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坚持就是胜利

小说:我穿越到贵族身上了 类别:架空小说 作者:猿同学欢乐多 字数:4481

这支队伍的雇主叫奥黛伦娜的贵族小姐,但具体来历却没知道,瑟琳小型兵团的团长,生活在社会最底层, 奥黛伦娜自身就带了三十多服侍她的仆,另半则护卫——她的护卫每强大的士,而且身边还带了三魔法师。

在荷曼帝国,初级士的位很高,只要为帝国服务十年就可以获得正式的勋爵封号,身份非比寻常。当然,这种勋爵只“荣誉勋爵”,并非有用领的“军功勋爵”,可世袭。

这支队伍由中型兵团和两小型兵团组成,火光兵团就小型兵团之,另小型兵团叫黑鹰兵团,那中型兵团则山岩兵团。

兵工会有明确的规定,兵团至少要有20,而且每兵团至少要有士才可以注册。这样为了保证兵团有生存能力。

小型兵团的数上限50,中型兵团的数上限200,大型兵团的数上限500

在荷曼帝国,任何兵团的正式能超过五百,否则等同叛国。

正常的政体、理智的君主,绝对会允许国家内出现过于强大的私武装。

因为李并没有完全继承查理李的记忆,所以认得这位贵族的家族纹章——查理李虽然学无术,但原本认得许多著名的纹章。

整支队伍共有两百多,还有十几辆各式各样的马车,车轮压在道路上发出骨碌碌的声音,除此之外就兵的谈话声。他们要持续赶路,行走近五小时直到午休——这就枯燥的兵生涯。

原本以为行走很简单的事情,但等到真正前行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想法大错特错。

因为兵要紧跟马车,所以走路要比平常快倍,仅比体育比赛中的竞走慢些。

的身体本来就较差,以普通速度行走或许太累,但快走了半小时他就感到疲惫,浑身都汗水。三小时后,他衣服被汗水打湿,已经跟兵的步伐。

“如果这都坚持了,我怎么在这世界生存!长时间快步赶路仅能锻炼身体,还能锻炼我的意志!必须要坚持下去!”他喘着粗气想。

已经有兵指指点点,原本就跟他有矛盾的红发小子鲁索恶意嘲笑他:“你们看看那小白脸,简直像刚学会走路的婴儿,真给我们帝国丢脸。”

刀疤洛斯接着说:“帝国的贵族就这样,让这种继承贵族,帝国的灾难。这小子要上了床,会会被女压死?你们觉得,我比他更像伯爵继承吗?”说完故意模仿李的姿势,引来众大笑。

瑟琳在李身边,他们定会走到他面前嘲笑他。

开始非常愤怒,但没过多久便平静下来。

“时间会证明切!笑到最后,笑得最好!”

瑟琳倒没想到这贵族少爷能坚持这么久,于说:“我们的补给车上可以坐,你去上面坐着吧。”

摇摇头,说:“我可以坚持。”

他咬牙跟着车队,终于坚持到了车队中午休息的时候,他无力坐在上,呼哧呼哧直喘,恨得永远这样坐着。

“这些兵的身体素质太好了,快走五小时,大多数竟然点都累,还那么有精神。”他无奈想。

实际上他原本至于这么狼狈,罪魁祸首让他身体所受负重增加的侍

过侍并没有把事做绝,他在承受多成负重的同时,也受到祖灵气洗濯。如果他坐在马车上赶路,只能吸收成左右的灵气;但现在他直在进行运动,让他的身体处于强烈的“饥饿”状态,拚命吸收切能够吸收的能量,使得他的灵气吸收效率大大增加,可以吸收三成。

午饭后,他很快回复了力气,但**还没办法承受这种相对他来说高强度的运动,所以仍然感到疲惫,浑身酸疼。

饭后这支队伍休息了半小时,然后继续赶路。到了傍晚,队伍停下扎营。

最终他坚持下来,用具养尊处优的羸弱身体,凭着坚强的意志走完了天的路程。

兵虽然瞧起无能的贵族少爷,但看到他竟然能真的路行走而没有乘坐马车,对他的态度大为改观,很多收起对他的轻视。几豪爽的兵路过他的时候,还笑着夸他几句,说值得尊敬的贵族。

实际上荷曼帝国武风盛行,贵族还没有烂到根,很多贵族从小都要学习术。当然,并非所有贵族都接受严格指导,许多贵族会努力培养自己喜欢的第顺位继承,对其他子嗣的教育很放松。如果其他子女太过于优秀,甚至会遭到打压。

查理李的父亲更醉心于艺术和女,和大多数此类贵族样,并强迫儿子练,只强迫他牢记家族传承。

而且,并所有平民都像刀疤洛斯那样仇视贵族,合格的贵族很容易赢得平民的尊敬。

傍晚车队扎营的时候,李找到僻静但离营太远的方练,直到晚饭时才回去。

经过天的行走,火光兵团的已经把他当外,饭后大家围着篝火谈天说,他也仔细聆听,增长见闻。

饭后小时,他强忍着疲劳,强迫自己继续练

瑟琳偷偷观察了他阵,看着他那笨拙但努力的样子,露出种老师认同弟子的笑容。过没多久,那种微笑就变成了纯粹的得意。

“哼,什么天才,比当年的我差多了!”

咬着牙练习到午夜,最后浑身颤抖,四肢微微抽搐,握的双手已经麻木,手掌被磨破皮,可见他辛苦到了什么程度。

入睡后,他再次被侍带到中练。现在他已经确认神奇的方,所以倍加努力练习起手术和出击术。

第二天清晨,他被侍叫醒,发觉身体已经感觉到疲惫,但又觉得有些方出问题了,可具体又说清。

实际上昨晚侍又对他使用仙术,现在作用于他身上的负重由昨天体重的成增加到两成。他的体重约有百斤,而他承担的额外负重有二十斤。

他离开帐篷,向瑟琳和醒来的兵打了招呼,然后带着练习继续练

这次瑟琳早有准备,悄悄跟在他后面。

没有发觉身后的小尾巴,来到昨天选择的方开始练

瑟琳瞪大眼睛,仔细观察。

只见李先练习了起手式,开始的样子还有些生疏,但仅仅过了分钟,他的姿势就连最挑剔的术老师都找出毛病。

瑟琳略感吃惊,但以为意,继续观察。

练完起手式,李开始练习起手术,先从枪式的刺击开始练,凝视前方,出刺击,随后身体和脚步跟上。只有先出再移动身体,才会让敌措手及,先移动脚步再出会让敌有更多的时间反应。

他的刺击开始显得有些笨拙,但随着练习次数增多,越来越熟练,在进行第十五次刺击的时候,他的动作已经可以当作教育新手的典范。

瑟琳震惊了。

因为李表现出来的动作骗,那绝对老手,更像真正的绝世的天才,进步神速到旷古绝今的天才。

“这怎么可能,他怎么会比我更天才的家伙!”瑟琳的信心受到前所未有的打击。她直认为自己少有的天才,如果有士传承,现在已经强大的初级士。

瑟琳倔强站在原,继续观察李

,所有过程和之前样,开始都非常差,但在练了十几遍二十几遍后,很快掌握了这术的要领,完全像练了成千上万次、经过千锤百炼般。

瑟琳终于相信李千年见的天才,垂头丧气回到营,呆坐着说话。

这时候兵团副团长克鲁斯带着几手下路过这里,看到瑟琳呆呆看着李的帐篷,心中升起种莫名的怒火。

他故意瑟琳,笑着对身后的红发鲁索说:“我听说三天后你正式挑战那贵族小子,你可要给他留点面子。你要知道,伤到小白脸,很多女高兴。”

鲁索信心十足说:“团长您放心,我定会好好教训那敢拿的贵族少爷。”

克鲁斯吹了声口哨,得意洋洋离开。

原本自怨自艾的瑟琳把切看在眼里,她思索片刻,突然凄凉笑了起来。

“这倒像错的贵族,既然克鲁斯已经准备动手,为了火光兵团,我只能……”

片刻之后,她脸上的凄凉之色消失见,取而代之的坚毅!

她站起来,向李方走去。

她走到汗涔涔的李身前,平静看着他说:“我已经看到你的进步。还记得你我见面第晚我说过的话吗?你的努力和成长获得了我的认可,现在我瑟琳正式收你为我的第弟子!”

说完,她等李同意,用无刃练习连点他的左腿和肩膀,巧妙逼得李半跪在,强迫他完成了拜师的礼节。

愕然,然后立即恭敬说:“弟子李,见过老师。”

瑟琳露出满意的笑容,上前扶起他,说:“你果然天才。过既然成为我的弟子,我就要严格教导你,现在你就算后悔也已经来及。从现在开始,你切都要听我的,如果服气,那就打倒我!只要你能胜过我,我们解除师徒关系,你想怎么样都行!”

却愣了,因为最后那句话似乎……

“你发什么愣!”瑟琳已经把自己当成他的术老师,正要呵斥他,却突然明白过来自己最后句有歧义,于露出丝戏谑的笑容,“没想到你大,想得倒少。既然你的起手术和出击术都已经入门,那么现在我教你实战!”

她后退三步,说:“在兵的生涯中,初级战士的伤亡率远高于中级和高级士,所以每新手都要先学会保命的技巧。现在我来进攻,你格挡和躲避!”

说完,她双手握举过头顶,使用顶劈式向他劈去。

心想女的报复心果然强,立即后退步,中规中矩使出牛角式起手式,用以格挡瑟琳的劈砍。

瑟琳的嘴角浮起丝冷笑。

“铿”声脆响,双相击,练习脱手而飞,李踉跄步差点跌倒。

“我只用了三分力气而已!”瑟琳单手持尖抵在李的下巴说,“标准的姿势很有用,但并切!你只掌握了起手式,掌握了动作,但你的心和你的身体还没有适应战斗!”

瑟琳开始进攻,让李知道什么真正的战斗——当然,仅仅格挡部分。

瑟琳在进攻的时候只用起手术和出击术,并没有用复杂的连击技,她甚至刻意指点李如何防御刺击。

红发鲁索最拿手的进攻方式就刺击。

她并认为李能在三天内胜过鲁索,她教李格挡技巧,只想让他输得太惨。

练习了小时,两才返回营吃早饭,而李的手颤抖,两的练习多次相击,他的力量远远能跟瑟琳比。

在回营前,瑟琳告诉李别暴露两的师徒关系,除非他能成为中级战士。

早饭后,这支队伍再度上路,李依旧像普通样跟在马车后面行走。

跟在兵末尾,竖起耳朵听他们谈笑,只有这样才能更好了解这世界。

此时的侍则盘坐在祖之前,自言自语:“通过这两天的观察,这蛮夷女子也只快要触摸到‘技’的边缘。那贵族蛮夷女子的护卫中,大多数也仅仅掌握了最初的‘技’,离‘道’差十万八千里。而且,从那几士的修炼情况看,这位面的‘技’走单路线,力有余而巧足。”

过,那贵族蛮夷女子的护卫里有隐藏实力的士,只差步就能掌握‘技’的高等水平,有希望踏入‘技’的巅峰。”

“这里应该属于低级位面,最强者也应该仅仅触摸‘道’的边缘,这样李生存下来的可能性很大。过李现在仍然隐隐被位面之力排斥,我能教他‘道’,也能教他‘技’。更何况,我过刚出生,而他的力量有限,仅仅打开祖的第道封印。”

“他对这位面的术掌握得越好,位面之力越青睐他,这样他以后才能毫无顾忌施展我教他的‘技’。过……为了他的安全,同时兼顾将来的发展,我最好还以这位面的‘技’为基础,融合祖之技的经验,创造适合他的新技。可我现在把灵力都给了他,很难推演出套合格的技,真头疼……”

“该死的李,我到底欠了你什么!现在整位面只有你炎黄之魂,只有你可以维持祖成长。如果你死了,祖必将再次沉睡,旦力量消散,很可能被这世界的蛮夷当成普通的。唉,想我堂堂最美丽、最智慧、最强大的新任祖之灵、刚出生几天就这么忙……”

噘着嘴站起来,身体变幻,身穿飞天服、长发披肩的小仙女消失,取而代之的俏生生、水灵灵的古装小丫鬟,任谁见了都忍住想亲亲她粉红的小脸蛋。

在李加入车队第三天的晚上,瑟琳并没有再教李基本技巧,因为该教得她在早上都教了。当天晚上,瑟琳让苏珊放下巨改用练习停攻击李,帮助李练习格挡技巧。

苏珊虽然没有什么天赋,但为了赚钱比较努力,并且受过士的指导,她的法有两特点,力量大,二速度快,简单却实用。

苏珊号称巴洛公国最强的女中级战士,即使换上练习,即使身体又粗又胖,仍然能凭借力量和速度逼得李手忙脚乱。

觉得,瑟琳像头动作优雅而冷静的女豹子,苏珊则头恐怖的母黑熊——很多都以为熊笨,那其实错觉,别看熊很胖,实际上跑起来非常快,动作也异常敏捷。

苏珊就给以又笨又胖的印象,所以很多盗匪轻视他,结果被她轻易杀死——目前已经有十五盗匪死在她的重之下。

苏珊根本去管李用什么防御术,她只管用力量和速度破开他的防线,经常两三就把李挡开,然后击中他,在他身上留下或青或紫的伤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