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西泽第一纨绔

小说:世子不是个省油的灯 类别:古装言情 作者:夏浅且下 字数:1757

西泽皇城中,除了只招待达官显贵的西风楼,便数这明月酒楼最受追捧。

明月酒楼无权势撑腰却能坐立这皇城数十年倒,便是这为世歌颂的绝,盛世美酒,二绝色美知晓天趣事的说书先生。

但这西泽的项也并非只这明月酒楼,这堂堂王世景染也广为流传的爱斗鸡走狗,二喜提笼架鸟,恋娼楼妓馆,是出了名的纨绔无间。

这明月楼楼上乃是烟花问柳之地,楼是说书听书之场所。上楼层未阻隔,仅仅只帷帘遮挡的视线。

“世殿,来嘛,再喝口酒。”软香入怀,醉生梦死。

景染躺在软榻上,眯眼喝旁女递过来的酒。口饮尽,女见状立即夸赞:“世殿当真是酒量啊,厉害的紧呢!”

声音香甜,某世颇为受用。

“话说,这年前,我们西泽为表达与云笙友互处之意,便将我国送去云笙。可是,十七年前这两国大战,这云笙小国战败受辱,可是将堂堂云笙的嫡长公主送与我们西泽和亲。”

“哎,你们说,当时我们西泽可是何等风光啊,他们又是如何能记恨啦。我们这还未进这云笙皇城,便是处处受到刁难。话说到此,云笙国五公主仿若从天而降,对他相救番,从此这便是脱离苦海。”

“话说这云笙国五公主淡扫峨眉如般般入画,娴静之时如娇花照水,可算是个绝世的美啊。这两啊,如何是能动心啊,就是那金风玉露相逢,便胜世间无数啊。”

!”面传出阵欢呼声。

“话说这两看对了眼后便是……”

“今日这说书的怎么回事?专挑爱听的讲。”景染搂,皱眉头对旁站的男道,美见他生气立即塞了个葡萄放进他嘴中。

他吃葡萄些含糊清的说,“痕夜,让去把那话本改了,就送份我前几日大闹大理事的话本去,让他们给我宣传宣传我的丰功伟绩。”

“主,前几日的事可是老王爷容易才压去的,如今老王爷年纪也大了,经起您再折腾了,您呀,还是给老王爷省省心吧!”

痕夜说的是委委屈屈,自家的主自己能知道是个啥性格吗?还丰功伟绩呢,是劣迹斑斑吧。这祸闯就闯了呗,还非要闹的尽皆知,让来台才肯罢休。

景染咀嚼口中的葡萄没空搭理他,痕夜以为他这是将话听进去了二,便接劝道:“这今日便是要回京的,今天说他的事委实也是正常,毕竟谁还想图个新鲜呢。您就行行,今日安分些,可别再为难小了。”

景染顿时眼睛亮,将嘴中的葡萄核吐了出来,“你刚说什么?”

痕夜立马闭上了嘴,以为自己说错了什么话,慌得知道该怎么回答。

景染推开正向他献殷勤的女,起身拍了拍衣衫,规整规整自己的形象。

他问:“君亦尘那厮今日回来?”

痕夜听罢,微微点了头。

景染嘴角上扬,“小夜啊,如今你跟我倒是愈发的的懒散了,这么大的消息都知道来禀报我的吗?”

禀告?他敢说话吗?要是打扰了这祖宗风流他怕他小命保。

景染看他逐渐低去的头,拍了拍他的肩膀,“要是白白错过了这么玩的个机会,你看你能赔的起吗?”

玩的机会?痕夜抬起头,脸茫然,这哪里玩了?他仔细想,顿时神情变,得尽快回府禀告老王爷,然这小祖宗又得闯出大事了。

景染怎能知道他的心思,平时什么事他还没闹腾开,这就赶回去通风报信,可是这次可是君亦尘那厮回来,能让他平白糟蹋了时机。

他朝塌上的美扬了扬头,“看见那美没,本世今日心情,赏你了。”

痕夜顿时蔫了,“世,我怎么能让她侍奉呢。”

景染凤眼笑,美胜收,“你这话说错了。”

痕夜看他,这小祖宗笑准没事。

“本世是让你今日侍奉她。”痕夜欲哭无泪,张脸揪

“世。”床上美娇滴滴的叫唤。

景染仿若未闻,掀开帷帘就要出去,冷冷的道:“今日他若是侍候你,准让他走。”

听哪里还能听话,立马就缠住了痕夜,声音娇滴滴的,“痕大!”。

痕夜是王爷派来盯他的,平日里就老爱打小报告,他十次进宗祠九次就是他给送进去的。今日他可是要干大事的,怎么能让他坏了这事。

甩掉这跟屁虫,景染心情甚,步履轻盈,连手上的剑都拿的更稳了。

“殿,马上就要进城了。可要停休息片刻。”夜痕骑马对马车上的男道。

马车内传出君亦尘轻微的咳嗽声,声音微凉,“必停了,直接进城吧。”夜痕领命。

入城后便是属于西泽特的繁华盛景,各处的叫卖之声,妻儿的欢呼之声。

君亦尘纤细修长的手掀开车帘,露出了张另神共愤的旷世容颜。年了,这西泽皇城似乎还没变化。唯变得便是,年前他离开之时是百官相送,如今归来,却是无迎接。

“尘美,知道你在马车里面,快给本世出来。”年了,声音还是那个声音,甚是清跃。

马车骤然停,夜痕低声对马车里说:“殿,是,可要见?”

君亦尘眉头微皱,听声音便知道是他,除了他谁敢在这西泽当面直呼他的名字。“见!”他声音肯定。

半天见马车内没动静,景染扬了扬手中的剑,“年前的事你会忘了吧,本世可是记得清楚,今日便是来向你讨个说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