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血染大地,夏日风寒

小说:词仙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话说一半 字数:2745

真的会如毒龙帮众人所愿吗?可能的。虽然李愿对此女出,但若此女真的如此知死活的话,他倒真的介意“辣摧花”!

着眼含春水的唐小花,李把抓住她的玉,放到己的胸膛上。

腰间系带解,李宣上半身已经裸露。

身板白皙瘦弱,却有几块菱角分明的肌肉,肩膀还有腰间两道触目惊心的伤口。

唐小花没想到他如此大胆,她虽然生性浪荡至极,但么多人面前行苟且之事,就算她的脸皮也很难做出的。

脸笑意的李宣,唐小花竟有些怕

揽住唐小花的腰肢,伸向她胸口上的亵衣,唐小花的脸色终于有些

让她就此服输?更何况在她最起的男人面前服输,她万万愿意的。

既然你要做,那便做吧,老娘怕你成?反正己的身体己的容貌生让人的!

想到里,唐小花索性闭上双眼,皱着的眉头也舒展开,仿佛认命般等李宣任意施为。

片刻,李宣的迟迟没有落下。

唐小花有些急,他在做什么?于她睁开双眼。

脸错愕的唐小花,李宣笑道:“么多人着,我可舍得让姑娘的玉体任人观啊……”

唐小花老江湖,瞬间露出脸娇羞的表情:“多谢公子怜惜,奴家感激尽。等咱们找个没人的地方,奴家可就任公子摆布。”

宣哈哈大笑道:“如此最好,现在我就先解决些闲杂人等,以免耽误咱们的好时光。”

唐小花闻言愣,他还要出

说时迟那时快,李宣话音刚落,掌瞬间拢起三指。

身真气刹那间流转到并拢的二指之上,然后以迅雷及掩耳之势点向唐小花的锁骨下方。

唐小花身躯瞬间变得僵硬,她睁着大大的双眼着李宣道:“公子若想要奴家,让他们退下便,何必还要出呢?公子难道知,若对他们出就无法再要奴家吗?”

宣将唐小花的身体抱到边,然后朝着她笑道:“我偏偏个邪,我全都要!”

杜隆还有其下本以为今日,没想到连唐小花的媚术都对此人没用。

着脸色个比个难的毒龙帮众人,李宣仰天大笑,然后执剑朝他们冲去。

哪怕冲过的只个人,毒龙帮帮众的神情却极为郑重,因为让他们帮主都十分忌惮的人!

个人,把剑,冲向无数敌人。

宣激动得热血沸腾,身法快得惊人,身真气然地在秋水剑还有身上流转,顺畅至极。

好剑!好轻功!好内功!

眨眼之间,李宣已经冲进人群之中。

着面前惊骇的个小喽啰,李宣大笑剑划过他的脖颈。

他还及惊呼,口中就停地冒出鲜血,原他的喉管已经断。他努力的瞪大双眼,想找寻李宣的位置,想砍出此生最后刀,可视线却越越模糊……

天地游龙,最擅闪转腾挪。

么多人聚在起,简直就宣的主场。

管你人数再多,李宣身形悠忽,忽而左忽而右,好像个幽灵般。

敌人太多,所以李宣只求击必杀,根本丝余地。

个熟人,个很年轻的人,曲子飞。他只比己大几岁,却做毒龙帮的帮众,所以他便该死。

剑封喉,衣沾血,李宣已经跑到别人的面前。

他好像魔神降世般,剑,又剑,许许多多的人没得及回忆往事,便倒下去。

他的身上没有丝鲜血,因为他没有受伤。

无数的鲜血洒满大地之后,李宣挽个剑花,斩断身前人的小腿,然后再度出现在那群人面前。

他就些人害怕,只有他们怕他们才能听己的话。

只有他们怕己的计划才有可能实现。

所以己必须狠,要杀得他们害怕。

他记己杀多少人,他已经有些麻木,浓郁的血腥味弥漫在片天地之间。

握着秋水的有些发麻,他才再度出现在众人面前。

那个少年,没有丝丝改变,脸上流露出温暖的笑容,在他人那般可怖。

炎炎夏日,却有人觉地紧紧衣衫,为什么风那么冷呢?

着身边个又个睁大双眼无助地倒下的身影,他们的敌人却毫发无伤地站在他们对面微笑着着他们。

杜隆还有他身后的五位堂主,全都毫发无伤。

他们知道,次他们没有受伤,却已经死

时花铺满路,何等的嚣张,何等的意气风发?谁人敢挡?谁人敢敌?

毒龙帮帮主,七位堂主齐至,个阵仗又有几人见过?

可惜他们遇到的宣!

杜隆没想到过几天没见,李宣竟然已经变得么强大,强大到让他心生退意。

能退,因为他没有受伤,因为李宣没有让他受伤,所以他能退,他也敢退。

毒龙帮几位高层已经敢转身,他们怕身后的兄弟们都倒下,事实上确实倒下大半。

有的人已经吓破胆子,有的人直接干呕起,有的人变成具行尸走肉,只知道呆呆地站着动……

旁的唐小花,睁大可置信的眼睛,想说些什么却句话都说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所谓的段计谋搞笑罢,她才明白之前己有多可笑。

他全都要?

早知道便给他就,何至于发展到等程度呢?

她后悔,杜隆比谁都后悔。

马老大,闻柏刀,此二人应千刀万剐以谢心头之恨。

可惜时间哪有后悔药可吃?覆水难收,如今只能任人宰割吗?

他杜隆生纵横长江两岸数十年,从未遇到敌,今日要折在小子里吗?

服气,他也愿意认命,他信几天前还己的那个小子现在比己强的多。

,有秋水剑,加上那小子的轻功才得以建功,否则绝无可能在短短时间就杀己那么多下。

想到里,杜隆的脸色好些。

既然横竖都死,那就拼下吧,若敌身死再说吧。

紧握长刀,杜隆转身身后的五位堂主,还有躺在地上的乌山云。

杜隆摇摇头,叹口气,几人已经没胆子,除杜子腾!可己怎么可能让亲弟弟先去送死?在他心里别人死上万次他都会在意,可他弟弟行,他最亲的亲人

如果可以,他甚至愿意用己的生命换他弟弟的命。

还记得己六岁那年冬天,子腾只有三岁,那年他们失去双亲。为活下去,为己的弟弟能吃口饱饭,多穿件衣衫,他可以无所用其极。

他们终于过上好日子,他成长江两岸数百里的扛把子,无数人都对他客气至极。

,为什么他遇上小子呢?难道真的天要亡我?杜隆有些绝望!

他朝着身后的杜子腾微微笑,像在安慰他。杜子腾的脸色越加难,他杜隆紧握的长刀,他明白他的兄长想做什么。

杜子腾张张嘴却说出什么话,从小到大他直都己的兄长照顾着的,如今他竟然为己连命都豁出去

他只感觉风有些大,有几粒沙子进眼睛。低下头用力揉眼睛,让别人见他的神情。

杜隆转过身,神情也变得无比严肃。

中的长刀,杜隆就样悍畏死地朝李宣冲去。

着冲过的杜隆,李宣表情也有些动容。

在他此人最惜命,如今怎么可能要命的冲?当初他利用消磨己的时候可非常冷酷的,如今难道要为送死?

说他又有什么阴谋?

宣旋即露出抹微笑,纵使你有千般诡计万种阴谋那又如何?我剑破之!

如今秋水剑在,李宣气势凌人,纵然此刻笑容满面,在他人却无异于恶魔。

知为何,此次杀那么多人,李宣心中没有舒服的感觉。

上次己杀那几人,回家的路上,心跳仍旧很快。但次,李宣没有丝心理负担,毕竟他杀的都些恶人。

眼前人,他还在犹豫要要杀……

“帮主,要去啊。”有个年轻人清醒,他以为帮主要为他们去搏命。

随着声大吼,越越多的人从震撼中醒转。

“帮主,你先走,我去跟他拼!”

“贼人纳命,还我兄弟的命!”

……

听着句句感天动地的话语,杜隆难得有些感动。可能人之将死,可能良心发现。

总之,杜隆现在心情很好。

他的步伐十分轻快,那把长刀只片刻便宣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