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章.对簿公堂

小说:神断狄仁杰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象牙山赵玉田 字数:1904

翌日清晨,天色阴暗,蒙蒙秋雨洋洋洒洒,不觉间给了些许寒意!

青山县县令林永泰早早起床,这白石山关帝庙凶案让他些头疼,自己治下出了这种恶性案件,始终让县令林永泰如鲠在喉,如芒在背!

“唉!要本县当朝狄阁老十之一二就好了!”正在更衣县令林永泰自言自语

“太,您太过谦了,就凭您对此次关帝庙凶案判断,看跟狄阁老也不相伯仲了!”师范庆面带恭维

“哎,范师,可万不能这么说,怎么能和狄阁老相提并论呢?唉!生之年若能见上狄阁老一面,此生也算死而无憾了!”县令林永泰些哀婉

“太可不恭维,您还不知吧,您派李捕头带暗中监视关帝庙,就在昨夜,李捕头果真在关帝庙抓到了两名疑犯,现在已经被押在大牢了!”范师满脸喜色

“什么?这事?已经收押了?”林县令也些喜出望外!

啊!现在就跟那个莫老关在一间牢房里!”范师不假思索

“糊涂!”林县令大怒,“怎么能把他关在一起呢?他本案嫌疑,关在一起岂不给他创造了串供机会?呐?怎么都不动动脑子?”

“这……卑职愚鲁了!”范师见林县令面露怒色,赶紧俯身施礼说

“唉!算了!马上去通知三班衙役,本县即刻升堂问案!”林县令些无奈

青山县衙牢房里,狄仁杰,李元芳还庙祝莫清风盘膝而坐,正闭目养神,两名牢头带着一队衙役走了过

“哎,两个,起!太过堂!”一个牢头喝

“呵呵!了!”狄仁杰微笑着看了看李元芳说

李元芳也微微一笑,没说话,搀扶着狄仁杰站起了身!

“威……武……”

公堂之上,县令林永泰正襟危坐,两旁衙役操着水火棍敲击着公堂地面青砖,嘴里呼喝着!

啪!

林县令操起惊堂木,重重拍在桌子上!

“堂下何?报上名?”林县令厉声说

“草民怀英,并州士,乃一介走方郎中,这位徒弟!”狄仁杰不慌不忙

“大胆刁民,如何在关帝庙伙同庙祝行凶,还不从实招?”林县令提高了音量喝问

“太冤枉!不过连夜赶路,错过了宿头,只想在关帝庙借宿一夜,如何说庙内行凶呢?”狄仁杰平静

“好啊!不见棺材不掉泪啊!呐!杖责二十,再问话!”林县令怒目而视

“且慢!太,您这要严刑逼供,屈打成招吗?朝廷颁发官凭路引,足以证明身份,太不问青红皂白就要动刑?这哪家律法?”一直没说话李元芳高声喝问

“官凭路引?呈上看!”林县令些心里没底,声音也降低了些!

衙役将昨夜收官品路引交给了林县令,林县令拿在手里,上下览闭,合上文书放在案边!

“只官凭路引,只能证明走方郎中身份,但却摆脱不了嫌疑!”林县令继续说

“哦?不知太因何断此嫌疑呢?”狄仁杰气定神闲

“分析!”林县令说

“哦,那在下倒想听听太分析!”狄仁杰说

林县令站起身,走下堂,在狄仁杰面前回踱步,开口:“一个醉汉,闯进关帝庙,搅了庙内清静,误了庙里香火!庙祝莫清风前劝阻,奈何身材瘦小,体力限,无法制止,只能任其肆意妄为,这个莫清风气不过,于便找到,到了夜里,趁着这醉汉酣睡,,哦不,或者进到正殿,将死者摆放好,然后推到神像,砸死了死者,然后让庙祝前报官,假说关公显圣,神灵杀!而见庙祝莫清风被关押,恐现场留什么证据,于夤夜返回,企图毁灭证据!也不?”

听着林县令一口气说出一大套推理,狄仁杰点了点头:“太推断很合理,也很精彩!只一点不太明白?”

“哪里不明白?”林县令问

“第一,这醉汉不过酒后妄为,并未与这庙祝过多冲突,然庙祝却欲取其性命,这在动机上些说不过去,如果把他痛打一顿倒还合情合理!第二,太说庙祝找到,且不说昨夜刚刚到达此地,那庙祝如果要行凶,为何会找两个外地?找附近乡里旧识岂不更为稳妥?第三,夤夜返回,企图毁灭证据,敢问太如果真为了毁灭证据,会堂而皇之信步进庙?”狄仁杰说完看着些茫然林县令!

县令林永泰听狄仁杰这么一说,感觉自己推断似乎确实些错漏百出!

狄仁杰继续说:“看忽略了很多啊!身为一县之长,百姓父母青天,遇到命大案竟然如此草率,真齿冷啊!”

县令林永泰脸色陡变,厉声:“大胆刁民!事到如今竟然还敢如此巧言令色!不慌不忙样子,定然过前科旧案!本官定要以此案为源引,追查到底!到时本官还要治一个藐视本官之罪!”

狄仁杰微微一笑,说:“呵呵!既然如此,那最好不过!”

林县令转身回到堂上,屏风后,一个下模样跟林县令耳语了几句,林县令顿时脸色大变,竟些惊慌!

范庆见状,忙凑了过

“太!出什么事了?”范庆紧张

“唉!老夫又昏过去了,咱县里郎中都请过了,毫无办法!”林县令无奈

范庆突然眼珠一转,说:“太,咱这堂下不就个郎中吗?为何不让他试试呢?如果他不能为老夫诊治,不也恰好揭穿他身份吗?”

“对啊!”林县令恍然

啪!

林县令又拍了一下惊堂木!

“堂下怀英,走访郎中,那好!现在本县给一个证明自己机会,如今家母患疾昏迷,如若能够医治,足以证明郎中身份,如果不能,那本官定要大刑伺候!”林县令高声说

“哦?在下愿意一试!”狄仁杰微笑着说

“好!除去二枷锁,带到后院!退堂!”林县令说完起身去了后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