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初到星空

小说:我穿越到贵族身上了 类别:架空小说 作者:猿同学欢乐多 字数:4678

巴洛公国,夜幕降临,细雨落下,少年仓皇树林中奔跑。他大口喘着气,体力已经枯竭,支撑他奔跑只有微不足道求生意志。

道矫健影从少年后追,那双腿异常有力,每迈步都面留下大坑,发沉重声音、溅起大片泥土。即使茂密森林里,他步也能迈十多米远。

少年惊慌回头望去,看到那双腿散发着淡红色光芒,心中充满了绝望,脆弱求生意志立即绷断。

“噗”声,他被脚下树根绊倒。

少年挣扎时候,强大剑士已经到他后。

“不要杀我,我什么都不要,求求你放过……”少年趴苦苦哀求。

剑士只为杀,他没说半句废话,收敛腿光芒,手中长剑陡然冒淡红色光焰。少年甚至没看清长剑轨迹,脖子被洞穿,大动脉破裂,喷射殷红鲜血。

“呃……”少年捂着脖子拳头大伤口,浑抽搐,缓缓闭眼。

剑士长舒口气,原本冷峻面部缓和,剑光芒退却。他弯下腰,正要切下少年头颅,却突然停下,看着少年稚嫩面庞。

“作为贵族,你已经失去特权;但作为孩子,你应该死得体面些。”剑士转离开。

会儿,漆黑空间裂缝现,团拳头大金黄色光球飞,钻入少年眉心。

李尔感觉自己全轻飘飘,眼前片昏暗,脑中团模糊,仿佛失去了思考能力。突然,蓝色光球面前,让他产生了强烈饥饿感。

“吃掉他!”受本能支配,他扑向蓝色光球,大口大口吞食。蓝色光球拚命挣扎,但金黄色光球远比他强大多。时间秒过去,蓝色光球越越小,而李尔灵魂、那团金黄色光球越越大。

只不过由于蓝色光球挣扎,总有少许碎片散开,消失虚空。

李尔觉察到食物减少,立即加快吞食速度。

“帮我报仇!”蓝色光球发道意念,同时停止挣扎。

“好!”已经没有理智可言李尔胡乱答应下,享受大餐。

蓝色光球动不动,最后完全被金黄色光球吞噬。

吃完美食,李尔感觉暖洋洋,慢慢睡着了,他看不到,自己灵魂里多剑。

把金黄色古朴长剑悬浮金黄色光球中,长剑剑柄面是日月星辰,面是山川河流,剑则有朴素云纹。长剑前面,有蜷缩着女婴。

女婴心脏突然开始跳动起,古朴长剑发强光,原本死亡少年被金光包围,脖子伤口竟然以肉眼可见速度愈合。周围灵气以非常缓慢速度向那里聚集,深入金色灵魂古剑中。

与此同时,头庞大银色巨龙从空中飞过,银龙随意低头看了眼。她看到类少年还活着,便没有理会,继续飞行。

两天后傍晚,暮夜森林外传喧闹声,惊起数不清飞鸟。

没过多久,健壮女战士走了过,她抱着少许枯干树枝。女战士膀大腰圆,手臂有成年男腿粗,腿有成年男腰粗,而她腰围和胸围不存差别。

女战士后背着把重剑,即使是捡枯枝,眼中仍然充满警惕。

“咦?”女战士发现了少年,眼睛亮,“死?”她连忙扔下枯枝,几步跨过去。

手很熟练少年脖子,突然骂道:“该死!竟然没死!”

“看样子是贵族少爷……”女战士满脸市侩,“杀还是不杀?万知道我杀了贵族……”

贪婪女战士犹豫时候,高挑走了过

女战士听到声音,转头望去,发现是团长凯瑟琳,挤张笑脸:“凯瑟琳,这有贵族少爷,可惜没死。”

凯瑟琳比女战士要矮点,她有着金黄色头发,白皙皮肤,高高耸立双峰几欲撑破衣衫。她体非常健美,紧绷皮裤完美展现修长美腿。她腰间挂着长剑,配干净利落皮装,更显英姿。

女战士和凯瑟琳站起,就像是头脱了毛母鸡站孔雀面前。

只不过,凯瑟琳那双湛蓝眼睛中,流露淡淡倦意。

她放下手中枯枝,快步走过去,观察眼前少年和周围环境。

少年穿典型贵族外服饰,最外面披着黑色斗篷,里面是天鹅绒骑士外套,骑士外套里则是丝绸衬衣,下穿紧裤,脚蹬长筒皮靴。如果少年头再戴顶插着鸵鸟毛帽子,就是纨绔贵族标准行打扮。

凯瑟琳看到少年丝绸衬衣以及面血迹,神色变,俯仔细察看少年外套纽扣,然后伸手轻拍少年衣袋部位。当然,她没有忘记察看少年手掌、手臂和腿部肌肉。

“这孩子不是普通贵族。”凯瑟琳低声说,“苏珊,你先这里别动,我仔细察看下。这头不小,别惹麻烦!”说完,她抽腰间长剑,四处探寻。

凯瑟琳很快离开了苏珊视线,苏珊当然明白团长说“别惹麻烦”指是什么,但她还是无法抑制自己贪婪,伸手去翻少年衣袋。

“见鬼!比我还穷贵族!”粗腰女战士苏珊低声咒骂,然后重新整理好少年衣物。

凯瑟琳走回,眼中充满了疑惑。她再次仔细看着少年,少年稚嫩面庞打动了她。

“苏珊,把他背回营。”凯瑟琳做了决定,“他只是孩子……”

“凯瑟琳,这是穷小子,便士都……”说到半,苏珊脸红,没有说下去。

“他不是穷小子,是有钱贵族,救了他,我们或许能赚笔。”凯瑟琳笑着说。

苏珊轻松把少年扛,粗声粗气问:“你怎么看?”

“普通贵族只会宴会才穿丝绸衣物。你看他服装简单,是为了长途旅行方便;没有多余首饰,是为了不引注意;衣袋没有钱,应该有仆从边。还有,他衣扣刷层漆,实际是纯金。这样就算这贵族少爷有危险,钱都被抢光,也不至于因为没钱而饿死。这都不是普通贵族证明。”凯瑟琳笑着对苏珊解释。

“原是这样……”苏珊非常后悔,早知道先把贵族少爷扣子揪走。

但是,凯瑟琳还有更重要话没说,她心中思索:“这贵族少爷衣服和周围都有血迹,显然这里发生过战斗,而他竟然没有点伤痕,这非常奇怪。北面还有间距相差无几小坑,那是中级以剑士高速奔跑留下痕迹。”

“少年周围除了血以外没有任何战斗痕迹,必然有方以绝对强大优势迅速取胜。这里虽然下过雨,但痕迹却显示最多只有两三,而且只有是剑士级别强者。这少年手掌没有老茧,肌肉松弛,恐怕连最差初级战士都不是。无论怎么推断,都像是剑士追杀这少年,但最后却放了他。太奇怪了。”

“周围痕迹显示,那是发生两三天前事,就算有仇杀,也已经结束,救了他,不会惹麻烦。如果这少年家里有钱,定能得到酬谢,如果家族了问题,大不了当救了普通。他有金扣子,那条腰带里面定也有值钱东西,怎么说也不会赔钱。”

凯瑟琳是小型佣兵团团长,佣兵团利益永远放位。如果亲眼看到少年正剑士追杀,她绝对不会手援救。

苏珊扛着李尔走向营,凯瑟琳则抱着枯树枝。走森林,眼前是喧闹,至少有两百忙碌。有经验佣兵,可以通过营旗帜、车马、纹章等等标志,会内有三不同佣兵团,而营中心豪华帐篷里就是三佣兵团雇主。

“粗腰苏珊,你怎么捡了,这玩艺儿可不好烧。”说话从眉心到左脸有条醒目伤疤,是火光佣兵团中级战士,刀疤洛斯。

“小心你嘴,这是贵族少爷!”苏珊狠狠瞪了洛斯眼,加重声音说,“有钱贵族少爷!”

“狗屎贵族!”洛斯低声咒骂,怨毒看着昏迷李尔。他脸那道伤痕就是贵族留下,那贵族仅仅是为了练剑,最后只赔了他金克拉。不过,骂归骂,等级森严社会中,普通战士如果杀死贵族,只有死路条。

孩子而已。洛斯,告诉团里其他,别给我惹麻烦!”凯瑟琳手扶剑柄,直视洛斯,目光冰冷。

“是,美丽团长大。”洛斯迅速变脸,笑嘻嘻离开,通知其它成员团长救了孩子。前,他那充满**目光团长大多停留了片刻。

把凯瑟琳当梦中情佣兵数不胜数,如果把他们集中起,足以凑大型佣兵团。

苏珊把李尔放到凯瑟琳帐篷里,转头问凯瑟琳:“凯瑟琳,你晚睡哪儿?”

“我睡备用帐篷,走,跟我去搭帐篷。”凯瑟琳说完,取了备用帐篷,跟苏珊起搭新帐篷。

新帐篷刚搭完,管家模样从营中心豪华帐篷走过。这去有四十多岁,满头褐色卷发,面容严肃,丝不苟,即使赶路也穿笔挺燕尾服。

“凯瑟琳女士,听说您收留了孩子?”他很客气问。

“是,派恩大。”凯瑟琳说。派恩虽然是管家,但也有勋爵爵位。平民没有成为剑士之前,必须要称呼有爵位为大、老爷或领主。不过,凯瑟琳之所以尊敬派恩,不仅仅是因为对方是勋爵,还因为他是位初级剑士。

“您真是位仁慈佣兵。请带我去看看他。”派恩认真说。

“是。”凯瑟琳带着派恩到李尔所帐篷。

派恩进入帐篷,仔细检查李尔体,露疑惑神色。他已经派手下察看森林里情况,通过痕迹判断参与战斗强大高级剑士,他不想惹麻烦,所以才亲自察看被救

如果没有雨水冲刷,以派恩老辣眼光,定会通过血渍分布推断少年脖子曾经遭到重创,但现无论是还是少年衣服血渍都淋过雨,很难判断什么

“你们不要离开,是否留下这孩子,由大小姐决定。”派恩离开,走进营中央豪华帐篷。

会儿,派恩领着两女仆走,告诉凯瑟琳小心照看这孩子,费用由他支付。派恩女仆放下手中托盘,跟随派恩离去。

“这是耶路萨教廷国治疗圣水,最少值150金克拉!”苏珊惊讶拿起那瓶透明药液。这几乎等于普通高级战士大半年收入,苏珊自己年也只能赚1200银镑,即120金克拉。

那两东西包括套干净衣服、瓶治疗圣水、大杯稍凉牛奶、四根香肠和两条软面包。

凯瑟琳抢过治疗圣水,说:“扶好他,让他喝下圣水。”

苏珊恋恋不舍看着珍贵药剂,不情愿扶起李尔。

凯瑟琳小心翼翼把治疗圣水送入李尔口中,然后静静等着。治疗圣水是耶路萨教廷神官制造高级药剂,除了能治疗外伤,还有各种神奇作用。

治疗圣水进入体后,被迅速吸收,李尔醒了过。只不过清醒瞬间,他发觉自己头脑中现数不清记忆碎片,他时间无法接受那么庞大信息,差点儿晕过去。好治疗圣水有神奇作用,才让他保持清醒。

“你醒了?”凯瑟琳笑着问,这时候她像是温柔邻家姐姐,而不是冷酷佣兵团长。

李尔吸收了那些不属于自己记忆后,面色铁青,双手紧紧抓着薄毯。他现已经确定,自己到了球完全不同世界,似乎还占据了别体。

他看到眼前陌生,根本不敢说话,他虽然获得了那少年大部分记忆和知识,也听得懂眼前金发美女话,但理智让他不能轻易表态,或许微不足道细节就能暴露自己份。

他无奈眼,沉默是最好选择。

凯瑟琳和苏珊相互看了对方眼,悄悄走帐篷。

感觉到两离开,李尔才重新睁开眼睛,轻轻叹了口气。

他记忆最后画面,就是那成为肉饼王八蛋——他原本走闹市行横道,对面正是绿灯,却被左侧冲过醉酒飙车肇事车手撞死。而死亡之前,他看到那王八蛋连带车被另辆刹车失灵疯田车撞到墙,算是替他报了仇。

他并不清楚后面事情,更没有看到自己刚买不久玉佩他死后,吸收了他全血液,化为把剑带着他到这奇特世界。

“真不知道是应该感恩,还是愤怒。不过,既然能死而复生,我都应该向让我复活力量表示谢意,无论是神仙还是时空乱流什么,可是……”他心中充满了矛盾。

他没有放弃希望,仔细脑中搜索新得记忆,发现这里是魔幻世界,有剑有魔法,但少年所国度,仍然是以剑为主,邻国耐瑟瑞才是魔法国度。只不过少年记忆中,那些魔法师大都是学者型,正统法师没有追求魔法破坏力,反而更像是合格科学家,以研究魔法本质为目

少年所国度是剑天下,剑技和斗气才是根本。

他找了半天,也没能记忆中找到能传送到其它世界魔法,那是属于神领域,而神,鬼都不知道他们什么方。

“为什么会这样!我只是守法普通公民,为什么会到这莫名其妙世界!”李尔心中愤怒全面爆发。

他不是冷血动物,家里有爸妈、有亲戚、有朋友、有同学,他看,能跟家朋友起,比穿越到什么异界更重要。

莫名其妙世界怎么比得二十多年感情!

他只是普通大三学生,最大、最不可能梦想就是做富翁,好好活着。但最现实梦想,仅仅是养起爹娘、供得起贷款房、网不用翻墙、娶得起姑娘——哪怕是从越南买回。但是,切都结束了。

二十多年切几乎被摧毁,他怎么能不愤怒!

但是,他看不到灵魂深处,把金黄色古剑熠熠生辉,漂亮无法形容五六岁女孩儿正冷笑。

“你有什么好生气普普通通连仙都不是,竟然成了最强之剑,成了我,我更应该愤怒!”小女孩满面怒容,但她说话没能听见,包括为主李尔。

小女孩正要携剑而,但却被种无形力量阻止。

“果然是法则不同异世界!按这种世界说法,就是异位面!我完了,我才刚生!”小女孩突然又恢复了孩子本性,哭了起,精致面庞梨花带雨,惹可怜。

剑再强,力量不够情况下也无法发挥真正实力,如果跟规则不同位面之力抗衡,剑可以无损,但主必死无疑。

李尔很幸运,因为他现还不知道自己灵魂养了女孩和件凶器……或者说两件凶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