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苏王世子苏景染

小说:世子不是个省油的灯 类别:古装言情 作者:夏浅且下 字数:1876

这法以前他是百试厌,如今倒是灵通了。

王爷只好谢了恩典,看眼神意味明。

的嘴唇微微上扬,一副无所谓的表情,打就打呗,又是第一次了。

西泽帝头抚头,无奈的摆了摆手,下去吧。

倒觉得这像是一场闹剧,但是自己也是其中的一个扮演者。

侍卫要架走,挣扎开,“本世自己回走,又是第一次了”。

他那高傲的模样,这是还挺自豪的?

和君静姝也出了殿,妃听得这个消息早就在殿门口等了,君静姝一出便见到守在大殿门口的妃,顿时奔了过去,抱妃就哭,妃拍她的背安慰。看这丫头今天实是吓惨了。

见这丫头有妃护,便想去看看那厮。

挨打是常事了,要是总往刑部送,怕是刑部的大门都要被他踏扁了,因此侍卫并未将他送去刑部,只让宫中的随便随便打打做做样就好。

便看见这样一幕,舒舒服服的趴在凳上,后面一个瘦小瘦小的拿这板,在那比划比划,就是知道该往哪里下手。

可是这里的常客,管多大的错,打上一顿板也就给放了,这他可是千万能得罪。

甚是为难,满脸惆怅。

等得耐烦了,眯眼嚣张。“快点吧,也看看什么时辰了,本世还等出宫喝酒呢。”

一脸愁容,他也想快点啊,可是总得找个好地方打吧。

眼尖,看到了,立马放下板行礼,他们这难得个除了世之外的贵

抬头看她,“难得啊,知道看看我,心生愧疚了吧。”

扬起一抹笑意,道:“怎么还打?皇上可是说要重重的打个二十打板呢。”

重重的,,你好样的。

一听,以为是皇帝派监视的,他立马拿起板铆足了劲就上了阵。

这一大板下去这恩怨怕是想结都难了……

“陌主怎么在这?”大殿里的议事结束了,君亦尘要去后宫探望妃,路上便看见了

妃并未生育,所以他十岁那年便被西泽帝交于妃抚养,妃名义上也就算是君亦尘的母妃。

风度翩翩,气宇非凡,夸赞道:“几日见,三皇风姿更甚从前。”

“五主也实是令刮目相看,才一日便将我西泽风骚领略一番。”君亦尘笑道。

“三皇这话倒是极有深意的,知这风骚,是指地方呢,还是指呢?”笑问,模样像个小狐狸。

君亦尘掩唇低咳一番,笑道:“端看主是怎么想了。”

似是思考片刻道:“这地方倒是稀奇地,倒是个稀罕物。我心甚喜!”

说完便走,在乎他什么样的表情,走远了,她背他挥了挥手,“多谢三皇的画像了,我很喜欢。”

君亦尘的头低了下去,眼神晦暗明,心中默念这三遍,他的心突然剧烈的颤动了一下,他捂住胸口突然笑了,好像是有点分量呢。

王爷一回府便听到府里的下说君亦尘是被的,急得他是满头大汗的往屋里赶,便看到君亦尘趴在床上,下正给他上药。他咬牙也喊疼。

“这次怎么下手的这般重?”王爷心疼。

“是我该打!”第三次了,那女她确确实实记住了,能记得一辈

“你这次又闹腾个什么?”王爷看他的伤问道。

作声。王爷让下们都退出了房间,亲自给他上药。

“父亲,今日朝堂上如何说的?”问。

“说你冥顽灵,好容易消停个几日又开始造作了。”王爷拍打他的背。

同于往日,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意,“父亲知道我是问左寒秋,还故意消遣我。”

王爷叹了口气,唉声道:“你日日将自己弄到这般田地,又是何苦呢?”

“父亲装的也耐,咱们父彼此彼此。”想起王爷在朝堂跳脚的模样,嘴角含笑。

“左寒秋乃国之重臣,背景也足够强大,这件事,你先别插手,等大理事那边的消息再说。”王爷道。

“想是你上次设计帮三皇要到官位,这皇帝虽然觉得你无心,却也是惹的他动了怒,如今才会下手的这般重。你日后给我小心些。”王爷分析道。

笑了,看他道:“行了,别瞎猜了。”

西泽帝在怎么样也会背后使刀的,要是让他发觉对劲了,那他离死也就远了。

王爷知道,他又怎么会知自己是被谁打的,那丫头可是真够狠的,他百思得其解,他怎么招,就惹到她的。

这一日就窝在房里作画。

一旁搁置的画,画像上的,一袭白衣,脱凡出俗,正是,却又。提字为:陌上如玉,世无双。

手上刚刚作完的画像,一袭紫衣,纨绔羁。也是,也像如今的。提字为:偏偏纨绔兮,独我心系之。

……………………景…………

三年前,笙国。

“三皇这是睹物思啦。”君亦尘见到立即将桌上的画给收了起

“这是西泽哪位佳给三皇的呢?这么宝贝。”玩笑道。

君亦尘神情紧张,解释:“是什么佳,只过就是一个兄弟送的画作。”

一听,顿时更加好奇了。“兄弟,没想尘王爷在西泽也还是有记挂的。”

她凑向他眼睛笑的弯弯的。“我都曾领略过西泽的画作呢,三皇可否忍痛借我观摩观摩。”

笙,帮他甚多,过是一副画罢了,他自然会拒绝。

君亦尘徒手便将画作打开,一副西泽河山图便尽现眼底。

如此大气魄,大格局,大眼界,实让惊讶一番。

话说见画如见,他们笙的流韵风度翩翩,才学八斗,便也是作的如此好画!想这般男怕并非池中之物。

“这是何所作?”顿时对这感了兴趣。

王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