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一画值千金

小说:世子不是个省油的灯 类别:古装言情 作者:夏浅且下 字数:1800

颜顺声音看过去,看男子一袭紫衣坐在围墙,模样好看,动作也算优雅。

果然长得好看就好,爬个墙都赏心悦目。

她手搁在石桌上撑头看。“世子殿下这翻墙会佳?”

苏景染确认自己没有爬错墙,跳下来,拍拍手,佳,哪有什么佳

便:“利于身心健康。”

苏景染知晓云颜与有些交情,也不意外在这里看到她,只怪自己来时候。

颜听这话若有其事点脑袋,头上朱钗晃动,平添动感。“世子殿下流连花丛,倒该锻炼锻炼,防止……嗯,早衰!”

苏景染脸都黑,这什么都敢说啊,还有没有点公主样,不说高冷清透如高山雪莲吗,要怀疑,这雪莲就长这幅德行。

尘倒第一次见苏景染吃瘪,嘴角扬起一抹笑意。

苏景染懒得理们,这一个平时不爱说话,就惯爱看笑话,一个就轻浮毒舌爱伪装假面

掀起衣摆,端坐在石凳上,感觉有点渴瞧见桌子上茶壶,不客气掂量掂量,嗯,倒还有水,不嫌弃拿起茶壶直接就往嘴里倒。

颜脸上带笑意。“世子殿下这模样倒不羁。”

“公主殿下也没差到哪里去。”

这算相互夸奖吗?云颜觉得应该算吧。

喝完茶水,苏景染用衣袖擦拭自己嘴唇,一手便摸向桌子上画卷,眼尖其实早就瞧见

颜与尘两步调一致,云颜护画卷,尘拂开手。

苏景染有点懵

“我去。尘,想我们兄弟这么些年情分,你既然见色忘义啊。”

见色?嗯!这在夸我漂亮。

“兄弟情分?这传闻苏世子与尘王爷可极其不对盘,难说传言有误?”云颜佯装疑惑挑眉。

“你明知顾问。”苏景染说丝毫不客气,“我还听说公主殿下知书达理,文韬武略,为世模范呢,如今看来传闻皆不可信。”

“不过几副画像罢,我书房多去,你要喜欢便去随便拿。”尘见两争锋便说话圆场。

苏景染有这个自信认为自己就个作画高手,在西泽称第二,没敢称第一,听说画像,自然不在意。不过,能这般护,能单纯几副画像才怪!

“我才不稀罕,你若喜欢画像,我给你作几幅,何故要她?”

尘笑而不语,这哪里想要,嫌事不够多嘛。

“我这画像可千金难求,一般得不到。”

颜想挑起兴趣,苏景染却不屑:“还千金呢,一两银子也。”

看到云颜微微笑,如沐春风,甚好看。

“你前几日不重伤吗?”尘问。

那件事苏景染可谁也没说,回过神来,眼睛扫过云颜,她神情如今甚淡定,便讽刺:“也不知哪个不长眼,让本世子挨这么重板子便跑,要被本世子逮到,本世子定让她好看。”

颜知意有所指,肯定:“世子可怪不得别,要怪就得怪世子平时欠风流债多。总得还。”

风流债,我妈欠你啥风流债,惹得你下这么重手。

颜不宜久待。

“我先走,尘王爷记得帮我办事,既然世子说这画不值千金,那每副画便卖个千金吧。”

尘怔怔然后应句“好!”

然后又:“让管家送你出去吧。”

“不,我识路。”云

苏景染看她离开背影,喃喃:“一幅画卖个千金,这怕不想钱想疯吧。”

“你今日怎么得空来?”尘注意到视线。

苏景染笑,“想你可不就来。”

“少给我不正经。”尘见不惯这幅吊儿郎当模样。

苏景染脸色突变,不同往常正经。

“左寒秋可死在你酒馆,你不怕朝廷上查出来?”苏景染问。

“事情牵扯甚大,我如今刚回西泽,怕还不能动手。”尘眉头紧锁,愁!

“那边一时半会也查不到你头上,这件事情交给我来办,你现在莫要插手。”苏景染

左言秋官高三品,又尘进京不久后死在尘名下酒楼,怕故意为之。而且明月楼背后署名并非写尘,若真能查到头上来,怕只有宫里那位

尘露出轻蔑笑意,心中还有难解心结,如今倒什么也不想管,处处都要别帮忙

苏景染看出此时气氛压抑,也知晓心情。

假装枪画,“我倒要看看这画个什么。”

尘像护犊子似画。“别闹!”

“一口气便送来四幅,想来也不什么好东西。”苏景染不屑

看天,“我该走,我还约去斗鸡呢。”

不待尘回答,又翻墙离去,来去匆匆,肆意潇洒,尘看心中极为羡慕,瞅到桌上画,眼中意会不明。

颜找到紫沁便出府。

“听夜痕说西泽南巷有很多有趣东西,白天有斗鸡,套圈,还有泥,瓦狗,假面,好像很好玩,公主不想去看看吗?”紫沁一直喋喋不休。

颜看她,“你这想去玩?”

“我听公主!”紫沁

颜点头笑:“那便去吧。”她虽然与紫沁名为主仆,其实她对待她就像对待妹妹一样。

紫沁开心掀开车帘扶颜上车,高兴对车夫:“去南巷。”

离尘王府不远处同时停一辆马车,从车身上看,檀木雕刻,金边镶丝,宝石镶嵌,主非富即贵。

马车里坐粉黛红颜女子朝尘王府看许久,然后默默放下车帘,问:“刚刚那女子谁?”

丫鬟绿心答:“模样看很清楚,看倒像云笙国五公主。”

“云笙国五公主?那个颜公主!”女子喃喃,她自嘲一声,深吸一口气,“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