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有其主必有其仆

小说:世子不是个省油的灯 类别:古装言情 作者:夏浅且下 字数:1788

亦尘脸色没有丝毫变化,心中却是波涛汹涌。

握着圣旨手更紧了,原本还有丝丝,丝丝期待,那个好父皇能想起来,没想到现实还是打击了

公公送完圣旨便识趣离开了。

亦尘思量片刻问道:“世子现在在何处?”

德伯听,立即道:“若是刚从宫中出来,想必现在应该是在明月。”

“明月?”亦尘皱眉。

“是啊,世子三年来也过就三处常去之地,明月风流,赌庄赌钱,皇宫告状。既然刚从皇宫告完状出来那铁定是要去明月消遣放松。”德伯分析道,些年来可都是么过,只过三年前还多了样,就是老爱调戏们家王爷。

亦尘微微咳了咳,有着气喘,“准备准备,我们去明月。”

次倒像是料到亦尘要来找,特地要了明月小房间。

门被踹开时,正搁那软塌上靠着,身边倒着酒手经过吓,洒了下来,倒了身。

“世子!”美娇滴滴叫唤声。

惯会怜香惜玉,抖了抖衣服上酒也生气,道:“下去吧。”

急忙走了出去。

看着站在门口亦尘,道:“今天刮什么风既然将尘王给吹来了?”

亦尘看着屋内片狼藉,向来是极其爱干净愿进去。淡淡道:“刮什么风你能知道,出来,有事问你。”

“就出来,昨日我可是搁那城门叫了那么久,尘王也是充耳,今日凭什么让我出去?”记恨道。

亦尘没打算与废话,转身便洋装要走。“等下。”急了,都三年了,性格怎么还是没变,能服个软吗?

亦尘得逞,站定,转身看着

“要说什么进来说。”退让。

退让代表亦尘就能得寸进尺,“脏!”

要跳脚了,挑个什么劲,到底是谁找谁呢是?

过,终究是败下阵来。

出门时特地摇了摇,完了,门是坏了。挑眉,领着亦尘换了个房间。

夜痕与痕夜守在了门外,想了想还是对夜痕道:“记得待会走时把门钱赔了。”

夜痕顿时欲哭无泪啊,也没用多大劲啊,能怪谁?难道怪那门结实?

门被啪关上。

“说吧。”羁,往窗子上坐然后懒散看着

倒是去哪都会好好坐着。“今日事你解释解释?”亦尘看着吊儿郎当模样早也习惯了。

“你说是个什么事?”气愤填膺道,“我昨天可是因为你,那破大点事便挨了顿打。”

“你少给我装蒜,明知故问?”亦尘声音渐渐冷淡。

“三年见,三皇子话说倒是顺溜了。”如同个狐狸狡辩着,“过,你说我怎么会知道?我又是你肚子里蛔虫。”

亦尘有些气急,垂头微微轻咳。

看着眉头微微锁紧。……

“你瞅瞅你现在什么个样,还什么事都要想,你嫌命太长了是吧?”听起来像是在讽刺。

“你倒是看看你现在是个什么样,非要什么事都要参合脚,你嫌麻烦吗?”话还是那样话,意思倒也是差意思,嘴里说出来就是样。

“本世子是哪儿热闹往哪儿凑,什么事好玩做什么事!全凭着自己性子。”道。

“如今是对官位产生兴趣了?”亦尘道。

般吧,没做过自然是要尝尝鲜。”道。

亦尘看着,意味明。“官位是那般好做,陛下盯着王府呢。”

是陛下,是父皇,足以证明父子关系有多差了。

是还有你嘛!”笑道。

“如今你承认倒是爽快了。”如今便能说明那官位便是给闹腾来

“你看咱俩针锋相对那些个看着得多起劲啊!”挑了挑眉。

说道淡定自若没能胜过亦尘,从小到大,就没有能让跳脚事,面上露出半点生气神色,只答了句。“倒是极好!”

屋内没有什么动静对痕夜们来说是个好事。痕夜靠着门支撑着身体,看着杵着像个棍似夜痕,“你难道累吗?”

夜痕扫了眼痕夜,果然什么样主子带什么侍从,没个正形,懒得理

嘿,痕夜啧了声,果然什么样侍从跟什么样主子,真是目中无也没再理

静姝乔装打扮后便带着贴身侍女来到明月,她软磨硬泡后,明月老板依旧死活让她上,只让她搁下听书,说个姑娘家上去大方便。

静姝哪里肯,听说明月才是间天堂,肯定是在上,两个注意便溜上了二,找了圈没见着,又偷偷摸摸上了三,搁在梯上正小心翼翼张望着,静姝突然眼前亮,那是痕夜。

“公主,是痕夜。”贴身侍女莫月兴奋叫,可算是找着了。

“小声点,本公主没瞎。”静姝白了她眼,莫月立马闭了嘴。

静姝扶了扶头上珠钗,问道:“我模样可还好看。”

莫月敢说话,只得点了点头。

静姝便自信扬了扬头,小步跨上了

门外夜痕见,暗叫好,怎么是四公主,如今能让她瞧见,防止有所猜忌。立马低下了头。

此刻门外倒是想到处去了,痕夜立马对着里面叫道:“属下见过公主。”

声公主叫极其大声。

握着酒顿,亦尘也是皱了皱眉。

笑道:“看来今天还真是个叙旧好时机。”

亦尘并未说话。

我来打发她,你搁屏风后躲着。”看着眼神有些许变化,又接着道,“行搁床底下藏着也成。”

二选其,反正总归都是啥好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