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进宫告状

小说:世子不是个省油的灯 类别:古装言情 作者:夏浅且下 字数:1705

御看着,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询问道:“那就继续跪你的祠堂?”

次可不成,父王得下点狠心了。”御顿时脸色变。

“您今日就亲自家法招呼吧。”景染说话依旧眼角带笑,有多没心没肺的,王府就个独子,出了个好歹可怎么着。

“你想玩票大的?”御看着疑惑。

景染笑开了嘴,“还知子莫若父啊。待会父王可得重点,千万别手下留情啊。”

辆马车缓缓的停在尘王府的门口。

“王爷,到了。”夜痕的声音传

“嗯。”君亦尘应道。

夜痕掀开了车帘,君亦尘缓缓的从马车上下。男子身型俊美,袭白衣胜如雪,好个宗之潇洒美少,皎如玉树临风前的美少

看着高门朱柱,金色牌匾,无不透露出豪华大气的尘王府,君亦尘驻足片刻。阵凉风吹过,孱弱的身子由不住的微微咳嗽。三了,了。

门被人从里面开,露出久违的容颜,“王爷回了。”老管家激动的手不停地颤抖。

王爷?个王爷当当的名不正言不顺,只不过想借个名头让离开皇宫罢了。如今大多数的人称三皇子。

“德伯别无恙。”君亦尘的声音如同淡淡的清风,轻,凉。

德伯满脸喜色,“老奴切都好,劳王爷挂心了。”摸了摸激动的眼泪,“王爷快,快进府。”

王府内里更亭台楼阁,假山碧湖,花草树木理的更井井有条,与三前所差无几。

劳烦德伯照料了。”

老奴应该做的。”德伯恭敬的道,“世子也经常过,虽说世子平日里个纨绔不干正事的,但理起王府井井有条,毫不含糊。世子,怕……”声音戛然而止。

君亦尘低声的咳嗽,旁的夜痕将披风给裹上。

德伯顿时把刚刚说的抛诸脑后,着急的问:“王爷的身子?”如今春夏交替的时候,现在又刚好正午,怎的就保暖了。

“无碍!路上受了点风寒。”君亦尘安慰道。

景染那厮没少帮,倒让德伯都跨目相看了。想当初,可德伯第个拿棍子赶的。三了,当真人非。

到了卧房,德伯道。“去准备午膳,王爷先休息。”

景染应着。

次日大清早,皇宫便传出了咆哮声。

“姑母,你快看看父亲老人家,大把纪的,下手还么没轻没重的。家的独子,万有个好歹,你说怎么对的起列祖列宗啊。”景染大早便贵妃里告状,露出被鞭的满伤痕的胳膊。

虽说景染三天小跪,五天王府如同家常便饭,但贵妃每每都非常吃套,此刻她又颇为心疼。“怎的就般重吧。”

贵妃进宫数十,恩宠不断,却没有子嗣。景染王府的根独苗苗,贵妃极为宠爱,不得骂不得,还带着皇帝帮着收拾烂摊子,景染就靠着关系在京城横着走了十几

不过就当街拦了个人吗?那老头下手便般重,姑母,您说到底亲生的啊。”景染哀嚎着。

贵妃下,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你呀!拦谁不好,偏偏。怪不得父亲你。”

“谁叫前说话不算话的。”景染埋怨。

贵妃刚想说话,被阵“皇上驾到”的声音断。

们立即去迎接。

西泽帝温柔的拉着贵妃,看着景染在,脸上却点也不惊讶:“景染也在啊。”

“姑父能,景染自然也能。”姑父叫的亲密,话却说的不客气,平日里对谁都般,西泽帝早已习以为常。

贵妃瞪了眼,劝解道:“阿染……”

什么样子朕没见过,爱妃莫紧张,习惯了,就喜欢般性子。”西泽帝安慰道,拉着她坐上软榻。

景染搁下面站着,看着两人秀恩爱,“光有您喜欢可不成。”

杠上了,西泽帝问:“怎么说?”

家那老头昨日为了点小事便顿,您看看。”景染再次的将手臂露了出,“看伤的,下人拉着,见不到姑父姑母了。”

西泽帝见那伤痕,厥眉道:“重了些。”

“想大好的男青留下个疤,以后可怎么找媳妇啊。”景染埋怨。

贵妃见状轻咳声,快适可而止吧。

“其录,将罗碧国进贡的碧玉膏赐盒给世子。”西泽帝道。

“谢过姑父。”景染谢恩,西泽帝看了半天也没见走,平日里闹腾得了自己想的不过转身便离开了,如今倒待的住了,怕的还没得个完全。

“怎么?还有事?”西泽帝忍不住问。

“姑父,挨了顿,您送了碧玉膏,可家那老头脾气坏,指不定下次又什么时候挨了,难不成您下次还送碧玉膏?三天,五天的,东西用的快,总有天会用完的,到时候可怎么办?”景染埋怨的反问道。

西泽帝说辞,有些开怀,问道:“那你想怎么办?”

父王天天,不为了别了,就盼着有点出息。能搁姑父谋个官半职的,怕家那老头也得思量思量了,毕竟陛下的臣子了嘛。”景染娓娓道

贵妃下意识的看了眼西泽帝,想拒绝。而西泽帝的眼睛则盯着景染,那手上的伤有的都被的皮肉裂开了,次怕真被王爷狠了,才让生了想做官的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