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八章 翊王成亲

小说:雪影天下x 类别:江湖情仇 作者:雪之殿 字数:2158

是翊王纳侧妃的子,此前听说温家小姐去灵溪寺祈福受惊,回来就病不起,拖大半个月才渐渐好转,翊王体贴温家小姐,将婚期延后个月,翊王府今格外热闹,前来贺喜的人络绎不绝,直到夜幕降临才消停下来,辕澈被灌不少酒,喝的酩酊大醉,连走路都要苏穆扶着。

“王爷,新房在边,您走错。”苏穆见往自己的院子走,不由得提醒

“对哦!今本王成亲,你去把楚歌叫来,本王要跟不醉不归。”辕澈抓住苏穆的衣领说

苏穆无奈:“王爷您喝糊涂,叶将军已经回沧州。”

辕澈的星眸立即暗淡下来拉着苏穆语无伦次:“楚歌,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忘尘,你不要不理我,为什么要用那种眼神看我,南弦死我也很难过啊!你们别丢下我,忘尘,我真的好爱你,为什么新娘子不是你呢?你别走。”

苏穆叹口气扶着辕澈往自己的院子去休息。别院的温若等会,便自己掀盖头吩咐菱香洗洗睡觉。

菱香纳闷地问:“小姐,王爷还没来您怎么自己掀盖头,多不吉利啊!”

温若将盖头:“不会来,睡觉吧!”但愿辕澈真能信守承诺,放她离开个是非之地。

大半个月总算好转可以去上朝,只是不在的大半个月里朝中发生不少情,先是苏妃被查出有孕,却因喝后送去的碗汤药莫名滑胎,怒之下竟要废后,幸得群臣力保才堪堪保住名存实亡的后位,上为补偿苏妃,将凤印暂时交由苏妃保管,后宫物也并由她代劳。后的情刚消停,前朝的裴相又被查出受贿卖官等系列情,秦亦河将所有收集到的证据并捅到上面前,本以为可以举扳倒裴相,谁知上只是罚裴相三年俸禄,将受贿所得全部上交国库,再意思意思罚裴相身边的几个人,此就此揭过。只是经此役后,许多支持翎王的官员见势不对纷纷倒向翊王,在养病的段时间里,朝中的风向已经完全掌握在辕澈手中。

头银发走进朝堂时,满堂皆为之震惊,还没来及的问,上就来,看到也是愣问:“翎王是怎么?才不过几未见,你的头发.....”

双手合十回:“儿臣自小流落在外,经常饥顿饱顿,所以身体从小落下不少毛病,幸而前些子觅得良医为儿臣彻底拔除

病根,头发便是拔除病根所要付出的代价,好在如今儿臣的身体已痊愈,头发后再慢慢想办法就好。”料定只要提起么多年沦落在外之上必会有所触动,便不会再细问下去。

果然上面落愧色:“唉,可怜的孩子,李公公,下朝之后,多送些补品到翎王府去,以后宫里进献来的补品都优先送到翎王府。”

忙谢恩:“儿臣多谢父。”

上本以为会继续为后跟裴相说话,岂料之后再未见开口,就静静的站在旁听着翊王党抓着裴相之不放,都认为上处罚的轻上被们吵的头疼,见脸平静不由地问:“裴相,翎王以为该当如何?”

站出来淡淡:“外公年已高,儿臣早劝辞官回去安享晚年,只是外公直放心不下母后跟我,直苦撑至今,既然外公已让父如此烦心,倒不如还是辞官回去落得大家都清净。”

裴相不知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可话已说到份,也只能配合着做下去,伸手摘官帽跪在殿上:“老臣时糊涂犯下如此错,自愿辞官回去,请上成全。”

上没想到开口便是如此毫不留情,裴相走,翊王党后在朝中便无人制衡上可不愿再养出个裴相来忙:“裴相劳苦功高,朕不会因为时过失就否定你所有的功劳,既然已经罚过,此便不必再提,后若谁再敢揪着此不放,朕决不轻饶。”

裴相才明白过来,是以退为进,彻底断翊王想要将情闹大的念想,没想到焦灼半个月的轻飘飘的几句话就解决,看着秦亦河那张铁青的脸,裴相怄半个月的那口浊气总算吐出来。

朝,照例要去看下后,同行的还有裴相。

面无表情的看:“外公后还是少来文泉宫,平白惹猜忌于我们并不利。”

裴相叹口气:“我放心不下你母后啊!她那性子根本不适合吃人的后宫。”

脚下不停问:“既知如此,当初又为何要将她送进宫呢?”

裴相无奈:“当年她心要跟着上,怎么劝都没用,我就个女儿,从小宠着,就算她要天上的星星我都会去给她摘,等你后有自己的孩子就会明白。”

身形顿,自己的孩子......怕是辈子都不可能如愿

文泉宫中,后倒是没有二人想的那般颓废,该吃吃该喝喝精神的很,只是见到满头银发的出现不免又神伤会。

“都怪本宫没用,连自己的孩子都护不住,害你吃许多苦。”后拉着的手不住的落泪。

拍她的手背安慰:“如今已经没,母后莫要担心,今则过来探望母后,二则想问问苏妃到底是个什么人?”

后恨很:“那是个原先瑞王进献给上的狐媚子,自进宫以来,把上迷得神魂颠倒的,凡听之任之,现在恨不得将后位都给她,本宫算是看开,由着们去吧!如今只要你平平安安的登上位,本宫还怕后整不死她。”

点头:“母后往后行再低调些,避免与那些人再起冲突,位自有儿臣谋划,母后不必操心,只等安心享福就是。”

后喜:“往见你对位不甚上心,怎么突然变态度?”

苦涩:“不过是突然醒悟,唯有手握权力才能真正保护在乎的人。”

裴相上前:“后如今保重自己的身子才是正,朝堂之有我跟翎王殿下,你放心好。”

后忧心:“本宫听说翊王前几户部侍郎的女儿,如今在朝中的声望如中天,在样下去,本宫担心我们很难再将们压下去。”

:“那就不压,由着们去,外公后也不要跟秦太傅对上,树大招风,自会有人出来收拾们的,我们只需守株待兔即可。”

裴相疑惑地问:“怎么个待法?”

:“先明哲保身静待时机,我们现在必须要比辕澈更沉的住气才行,父可不喜欢太冒尖的人。”

后虽没听太懂但是还是点头:“都听儿的,本宫后若无就待在文泉宫哪也不去,绝不会再跟你们添任何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