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任务阴谋

小说:逍遥弑天行 类别:青春校园 作者:青灯照孤鸿 字数:2368

七日,如果此时人在林的洞府里面就会发现,此时林的洞府的地面已经铺上层白灰。若仔细看就会发现,这白灰就是气耗尽形成的灰,要如此多的灰,最少也要消耗几百枚石才能形成。

这地面上原本只指深的草绿植,在经过灰的滋养下也飞速成长。现在已经郁郁葱葱,足五指高且占满整个洞府的地面。

再看此时林,盘坐于洞府大厅中央,尽管此时他的身上布满灰,原本的身青衫也化为灰白之色。

对此仿佛丝毫不知样,仍然双眼圆睁,盯着因不断结印快速变换的双手。身前的三十六枚按照特殊方位布置的石正在散发光芒,的双手随着印诀正发出股股源力丝线。

只见五息时间,林掐结三十六道印诀,随心中默念声“阵成!”。然源力收,整个阵形成个火域,此阵内恍若火海,此火乃下品石点燃的火,可焚凝气九层修士。

看着眼前的火海心中不由叹,自己这几日连番苦练也终究还是没能达到三品凡阵师,结印速度还是不够,所以导致这火海阵威力所欠缺。

否则凡级三品阵法本身的威力足矣抗衡凝气大圆满,我以源力为引肯定更胜之,应该可以无限接近筑基初期的修士的攻击。

若是在这些基础上以中品石布阵的话威力必然直逼筑基中期修士的攻击。因为阵法的威力取决于布阵者的力浑厚程度和布阵者的阵道等级还就是布阵的器具等级,以及阵法的等级。

这四者,阵法的等级是根本,其余三者都对其莫大的影响。所以说并不是说阵法等级越高就定比相对等级低的阵法厉害。

想罢,林看着这个满地的灰和自己身上变成白衫的青衫,林不由苦笑。这习练阵道还真是烧石的行当啊,这几日把身上给李梦儿仅剩的四百多下品石挥霍空。

,也仅仅是把二百四十个凡级三品阵法中可以纯以石构造的百种阵法习练遍,其余的阵法皆需要阵旗或者矿亦或是法宝等等才可以布置。

回到洞府就没出门,发疯似的研究阵法,所以也没空去采办所需物品。就是要采办,在这风羽宗内也物品没那么齐全,因为玄阵峰的弟子学习的基本上都是连凡阵都算不上的阵法。

那么少数天赋出众之辈可以勉强摆出凡级三品阵法,但也耗时甚久,且也没人可以像林这般财大气粗地肆意习练。

所以,林打算出宗门,因为从距离感到瓶颈至今已经耽搁许久,修为迟迟没突破,林也坐不住。所以打算尽快出宗寻求突破,顺将这些需要的器具全部采办齐全。

因为自己手里还掌门给我五百中品石,也就是五万下品石,所以说也不担心置办物品的石不够。

于是林使个水弹术将自己全身冲洗干净,然运转源力将衣服蒸干。看着自己用水气形成的水幕上面映出自己恢复往日的面容,于是心满意足地散去水幕。

看传讯玉简,见梦儿还没传讯也就说明还在闭关,于是不再多想,打开洞府朝承功殿行去。

炷香,青衫依旧的林走进承功殿,林进去,人看见。因为毕竟林本来就长的较为英俊,再加之自修炼以来,因为源力的原因,使得身上带股莫名的玄妙气息,显得林极为出众,无形中增加的魅力。

所以说,刚进去,众人发现众人看见林就先是怔,然连忙行礼道:“我等见过大师兄!”

哪里见过这阵仗,于是略微些不适,然强装严肃道:“咳咳!嗯,诸位师弟,不必多礼,自己忙自己的吧。”

众人听见这话方才逐渐转移目光。

见此方才松口气,于是走到显示任的石碑面前,看着上面显示的个个任:采集青玄地莲,株五十贡献点;风羽山脉南部水渊村凝气五层妖兽作乱,斩杀之,贡献点四十;风羽山脉北部白水镇,邪修作祟,凝气七层,斩杀之,贡献点九十;……。

看着这些任消失,然新的任冒出来,林知道,这石碑上面的任消失就代表完成,新的任是宗门根据情况又添入的任

旋即林开始查看任,看看适合自己的任。因为林现在领取任的目的纯粹是出去历练,因为非筑基境长老不可随出人宗门,凝气境弟子除宗门派遣就只能以领取任的方式出宗。

虽然林若想出去仅仅需要找掌门要个特许就可以,但是正如掌门所说,自己要尽量不引起注意,且林也不想搞特殊化。所以说林才来领取任,顺为宗门做贡献,毕竟掌门待自己不薄。

浏览遍发现并没适合自己的人物,基本上都看不上眼,因为这些任对于林来说难度都太低。正当林准备随个凑数的时候,突然石碑上冒出来条新的任:临重城外疑似凝气大圆满魔门修士频繁出现,形迹可疑,怀疑欲所图谋,查清事由禀报宗门,贡献点五百。

看见这条任顿时欣喜起来,这条任正适合自己呀,疑似凝气大圆满,那即不是凝气大圆满也最多筑基初期,也无甚危险。

于是林打定注意拿出身份玉牌,交于柜台的弟子,然指着那条任说道:“这位师弟,我要领取这条任。”

那弟子看见是林,于是连忙恭敬道:“是,大师兄!”

于是那弟子接过身份玉牌,然将那身份玉牌的信息录刻进石碑,然那条任旁边就个小红圈。起初林还不知道这红圈啥意思,现在才知道原来红圈的都是已任经被接,等于锁定

几息,那弟子弄好将玉牌还与林,然略微抱拳示意,转身离去

不知道的是,此时承功殿的内殿里面正坐对着两人,其中人气息强大者是天丹峰主离远山。

此时与它对做的那年轻修士略微沉吟道:“离师兄,这伪造任残害弟子的事若是被掌门发现,我们可是难以开脱啊。”

离师兄听闻此话也沉声说道:“极耀师弟,难不成你不想报那杀徒之仇?再说那临重城赵家给的石你不想要

那可是万下品石啊,不小的数目啊。且,你觉得赵构筑基中期还杀不个凝气大圆满的林吗?林死,还会谁知道?”

原来这与离远山对坐之人正是青木要林小心的吴斐之师极耀长老。只见极耀听到离远山的席话咬牙道:“干都干,我也认。”

离远山见极耀如此,于是缓声阴险说道:“再说,那任可不假,临重城周围确实疑似凝气大圆满的魔门修士活动。然是赵家自己去寻仇,可不管我们的事呀。”

离远山此话将那“疑似”“寻仇”四字咬的极重。

极耀听此怔,旋即也神情舒缓起来,然附和道:“是啊,不关我们的事啊!”旋即两人哈哈大笑起来。