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爬墙会佳人

小说:世子不是个省油的灯 类别:古装言情 作者:夏浅且下 字数:1898

从此苏景染三字便印在了她心上。她关注着,派人去打听苏世子是怎样人,却料带回却是风流羁,放浪形骸消息,她着实好奇,能作出样画男子怎么会般纨绔。

她想见人,可是当时云笙国处于内忧外患阶段,她能离开,便派了人去西泽作了几副画像,身白衣画像独得她喜爱,便被她珍藏了起

此次西泽,她本是打算正经开启第会面,却没想到最终们既然以如此特别方式见到了。

见都见到了,总能下次见面再假装正经吧,既然见了她喝酒模样,那她便让记忆深刻,终生难忘。

“紫沁,把带上,我们出宫。”云颜打开门,将卷好几幅画像递给紫沁。

令牌是上回云妃给直没有收回去,她便自己用着了,也是方便。

紫沁高兴坏了,拿着画跟着云颜,前几日公主出宫就没带上她,她也是极其想看看西泽风土人情

“公主是要去哪?”紫沁坐在马车上,掀开闯帘看着外边车水马龙,脸上新奇劲。“府!”

颜淡淡说,纤细手指敲打着腿上画。

紫沁满肚子疑惑,之前西泽时,云笙帝可是千叮咛万嘱咐让公主要与君亦有任何交往,公主当时心想西泽答应可是响当当,怎会功夫就变卦了,过想是想,可却敢说出口,神情纠结至极。

颜倒是没有在意她,她此时心扑在画上。

马车缓缓停在府门前,看着豪门大院,金海辉煌,云颜想起君亦当年初云笙时落魄样,禁有些感慨。

曾经府门庭若市,前拜访之人络绎绝,而如今,大臣全是避如蛇蝎,恨得绕道而走。

有马车停下,门口侍卫相互对视眼,看着像是宫中车,两人哪敢怠慢,其中便奔了过

“车上贵人怕是走错地了。”侍卫问。

紫沁看了看云颜,然后撩开车帘仔细看了看门匾,“没错啊!”是府。

侍卫还是难以置信,自从三皇子回是第客人。

“贵人是?”

“云颜!”云颜算是发现了,君亦怕是还未成整顿府上人,要是得罪人才怪。

颜,云笙国五公主,就是那才华输于男子,名声享誉四国颜公主。

立马进府禀告。

侍卫怎么般冒失,难怪当年西泽帝把三皇子送去我们云笙,有下属,能拖后腿吗?”紫沁看着那侍卫急冲冲模样由感慨。

语。

被德伯领着进入府,德伯由自主便看向了云颜,看模样,真是美人胚子,看着仪态,当真是气质凡,嗯,错。

“我家爷在云笙承蒙公主照顾了。”德伯面带慈祥,语气温和。

云笙听话便是知晓身份,没少从君亦嘴里听到过,比起西泽帝似乎更像是父亲。“过是旁人以讹传讹罢了,爷天之卓越,我也成帮到什么。”云笙话说客气失礼,德伯更加满意了,女子与爷实乃天作之合。

路无话。花园中,君亦正在浇着花草,身边夜痕给提着水桶,模样倒像是花农。

爷,您怎么还在弄呢?哎呦,快去换身衣裳,有客人了。”德伯见急冲冲抢过手上瓢。

紫沁突然道:“你家爷什么模样我们家公主没见过。”

德伯怔住了。云颜也有尴尬。

君亦适当低声轻咳。

德伯从话里缓过神,笑嘻嘻道:“公主与爷聊,老奴先下去了。”

走了几步回头看着夜痕,“瞧你那样,还赶紧把水桶拿到膳房去。”

夜痕表示很无辜,平常水桶也是搁在花园角落里啊。

“紫沁,你去找夜痕玩吧。”

紫沁秒懂,她家公主想要单独和三皇子在起,说悄悄话呢。

“今日找我何事?”君亦往凉亭走,云颜跟着。

“没事便找你了?还是说爷回了西泽,便在需要我云笙靠山了。”云颜玩笑道。

凉亭石桌上有刚沏好茶,君亦为她倒了杯。

颜是有些渴了,没了刚刚高端样,仰头口饮尽,她意犹未尽,“要是有酒就好了。”

君亦只当她胡言乱语了。

凉风吹过,脸色苍白。“手上是什么?”

颜笑像只狐狸,挑眉将东西递了过去,道:“我想请殿下帮小忙。”

君亦接过,打开幅幅画,表情意味明。

将画卷起,搁置旁,道:“过几副画,让下人送就成了,何必自己跑趟。”

“那可成,毕竟我和爷还有约定呢,总能让下人并传达吧。”云颜郑重其事。

君亦疑惑。

“我知道明月楼是产业,想必搁上面摆着几幅画拍卖是什么大事吧?”

君亦是明月楼背后人,件事很少有人知晓,多年,明月楼未曾出现过什么大事,所以从未出过面,西泽人直都觉得明月楼是普通酒楼。

见君亦没有说话,云颜以为愿意,道:“我用那约定换,爷怕是赚了。”

君亦惊讶于她话。“等小事你便值得你拿约定换。”

颜想了想,“怎么说呢!”

本正经道:“对说是小事,对我说可是人生大事。”

君亦惊叹于云态度,过难道们之间约定在云颜眼中就是提吗?

“公主在云笙对我多番照顾,等小事我自然是愿意帮。公主必拿我们之间约定换。”君亦道。

颜眼角尽是笑意,副小人得志模样,就知道你会好意思,约定以后对我可还有大用处呢,她自然是舍得。

“公主要多少钱拍卖?”

颜还未回答便被股声音拉过去目光。

“我去,以前也没见着府院墙般高,看几年爬,动作都利落了,果然人还是要居安思危啊。”某世子废了九牛二虎之力爬上围墙,搁在床上待了几日可是把憋屈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