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位面之力

小说:我穿越到贵族身上了 类别:架空小说 作者:猿同学欢乐多 字数:4335

“听你捡了贵族少爷回来?”

“拾柴时候……你干什么!站住!”

在凯瑟琳呵斥声中,尔看到高大男人突然掀开帐篷,向他看来。

“克鲁斯!”凯瑟琳愤怒叫住那男人。

尔眯着眼,打量男人。克鲁斯非常高大,身高至少有两米,头发在夕阳照耀下金灿灿。他原本很英俊青年,但满脸怒气让他部显得扭曲。

克鲁斯目光落在尔身上,判断出对方只十四五岁孩子。

“果然没用小白脸,哼!”完,他脸上愤怒变成轻蔑,离开帐篷。

帐篷外,凯瑟琳怒视克鲁斯,握住剑柄五指因太过用力而发白。

“凯瑟琳,你眼光越来越差了。”克鲁斯笑容满看着凯瑟琳,他眼神就像在看头即将落网美艳猎物。

,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激怒了凯瑟琳。

“你身火光佣兵团副团长,闯入团长营帐,违反了守则第三条以下犯上、第六条意图攻击团长和第十六条侵犯成员私人空间。现在,我行使团长权力,没收属于你所有储备金,取消未来三年你所有奖金!三年内再违反前十条守则任何条,取消你副团长职位,违反两条,我有权把你驱逐出火光佣兵团。”凯瑟琳冷冷完,从牛皮袋中拿出本笔记,记录下刚才所

克鲁斯大怒:“来路不明孩子处罚我,你疯了吗?”

凯瑟琳冷笑道:“我不了他,而了维护火光佣兵团秩序,了我团长尊严不被野心家、阴谋家任意践踏!”

“你……”克鲁斯转头,指着帐篷大骂,“狗娘养,走着瞧!”完大步离开。

尔仍然躺在帐篷里,满口苦涩。他再笨也猜得出来,自己出现诱发了正副团长冲突。两矛盾或许仅仅隐藏在暗流之下,但受到轻视凯瑟琳却被迫激化矛盾。

“你好好休息,不用担心其他事。只要我还团长,没人能伤害你!”凯瑟琳在帐篷外低声完,回到新搭建临时帐篷。

开始仅仅想救可怜孩子顺便赚笔外快,但现在,凯瑟琳却不得不了维护自己尊严而保护尔。

“咕噜噜……”肚子发出响声,饥饿让他立即坐起来,抓起包和香肠就要大口吃。

“如果你不想承受痛苦,先喝些牛奶,然后吃,细嚼慢咽。你副新身体多天没有进食。”苍老女性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尔连忙环视四周,惊惧万分,标准汉语以及“新身体”字让他如坐针毡。

“知道害怕就好。你之所以来到未知界……不,里应该称异位老身救了你。你不用问什么,只要知道老身不会害你就可以。否则,老身有很多办法让你死。”苍老声音再次响起。

尔呆坐片刻,脸上闪过丝怒意。

“如果您事实,首先,感谢您救了我。其次,我即使只没有多大力量普通人,也不愿意生活在死亡威胁下。所以,如果您再次威胁我,我会收起我感激,并请您让我去死吧。”

尔并非不怕死,他心中愤怒——活在不熟悉世界,跟熟悉亲朋好友永别,和死亡没什么区别。

此刻,在他灵魂之中,小女孩咬牙切齿骂道:“好你尔,占有我清白身子不,还敢样对我话,我……”小丫头握紧拳头挥了挥,最后颓废坐下,承认自己“傀儡计划”失败,自己新主人并不可以随意控制人。

“人类果然很复杂……”小丫头眉头紧皱。

“如果他知道我小孩子,定会轻视我,还继续骗他好。反正没有我同意,他不可能感知到祖剑!只要慢慢培养他,等他突破,进入更强界……。”小丫头重新站起来,眉开眼笑,好像得到新裙子小女孩。

尔喝了几口牛奶,慢慢咀嚼包和香肠。

香肠,腥味和香料味么浓?”他皱起眉头。他以前吃过不少红肠、干肠等食品,从来没有么腥。

他不知道,无论星空大陆还球上某些西方国家,他们那里宰杀牲畜都不阉割不放血,再加上品种问题,所以肉腥味非常大。他香肠已经星空大陆最好,平民吃香肠因香料不足,腥味更大。

不过他没有太在意,越吃越慢,表上看起来在认真吃饭,实际上却在思考那神秘人声音。

受到神秘人提示,再结合所知常识,他仅仅吃了六成饱就停下。

他并不知道玉佩化剑过程,甚至想不起自己吞噬了具身体原主人灵魂——他只单纯自己死了,然后占据了陌生世界死人身体重新复活。

不过,在吃饭时候他不断推测。

“人两只耳朵可以通过声波传播来定位声源,就算有误差,也不会太离谱。而刚才声音,让我感觉就在我两只耳边同时发出,就算隐形人,也不可能做到点。也就种声音很可能神秘力量造成。”

“声音纯正汉语,而且知道我穿越来,那么她很有可能也生命,跟随我起穿越过来……”

他低声:“老婆婆,您在吗?”么低声音,绝对不会传出帐篷。

“哼!”那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他微惊,而后在心里愤怒大骂:“你不要脸老女人!”

“你什么,我……”和刚才完全不同声音在他耳边炸响,新声音宛如风铃般清脆。

尔倒吸口凉气。

人在我身体里!”他得出了难以置信结论。

如果在穿越之前,他知道自己身体有其它人,定会惊慌失措,但现在,他却能控制自己情绪。

“她能用某些方法感知到我心中所想,但那仅限于我想让她知道;如果我不想开放我心中所想,她绝对感知不到。”他松了口气。

“聪明小子,老身活了数万年,没想当不留神,被你骗了。你现在只没有力量普通人,我不会告诉你事情前因后果,等你真正强大天,我会告诉你来龙去脉。不过,你不要以我没有办法对付你!”苍老声音消失后,尔就感觉股无形力量压在自己身上。

尔冷笑道:“你第二次威胁我!别以我看不出来,你如果真有能力,早就完全控制我,实际上,你应该被某种力量约束,要么根本不能把我怎么样,要么需要我帮助!我最后次警告你,无论你什么样存在,都不要试图控制我!我已经死了次,就不在乎死第二次!如果你再敢威胁我,那么,我会视你敌人!”

谁也不想被陌生而未知力量威胁和奴役,尔同样如此。更何况,对于来到陌生世界,他心里充满了怨气,就算死也不会让别人踩到自己头上。

“你等着瞧,自大家伙!”苍老声音蕴含着愤怒。

灵魂深处,祖剑之前,小女孩气呼呼坐下,开始只生气,但不会儿心里充满了委屈,眼泪吧嗒吧嗒掉下来。

“坏蛋!明明人家救了你,没有人家消耗力量你就算夺舍也必死无疑,竟然还么凶我,坏死了!就算你主人,以后我侍剑也不会帮你,永远也不!”小女孩哭哭啼啼抹着眼泪。

侍剑情绪波动太大,立即被尔感知到。

尔刚才发泄了部分怨气,心绪平复,而两人有着神秘联系,受到侍剑情绪影响,他忽然觉得自己和那声音主人同病相怜。

尔低声:“我……我只不喜欢你口气和态度,既然你也来自球,我们应该相互帮助,而不争夺控制权。如果你还想控制我,那以后不要再跟我话。另外,应该你帮我复活吧,多谢。”

他心中充满了迷茫。

无论多么痛恨死亡、痛恨未知世界,他现在都最严峻问题,生存。

死过次就不怕死第二次,只经历挫折后赌气想法,实际上,他仍然想要活下去。

他集中精神,从那倒霉少年记忆中寻找自己生存路径。

倒霉少年名叫查理-尔,无论名字还姓氏都很普通,但他祖父加雷恩-尔却传奇人物。

加雷恩-尔原本只普通勋爵,但在跟兽人帝国战争中,非常幸运杀死了位原本受伤兽人王子,并缴获份足以扭转战局、拯救十万士兵情报,因此获得惊人功勋。

加雷恩-尔随上任巴洛大公征战,再加上错综复杂政治因素,最后格兰特大帝赐予他子爵爵位,而上任巴洛大公则给予他封——临海小渔村以及周围共五千平方公里

里可不球古代欧洲那些国家、方小可怜,星空大陆积非常大,所以贵族也非常广阔。

加雷恩-尔有着非比寻常商业天赋,用了短短五十年时间,把小渔村发展成尔港,现如今星空大陆东南最大海港城市之

尔港建立第二十年,了表彰加雷恩-尔打击海盗,格兰特大帝破格提升加雷恩-伯爵,并花私库里钱从巴洛大公手里购买两万五千平方公里,赏赐给加雷恩-尔。

所谓打击海盗只借口,实际原因格兰特大帝垂涎尔港财富,在次战争中通过特别法案,把尔港列国家港口,独占70%收入。了补偿加雷恩-尔子爵,格兰特大帝才力排众议封他伯爵。

加雷恩-狡猾而粗鲁暴发户,他了发展尔海港几乎忘记了贵族——至少那些高贵蓝血贵族么认,而尔家族纹章上有海豚,因此在大贵族圈里讥笑加雷恩-尔伯爵海豚伯爵。纹章上海豚原本象征着仁慈和关爱,但海豚伯爵实际上在嘲笑尔家族都渔夫。

加雷恩-尔有两儿子,大儿子阿瑟-尔继承了伯爵头衔和领,二儿子艾伦-尔则只勋爵,仅仅拥有三座庄园以及尔港五家商铺。

阿瑟-大儿子死于海难,而二儿子和小女儿则和阿瑟-尔全家人死于半年前尔港场瘟疫。

荷曼帝国贵族法规定,三代内血亲可继承世袭爵位,所以阿瑟-家人死后,幸运艾伦-尔应该继承伯爵爵位——但在艾伦-家人千里迢迢从王都返回尔港口途中,遭到盗团袭击,无幸存。

查理-尔最幸运也最可怜,因现在尔控制具身体。

尔“翻阅”些记忆,遍体生寒。

绝对不可能意外,有庞大势力要覆灭尔家族,我绝对不能承认自己查理-尔,以后就当没有人。”尔心里刚冒出念头,突然头疼欲裂,灵魂仿佛要脱离身体。

“镇!”祖剑前小女孩侍剑娇叱声,伸出娇嫩食指点虚空,神秘金色仙文出现,解除了痛苦。

怎么回事,难道占有别人身体还有后遗症?”尔痛苦想。

“笨蛋!”侍剑继续装成老人,“你已经记不得了,在占有具身体时候,你答应原主人他报仇,种灵魂契约受位之力约束,除非你离开,否则必须履行契约,或者死亡。”

话,他再也无法逃避。

“老小孩,你能解除契约吗?”尔脑中闪过模糊,下意识里觉得神秘人

“你叫老身什么!”侍剑大怒。

“你有时候老太太声音,有时候小孩声音,我只能叫你老小孩了。”尔摆出副理所当然样子。

“叫我婆婆!老身活了万年仙人!”侍剑挥舞着小拳头,撒谎点都不脸红——当然,如果祖剑年龄,确够了。

尔恍然大悟,心里对神秘人话信了九分,除了仙人,他不认有什么力量能让他复活。还魂重生、夺舍些事情,本来就神话仙侠故事中平常事。

“仙女婆婆,您现在被什么力量困在我身体里吧?”完,突然觉得浑身发毛,任谁发现万年老太婆寄生在自己身体里,都不会舒服。

“哼,你还没有资格知道本仙姑事情,等你强大了,本仙姑再告诉你实情。”侍剑听到“仙女婆婆”称呼心花怒放,刚才委屈和不帮助誓言全都不翼而飞。

尔沉默片刻,才:“那您老人家什么位之力。”

下求到本仙姑了吧?”侍剑得意,“位之力种世界叫法,我们仙人称之天道,我入乡随俗,所以那么。对,你异位生物,可能会引发位紊乱,必然会被位之力抹除。”她还真把自己当仙人了。

“那我什么还活着?”他问。

“你很幸运,在被位之力抹除前,跟原生人类达成契约。只要完成那愿望,位之力会完全接受你,把你当成原生生物。如果你不积极按照契约内容去做,会遭到位之力惩罚。开始只警告,当你长时间不履行契约,位之力会判定你背弃契约,彻底抹杀你。难道你以之力会随便让异界生物进入?不要把位意志想象得和你样笨!”侍剑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尔接受残酷事实。

他沉默着,不由自主想起在那些经历,想到父母,他突然背向夕阳方向跪下,认真磕头三次,:“爸,妈,我对不起你们。我……”他哽咽着不出来来。

他死后,最伤心他,不神秘女仙人,不凶手,而他那白发人送黑发人父母。对于父母亏欠,他怎么都无法原谅自己。

呆坐良久,他抹去眼泪,正式接受世界。

“既然活下来了,就要活得更好!爸妈会祝我来世平平安安话吧,我不能让他们失望……”他双拳紧握。

帐篷内寂静无声,而帐篷外热热闹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