。随即,原本与坡面平行的倾斜板车,逐渐变得水平。

哐当——

板车重回水平地面之后,再度发生阵剧烈震动,但却之前那种上下幅度的颠簸。

“哎呦呦,我的头啊。”心圆捂着后脑勺,嘟囔着坐起来,对着老吕埋怨道,“臭老头,你怎么驾的车啊?我的脑袋瓜快要开花。”

心如被弟弟的声音吵醒,亦坐起身来,舒服地伸个懒腰,打哈欠道:“心圆,许对吕叔无礼。吕叔啊,车怎么?”

老吕面色凝重,并非因被少爷训斥,而千牛此的表现——它拉着板车爬上坡后,便突然停住脚步,板车由于惯性,重重地撞在牛屁股上。这直接使得坐在板车上打瞌睡的巴声惨叫向前栽出去。

“车走,因为大憨忽然停下来。”老吕略带惊恐道,“大憨的感知,向十分敏锐,它觉察到前方有危险。”

心如揉揉睡眼,心在焉道:“前方有危险?怎么可能?之前巴先生凭借四翼天使的强大威慑,已经驱赶走方圆百里之内的威胁。咦?我刚才怎么听到先生的叫声,去哪里?”

“我在此处。”巴迅速自地上爬起,在起身的极短间内,拍干净身上的泥土,还顺手捋捋凌乱的头发,同,快速而又精准地将眼缝眯成0.5厘米宽。望向心如,深情说道:“小姐,我坐车坐久,下来活动活动筋骨。”

“有巴先生在,安全得很呢。”心如灿然笑,双眼弯成对月牙。

“那自然。”巴将手负在身后,同挺胸收腹,雄赳赳的样子如同只称霸鸡圈的公鸡,自信非常,“我这坐车的都累,何况这拉车的畜生,它停下来,无非想喘口气,休息下。”

。”老吕面无表情,摇头否定道,“我解大憨的体力,行走这点程对它来说,就像千杯醉之人抿口小酒,根本算什么。而且,它现在的表现,完全高度戒备状态,这说明,前方定有危险存在。”

心如、心圆与巴,皆望向大憨。只见此的千牛,忽而高耸牛头,机警地竖起耳朵,忽而,头颅低垂,牛角前伸,同前蹄断刨地。

就在所有人都将注意力放到大憨身上,坐在板车末端的翼,双眉突然紧锁。

“唔!”

翼咬紧牙关,但痛苦的**,还牙缝之中挤出去。

声动静,顿吸引老吕、心如姐弟二人以及巴的注意,四人齐刷刷地转过身来,望向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