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李尔学剑

小说:我穿越到贵族身上了 类别:架空小说 作者:猿同学欢乐多 字数:4492

星空大陆肉食还算丰富,战士了保证足够战斗力必须要吃肉,火光佣兵团有辆马车专门盛放各食物。

新鲜蔬菜水果离开城镇两天内吃光,以后车里只剩下便于保存风干猪肉、豆子、土豆和黑面包等有限几食物。像香肠干肠火腿等食物虽然同样可以保存多日,但价格比风干肉贵得多,普通佣兵团不舍得吃,只节假日时候吃些。

肉食再丰富,星空大陆平民也不可天天吃肉,尤其那些贫苦农民,个月也未必吃得上次肉。他们就算有肉,也会卖出去,换回更多粗粮。

“从来没吃过么难吃东西。”李尔老实回答。

他随口说,琳更坚信他不普通贵族。李尔没说谎,哪怕多年前大学食堂蟑螂炒面、土豆皮炖土豆、沙子粥或头发韭菜都比肉汤美味。

只有来到地狱才明白,原来自己直生活天堂。

“帝国军队和佣兵吃东西,路过村庄或城镇还些水果蔬菜,如果没有补给点,只天天肉汤、黑面包加豆子或土豆。汤里风干肉从昨天晚上就开始放到水桶里浸泡,你看那两个临时佣兵……”琳指着前方。

篝火照耀下,李尔依稀看到两个杂役模样年轻人拎着黑乎乎肉块向小河走去。

“他们首先到河里把肉刷干净,别怀疑,肉表面全都油垢和灰尘。刷洗干净后,才会放到水桶里泡着,样明天早上才吃。否则话,把些肉拼到起,可以充当盾牌。些风干肉年龄可比你要大,你别不信,西北百年战结束后,有人从地窖里挖出战争开始制造风干肉,照样吃。你知道我们佣兵怎么称呼些肉吗?木乃伊!”说话时候带着轻微自嘲,还有深深疲惫感。

百多年?怎么可?”他绝对不相信。

琳笑了笑,没有解释,心想些贵族少爷果然都样。

“你们不会打猎吗?”他问。

“打猎?只有你们贵族老爷才会么想。不说有没有那么多猎物让我们吃,单说该死盗团就逼得我们不得不放弃打猎。生存,远比你想象得困难,想必现你有更深体会。”琳意味深长地看着他。

李尔避开她目光,心想自己身世应该不会被发现,他们最多以自己被追杀而已。

时候他,只关心自己安危,以琳只聊天,却没有细想个佣兵团长说番话用意。

篝火中木柴发出噼噼啪啪声音,两个人各有所思。

琳女士,请问您位高级战士吗?”李尔突然问。

荷曼帝国低端力量由战士构成,分初级、中级和高级三个层次,迈过高级战士门槛才晋升强大剑士。

他从记忆中获得些知识,原本觉得分级太别扭,但联想到地球上学校班级命名方式便释然,而且中国武术运动员就有级武士、二级武士等技术等级,可见人类天生习惯进行分级甚至量化。

,我二十岁那年已经高级战士。”琳自豪地说。

“那您算得上天才了。”李尔惊讶地说。

就算那些大剑师强者,也罕有二十岁之前晋升高级战士。并不说高级战士门槛有多高,而人类十八岁前身体发育,没有完全发育之前,实力增长很慢。

很多国家认定十八岁成年,标准不随便制定

如果个人十八岁前成高级战士,必然会惊动帝国,因人只要意志坚定,有生之年很可上位剑师,而目前帝国剑士工会登记活着上位剑师还不到两百人。

琳苦笑着摇摇头,说:“天才有什么用,没有剑士传承,凭我自己永远成不了真正剑士。”

“您不剑士?帝国不规定至少有位剑士才成立佣兵团吗?”李尔惊讶地问。

,只有剑士才有资格申请建立佣兵团。我父亲就位剑士,火光佣兵团就他建立。但他年前去世。如果火光佣兵团两年内没有剑士加入,将从佣兵工会除名。”琳苦笑着说。

“那您父亲获得了子传承?”他问。

。当年我父亲救了位慷慨子爵大人,了报答父亲,那位大人送给父亲枚传承紫水晶。但现……”琳黯然说。

荷曼帝国开国皇帝位强大剑圣,而荷曼皇室最喜欢剑,颁布了许多与剑有关法令,导致荷曼帝国几乎全民练剑。荷曼帝国人可以不识字,但不可以不会几招剑术。

位高级战士领悟斗气力量后,就会晋升剑士。

剑士战斗力惊人,了维护贵族统治,帝国对剑士传承控制极严格,就好比地球上正常国家平民不可随便携带重武器。

除非万里挑天才,普通高级战士没有剑士传承,不可晋升剑士。

高级剑士、大剑师或上位剑师够把本源斗气封存紫水晶中,并使得紫水晶性质发生变化,只要高级战士吞下紫水晶,有很大几率晋升剑士,传承叫子传承。子传承难度最低,但后果生停留初级剑士阶段,永远没有晋升

除了子传承,就最正规文书传承。文书传承有文字和图画记载,让高级战士通过呼吸、冥思和动作三复杂配合突破,晋升剑士。

查理出身贵族,从小被父亲逼着牢记属于李尔家族文书传承,每年都要严格考验,因此李尔也清晰地记得传承。

贵族阶级了掌握特权,对文书传承进行了限制,传承不可随意传授给别人,也不贩卖。如果哪个人敢随意传授或贩卖文书传承,有爵位者以谋逆罪名剥夺爵位,无爵位者以叛国罪名处死。

贵族自身就有文书传承,就算传承文书遗失,继承人也可以从帝国重新获得。而普通人从正途获得文书传承方式只有两加入贵族家族成家族骑士,二获得军功。

如果剑士没有合法传承来源,则罪同贩卖文书传承。

从高级战士自然晋升剑士天才不没有,因剑士传承就由古代那些自主领悟斗气天才研究出来,但天才百年也未必出现个。

帝国严格控制文书传承,但却任由子传承合法流通,因位大剑师生也只制作五枚子传承,制作完后将跌落到中级剑士水平,几乎不可恢复实力。

李尔没想到处境么艰难,安慰她说:“你还有两年时间,成功。”

琳强颜欢笑:“谢谢。”

过了会儿,看她情绪好转,他才说:“琳姐姐,经历了些事情,我才惭愧地发现剑术很重要,我年轻时候贪玩不懂事,疏于修炼,您从最基础部分开始教我练剑。”他自知不可学到修仙功法,只好退而求其次,学习异位面剑术保命。

琳笑着说:“你年轻时候?你现不年轻吗?我劝你打消个念头,八到十二岁最好练剑期,错过了个时期,以后再认真,成就也不大。你受不了练剑苦,更何况我们要赶路,你没有太多时间练剑。”

“请相信我,我已经不那个没用纨绔贵族!”李尔坚定地说。了确保不被位面之力抹除,他必须要掌握力量。

死过次,所以更加珍惜生命。

“那我可要提前声明,你吃不了苦,可以放弃练剑,但以后别想再让我教你。”琳笑着说,她认最多过三天,个孩子就会放弃。

“好。”

“跟我来。”琳领着他走出营地,来到河边。

琳看他四处张望,笑着说:“不用怕,营地外有暗哨,就算遇到盗团我们也够提前知道。”

“我只随便看看看。”李尔尴尬地说。个世界到处都有凶残魔兽和更凶残盗团,而自己手无缚鸡之力,只处处小心。

伯爵继承人名号遵守法律生物面前力量,但魔兽和盗团面前,还不如把铁剑。

琳把油灯挂旁边树枝上,有月光和微亮河水,里并不阴暗,至少练剑够了。

“从什么程度开始教?”她知道正常贵族子女都有家庭剑术教师。

“从最基础,听说有四起手式?”话要让其它贵族知道,那李尔家族将臭名远扬。

琳无奈地摇摇头:“我原以撑过三天,但现看来我错了。如果你撑到明天个时候,我就认个真正男人,并收你弟子。”

“快说吧。”李尔点都不觉得丢脸。

琳无奈地说:“我从真正基础开始教你。”说着她抽出自身佩剑,剑尖向上竖握身前。

“我手里帝国最流行也产量最多制式长剑。长剑分两部分,剑柄和剑身。而剑柄可细分三部分,最下端柄头,制式长剑柄头类球形,不仅防止手脱落,还攻击敌人”

“并不每次出剑都需要杀人,有时候用柄头击晕敌人胜利方式。”

“柄头上面剑把,就你握着部位,挑选长剑时候,最重要剑刃有多锋利,而剑把。好剑把要有吸汗、排水、防手滑等各优点,因你无法决定战斗环境。”

“记住,颗马钉毁了个国家,而滑手剑柄会要了你命。”

“剑把上面就护手,护手可以阻挡敌方武器,保护自己双手,而高超剑手甚至利用护手辅助攻击。”

“信任护手,要胜过信任你剑刃。”

“剑身则分两部分,从护手到剑身中点,强剑身,从中点到剑尖,则弱剑身。稍微有经验人都知道,格挡时候,离剑柄越近剑身,提供力量越大,否则相反,剑身分强弱原因。而挥剑时候,弱剑身速度远快于强剑身。”

“所以,永远保持用你强剑身格挡敌人武器,用你弱剑身攻击敌人。”

李尔听到里,才知道把普通剑竟然有么多说法。他原本以西方剑术无非刺来刺去,但听到教训,才发现自己竟然直轻视异族文明——他对西方剑术认识完全停留击剑那个体育项目上。

把长剑都研究么细,看来星空大陆剑术绝对不花架子,他变得认真起来。

“你拿着把剑,双手握剑。”琳把剑递给他。

他接过长剑,自然地握住剑把,就像握着根棍子。把标准西方长剑剑柄非常长,足够双手握住。而护手上端有寸长剑身没开刃,和他想象中长剑不样。

“好,别动。长剑有两面剑刃,当你自然握剑时候,向下那面剑刃叫做‘真刃’,而向上剑刃则假刃。般来说,战士级剑手只会用真刃来攻击,运用假刃高级技巧,只有少数高级战士和剑士才会运用。”

“有点你要牢记,无论什么时候,都要注意剑刃方向。尤其像你们些初学者,战斗时候很容易忘记点,导致攻击目标时候,剑身横拍敌人身上,闹出笑话。”

琳又扫了眼他双手。

“看来你右利手,知道用利手握前面。”琳点头说。利手就更常用手,左利手用俗话来说就左撇子。

“先说左手。左手握法有两,但都右手之后,右手下面剑把上,干脆握住后端柄头,握法哪个更好直存争议,不过不重要,还要看习惯。你以后保证左手握剑把上,你最自然握法。等成剑士,才会根据不同剑技调整左手所握位置。”

看到李尔稍显得意,她冷冷地说:“你右手握法却大错特错!你必须要把拇指和食指之间部位紧扣护手,而你大拇指要伸出去,紧紧按剑身上。不要怀疑,就剑身。对于个初学者来说很不舒服,但当你习惯了就会知道,样可以最大限度地保证对长剑控制力。当然,并不所有剑术和剑技都需要拇指用力按剑身,等你熟悉了握法,自然明白什么时候不需要么用。”

李尔立即改变握剑方式,让虎口紧扣护手,拇指探出去按剑身之上。

“如果有钱,你可以订做适合自己习惯长剑,但对于个初学者来说,掌握制式长剑必须要走条路。因战场上,你剑很可会丢失、损坏甚至被打飞,应付情况最好办法就寻找离自己最近制式长剑,而不跑到铁匠那里重新锻造把。”

“明白了吗?”个时候琳才像个真正团长,脸上没有微笑、眼睛里没有温情,目光比剑光更冷。

“明白了。”李尔虚心地回答,他已经把琳当成了自己老师、教官。

琳满意地点点头,说道:“剑术有大大小小数以百计流派,而我和父亲受特纳尔流派影响最深,所以练习剑术之前,最重要练习步法。今后三天内,你不用练剑,而手持长剑练习交替步、跨步、滑步、碎步、退步、闪步、刺步、跳步和单步等九最基本步法。”

李尔点点头,他对训练并没有什么抵触,他知道无论中国武术还外国拳击都很重视步法,拳击运动员还要靠跳绳训练脚步灵活和四肢协调性。高武力世界,步法只会更多更精更重要。

琳细心地教导他九基本步法。

李尔毕竟只普通学生,只会打打篮球踢踢足球什么,而且还纯属瞎玩,战斗方面没有任何特长。

最后,琳花了三个小时才让李尔掌握了九步法基本要领,离熟练和实战还差得远。

李尔自己练习步法,而琳则边练习剑术。

油灯燃尽,琳拿出毛巾擦拭额头汗水,看着李尔笨拙地练习步伐,说:“明天还要赶路,你可以路上练习,如果今晚太累,明天怎么办?我洗洗睡了,你最好早点睡觉。佣兵团,没人背着你赶路!”

琳离开后,李尔继续练习步法。他从来就不个勤劳努力人,但了保住性命,他只咬牙坚持,拚命练习。

到了午夜时分,他终于撑不住,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全身湿透。他休息了会,去河里洗了个澡,最后回帐篷呼呼大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